【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680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BL】兔子與貓相逢的那一天:05-06


  05、心
   「終、終於過稿……」黎淵看著編輯發來的確認信,內心總算完全的放鬆下來。大概因為是一個系列的完結,因此編輯盯的很緊,劇情、錯字、流暢度……不過總算是搞定了,雖然很想倒頭先睡再說,但自己已經三天沒正常吃飯了,他快餓死了。
  「這個時候……啊Yuki別咬我的褲子……」沒剩多少腦細胞的腦袋想了想,最後想到了某個人,「對了,反正他有車……」於是黎淵抓過手機,撥通了對方的號碼。
 
  「喂、我說,我不是叫你這個顏色不可以用在這的嗎!」夏維曦不悅的將手中的企劃案闔上,對著交上成品的組員說道。對方連忙道歉點頭、回到自己座位進行修改。揉了揉太陽穴,組員的出包率著實讓自己頭痛欲裂……手機鈴響時還想著是哪個不識貨的,看到顯示名稱立刻藉機到休息室喘口氣,接電話,「喂?」
 
  「是……兔子……嗎?你有沒有空……」有氣無力的把頭整個埋進沙發,雖然知道這樣很不禮貌,不過夏維曦應該還是能聽的見,「我截稿了……帶我去吃飯。」
  夏維曦跟幾個同在休息室的同事打過招呼,坐在空位上翻著一邊架上的時尚雜誌,「現在嗎?」看了眼休息室牆上的時鐘,「我快下班了。工作辛苦了,好好休息幾天吧。」聽到黎淵的要求改將另一本美食雜誌放在腿上翻閱,「那我就帶你去吃好吃的犒賞一下自己吧,有特別想吃什麼嗎?」
  「要休息也得先填飽肚子……我家沒食材了。」看到冰箱只剩兩把菜還真夠虐的,而且黎淵並沒有買過蔬菜的記憶啊。總之,他討厭菜,「只要人少……我都沒有意見,還有要好吃的甜點。」順便跟對方開了條件。
 
  兩隻幼貓蹭在自己的身邊咬著自己的褲管,還作勢要攻擊手機,「喂YukiYuli你們別鬧啊--」黎淵一隻手努力的撥開想玩鬧的小貓們,一邊聽著對方那邊的聲音。
  夏維曦從話筒這端能隱隱聽到貓叫聲,輕笑道:「小貓們真有活力呢。」啊、這間餐廳好像不錯。
  「他們最近老是咬我的褲子和衣服……小腦袋都沒跟身體一起長。」害黎淵現在都沒幾件日常服可以穿了,雖然自己並沒有很常出門就是了,「有空也來看看牠們吧。」
 
  為了方便翻閱雜誌而用肩膀夾住了手機,婉拒了女同事們的攀談,邊思考著適合的餐廳邊留意著雜誌上的推薦,「這樣啊……那的確很令人困擾。」根據方才聽了黎淵開的條件,默默的將心裡盤算的幾間店踢出選項。
  「等case告一段落我會去的,應該不會已經把我當成陌生人了吧哈哈。」夏維曦最後在雜誌上看到的一串字讓自己聯想起之前下班自己曾經路過的店,他想,黎淵應該會喜歡吧。「我先去跟組員交代下事情,四十分鐘後到了再打給你。」
 
  「反正Yuki很乖啊,倒是Yuli每次一見到你就要先咬……雖然最後也還是很乖就是了,真的被忘記的話就只好借他們磨個牙囉。」
  「我錯了,小貓咪們還懇請口下留人啊。」
  看了看牆上的時鐘,黎淵接著說,「那我先睡一下……我熬了三天,快死了,你到了直接打電話加上按電鈴吧,我會醒的。」
  大概啦。
  夏維曦將雜誌都放回了架上,站起身就往辦公室走去,「你快去休息吧,等會見。」掛掉手機之後,立馬將未處理的資料放進背包,順便退回了幾個提案。
  「お休み。」黎淵習慣性的回了日文。小貓們看來也玩膩了,畢竟年紀還小,現在也已經縮成兩小團毛球窩在自己身邊了。
  將手機放到沙發邊的小桌上,摸了摸開始打著呵欠的小貓們,接著完全把身體的重量拋入沙發,閉起眼睛,先補眠再說。
  是說很久沒有跟別人一起出去了啊,上次是跟誰呢……
 
  急忙的動作讓同事調侃說是要陪女友去了,夏維曦則是苦笑了下,根本只是普通朋友啊,但是已經無心去反駁些什麼,匆匆的走出公司,跨上機車就直接往黎淵家去。
  心裡到底抱持著怎樣的心情,他也說不上來。
  騎著機車馳騁在逐漸染上夜色的街道,久違的台灣讓他對大部分的地區還是記憶模糊甚至陌生,但是只有現在要去的地方,是他目前最為熟悉的。工作忙碌的關係,他也只有將住家跟公司附近摸熟。
  停下車,按了幾次門鈴都不見回應後,才拿起手機撥打號碼。
 
  「唔、噢。」結果會醒是因為小貓們在咬自己的手指,這才發現已經電話和電鈴齊響了不知道多久了。伸了個懶腰加上安撫住小貓們之後,黎淵這才懶懶的直接開了門,「抱歉,我睡死了。」
  「沒關係,不要緊的。」收起了手機,這段等待時間不算什麼的。夏維曦看了眼對方面色有些憔悴,明顯是受連日來的熬夜摧殘,不禁有些心疼,「如果真的很累的話要不再睡一下?我幫你買吃的回來?」
  下意識的想要伸手摸摸對方臉龐,當注意到自己的舉動時立刻收回了手,裝做什麼也沒有發生。
  黎淵又小小的打了個呵欠,「不用了,我睡這樣就夠了。況且你都來了,當然要利用一下你的車嘛。」而且自己大概只會買泡麵回來,可是又好想吃蛋糕和其他甜點……
  看見夏維曦有點慌張的收手動作,有些疑惑的挑了挑眉。不過看來他也不會說,那也就算了。
  「呵,別累壞自己就好。」夏維曦藏著些許寵溺的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對方去休息還是一起去吃飯,也許私心還是佔了大部分。
 
  小貓們喵喵叫著繞到夏維曦和黎淵的身邊,Yuli果然和之前他來的時候一樣,一見到就先咬了他的褲管。Yuki就只是繞著他的腳邊磨磨蹭蹭而已。
  「Yuli是有多喜歡我的褲子啊?」夏維曦無奈的蹲下身摸了摸調皮的Yuli的小腦袋,Yuki反而變成蹭了蹭自己的手背。
  「小傢伙們快進屋裡去啊。」
  「你也先進來吧。」示意夏維曦先進來,黎淵則回房間換上稍微能看的日常服(畢竟家居服不是破洞就是還沒重新整理收拾的皺巴巴鹹菜乾),「你的CASE結束了?」邊拎著自己的包包出來邊問,順便把不斷攻擊夏維曦褲子的Yuli和跟著哥哥鬧的Yuki給抱走。
  方才夏維曦礙於小貓們的調皮而只能在玄關裡跟小傢伙們周旋,Yuli又鑽到自己的視線死角,差點讓貓咪再度得逞。「手邊有很多case還在排日程,目前在進行的還在商討。」簡單說就是工作很多,但是根本沒辦法完成。
  「可以出門了嗎?」看著黎淵整裝完畢,夏維曦從口袋拿出機車鑰匙,抬頭看向對方問。
  黎淵把YuliYuki抱回籠子裡關好,接著看向對方點頭,「好了。」
  小貓們很疑惑的朝著黎淵喵喵叫著,好像很想出來。「啊、想出來嗎……不行,上次你們出來差點把我的電腦給拆了,所以這次絕對不行。」他蹲回籠子前面安撫了一下後,才重新站起身表態可以出門了。
  聽了黎淵描述的關於貓咪們之前的搗蛋事蹟,夏維曦有些歉意的說:「抱歉最近忙,沒辦法幫忙照顧小貓。」
  「是沒關係。大概是在跟我鬧連著三天沒陪他們玩的事情吧,覺得電腦是敵人什麼的。」
  「的確像是兩個小傢伙會做的事。」夏維曦輕輕的笑出聲。
  先一步走出去拿起安全帽戴上,將車迴轉,這才讓黎淵跨坐上後座。「要出發囉?」
  黎淵接過對方給的安全帽跨上車,習慣性的抓握住後方的扶手,「沒想到是重機……虧我還以為是白色的小綿羊……真是失望。」還是忍不住損了對方幾句。
  雖然不明顯但仍能感受到機車微微往下沉了點,夏維曦不知道為什麼開始有些緊張。「你真心覺得小綿羊跟我很搭?」苦笑了下,不過這很像黎淵會認為的。「在芬蘭騎慣重機了,回台之後也就還是選擇買一樣的了。」
  確定帶好車用手套、壓下安全帽的檔風鏡,才轉動油門,駛進大馬路。
  
  「我本來以為會是白色的,起碼是白色的啊。而且總覺得跟十年前的你聯想不起來啊,重型什麼的。」雖然自己現在還是只有一台腳踏車,連駕照都沒有,好像沒有什麼資格說他就是了。
  「……有人重機是白色的嗎?」夏維曦有些無奈的想,在紅綠燈時停下,拉起安全帽的防風鏡,「畢竟過了十年了啊,一定會有差的。」
  「我不常出門,別問我。」黎淵輕微的聳了聳肩膀。不過如果有的話還真想要……不過,說出來會被笑吧,27歲了居然連個駕照都沒有的事情。
 
  天色已經暗了,夜晚的氣溫比較低,雖然黎淵也確實有多穿了件外套,還是開口問道:「會冷嗎?」記得自己有多放一件外套在機車置物箱裡。
  「是不會……現在是還好,至少不會死。」黎淵看著對自己來說全然陌生的街道,隨口回應。
  夏維曦聳了聳肩,注意著交通號誌,這個馬路車輛較多、所以等待時間比較長,稍微思考了下接下來該走哪條路比較快或是車輛比較少。
  「感冒了接下來的日子可不好玩,冷了要跟我說。」用他的角度來看是覺得黎淵穿得衣服有些薄啊。接著交通號誌的時間到,將注意力重新放回路況上。
 
  「……空氣真糟……」黎淵克制不住的打了幾個噴嚏。
  所以當初才會選那邊當新家的……比較不會和人打上照面以外,車子也稍微少一點。雖然說是黎淵自己提出要出來的,不過不可否認的自己的確突然後悔了起來。好多人啊……
  夏維曦意識到後方的人打起噴嚏來,稍稍放慢了點車速,並且將車駛進小巷。
  目的地是他之前客戶推薦給他的,說是他自己的母親為了打發老年時光開的小餐廳,母親的期望是跟老伴一起,再養幾隻貓來陪,也可以當做餐廳的主題。位在地段比較冷的地方,因為老夫妻倆不想要太過忙碌,並不是為了賺錢而開的。所以周遭的行人車輛明顯減少了些,再轉幾個街口就到了。
  黎淵感覺到人稍微變的稀少精神才稍稍放鬆下來。是因為太久沒出來了嗎,總覺得越來越討厭看到人了。
 
  「都還沒有問呢……雖然也沒差,不過到底是要去怎樣的地方呢?」黎淵可是不認路的……
  「算是一間小飯館,客戶推薦給我的,同事也說不錯。」終於看見記憶中的那個招牌,店外停的汽機車不多,大概是因為平日晚間人比較少的關係,夏維曦將車停在門邊的機車空位。
  「沒想到你騎車騎的很快呢,回芬蘭之後就學壞了嗎?」
  「呃,車騎得快就叫做變壞嗎?我只是想說早點填飽肚子比較好不是?」夏維曦將安全帽摘下,指了指外貌不起眼、但是整體色調給人的感覺十分溫馨的小店,「我記得老闆娘養的幾隻貓咪很可愛呢。」
  「是這樣……啊。」聽見夏維曦前半段的介紹還沒反應,但聽到後頭補上的那句便提起了精神,看向那間小小的店面,「有貓……?」畢竟黎淵自己真的很喜歡貓,不過……
  「等等夏維曦,我記得你不是連我那邊的兩個孩子都……」很怕嗎。
  他腦袋還好嗎。
  「是,我是會怕。」夏維曦騷了騷後頸,嘴邊的笑容卻不減,「不過今天是要犒賞你工作完成了啊。」然後就率先走上前去推開店門,看了下店內,跟預期的一樣只有一兩組客人,店內的貓咪們則懶懶的趴在櫃台上、或是書櫃上。
  老闆娘熱情的打著招呼,笑著走上前來接客,還有隻小貓跟在老闆娘的步伐後,模樣十分逗趣。隨著老闆娘領到座位。
  黎淵跟著夏維曦進了店門口,面前出現的貓兒讓自己的精神瞬間好了起來,「好可愛……」蹲下身摸了摸靠過來的幾隻貓咪,不自覺的笑了。
  果然還是動物最好了,至少牠們不會因為自己的個性而疏遠自己,就像家裡的兩個孩子一樣。邊摸著貓邊想著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的自己果然太久沒有與人接觸了嗎,除了最近的夏維曦以外。
  不過這間店給自己的感覺不壞,也許以後還可以多來幾次。
 
  看著黎淵自然的露出微笑,夏維曦終於能有所放鬆之後就安心了下來,原本還很擔心儘管有喜歡的貓還是有可能會不能接受。
  或許自己現在能為他做的也只有這些,生活圈沒有重疊、自己也不是什麼特別的存在,現在這樣的相處時間,他是該珍惜的。
  「小淵,先來點餐吧。」揮了揮手中的菜單,呼喚了聲被貓咪搶去所有注意力的黎淵。
 
  黎淵搔了搔蹭在自己腳邊貓咪的下巴後才直起身,看著夏維曦遞過來的菜單,「……突然要挑還真不知道該點什麼。」看著上頭幾樣簡單的料理,反而不知道該先挑什麼了。
  一頁一頁往後翻之後直接停在了甜點頁。接著就停住了。
  「我記得老闆娘的甜點類都是跟隔壁間的西點店合作的,喜歡吃還可以去隔壁買一盒的。」夏維曦深知對方的個性如此補充道,硬是將黎淵菜單翻回前幾頁,「就算只吃幾口也好,請一定要吃正餐墊胃。」
  夏維曦先一步在小單子上畫下自己要的套餐跟咖啡,然後把已經震動很久的手機從口袋裡放在桌面,還伸手從背包裡要拿東西。
 
  「啊……好啦。知道了,你真像老媽。」懶懶的看過簡餐,黎淵接著拿過筆,在小單子上畫下自己決定的餐點和奶茶。正餐點完之後又開始翻閱起甜點部份。
  對於黎淵的抱怨笑而不答,夏維曦看了眼對方所點的餐名才放下心來,黎淵跟自己一樣都是工作忙碌起來無法按時用餐的類型,而且他的情況肯定比自己嚴重幾分。
   
  黎淵感受到桌面的震動,抬起頭看向夏維曦拿出的手機,「工作?」有些不悅的問。
  聽到黎淵的問話,夏維曦只是微蹙起眉簡單的說了句:「不是,只是通國際電話。」就不想多說,然後從包裡拿出了本素描簿。
  「……LO……VE?」黎淵還是忍不住好奇的湊過去看著桌上不斷亮起又暗下的手機螢幕。原來是聊天軟體……而上面正不斷刷新著新傳來的訊息。有些生澀的唸出顯示的英文,這什麼……變態嗎?
  將蹭到腳邊的小貓抱到膝蓋上摸著,看著拿出素描簿的夏維曦,很明顯就是不想理它的樣子。
  「……那不是英文。」夏維曦似乎非常不想解釋,看著原本打電話的人改成發訊息,明顯面露困擾及不悅,「是瑞典名。」然後也不管對方是用芬蘭文發訊,直接丟了句「我沒空」就再度把手機扔到桌面角落。
  「只看的懂那個詞。」摸著腳上的貓,黎淵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語著,「關機吧,那樣看著也很煩。」黎淵自己的手機更多時間是拿來當隨身聽用,因為他與編輯通常不是面談就是電子信箱……老實說不太懂這樣不斷被催工作的感覺,但看他的表情應該是討厭的人吧?
  「我也不懂瑞典文,實在很難習慣。」夏維曦想起一開始被這麼稱呼時的不自在,就忍不住皺起眉頭,但想到有可能會有緊急通知也不好將手機關機。翻開素描簿沒多久又闔了起來,拿起點餐單問道:「點好了嗎?甜點晚點再點也是可以的。」差點忘了還沒點餐。
  「我點這樣就好了。」黎淵推了推單子。
  接過單子,夏維曦想了想又補了句,「發訊人是我以前的……同事。」
  「以前的同事?」黎淵疑惑的挑了挑眉。
  抿了抿唇,夏維曦拿起皮夾跟點餐單、站起身,「我曾經指導過的設計師,是個瑞典人……我先去點餐。」然後就離開座位走向櫃檯。
  看著夏維曦把點餐單交給櫃檯,視線轉回不斷震動著的手機。黎淵雖然有些猶豫著想看看內容,不過想想還是作罷,「變成大忙兔了呢。」兀自下了個註解,單手撫摸著趴在自己腿上開始打盹的貓。
  「是說,原來瑞典跟芬蘭的語系是一樣的啊。」雖然對於自己來說除了英文和日文以外都是火星文字就是了。
 
  夏維曦雖然從小就在台灣長大,但是在芬蘭待過幾年之後再返台,還是不太習慣台灣人的熱情,面對老闆娘的熱情發問還是有些招架不住(更何況他也不是從事要與人面對面的工作)。
  「唉呦,我的店裡好難得有外國人呢,哪國來的人呢?美國嗎?」台灣人最愛問的問題……「不,我是芬蘭人。」
  「唉呦你國文好標準啊,啊不過芬蘭是在哪裡啊?」
  「我在台灣長大的……芬蘭在俄羅斯旁邊……」
  「看你長得這麼帥,今天跟你女朋友來啊?」根據單子上的桌號看向了坐在位子上的黎淵,「唉呦你女朋友也好漂亮啊!」
  「謝謝,啊……不是女朋友,只是普通的朋友……」夏維曦還沒來得及澄清什麼,老闆娘就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唉呦都這麼用心的帶女生來了,不趁機表白一下嗎,老闆娘挺你啊!需不需要幫你一把?」
  「就說不是啊……」但是老闆娘的熱情完全沒有給他反駁的機會。
 
  因為老闆娘的嗓音不小,因此他們兩人的對話無一例外的傳到黎淵耳中,聽到關鍵字讓自己的心情瞬間往下掉到冰點。
  他不是女孩子!是男人好嗎!哪裡看起來不像男人了!……雖然內心這樣吶喊,不過最後還是只能狠狠的瞪了正疲於應付的夏維曦一眼,暗暗把這筆帳記了下來。
  隱隱約約感受到某到刺人視線,夏維曦知道依老闆娘的大嗓門一定讓黎淵聽到了,更是讓自己打心底慌張起來,嘴邊牽起的笑容僵得難看。
  直到好不容易說出了同行的黎淵不僅不是女友、還是個男人,老闆娘露出尷尬的表情打哈哈笑了過去,說著「你朋友還真是漂亮啊、年紀大了視力不好」云云,自己才終於返回座位。
  是說,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這裡的貓真的好多啊……默默閃過了一隻朝自己逼近的貓。
  黎淵臉色有些難看的趴在桌面,看著夏維曦躲躲閃閃的繞過朝他蹭去的貓之後回到座位上,「我的性別原來是這麼難分辨的東西嗎。」語氣有些衝,雖然不是維曦的問題,但被踩到痛處仍是心情很糟,也就隨便找個人當炮灰了。
  腿上的貓兒抓了抓耳朵之後跳下椅子,改成縮在黎淵的腳邊抓著他的褲子。
  不用多久老闆就先將飲料送上桌來,夏維曦點頭到過謝之後,聽到了黎淵的問話,才有些尷尬的撐起笑容,拿起了桌上的素描本,「小淵、常遇到這種狀況?」思考著措辭,「小淵的外表比較中性,可能老闆娘看是我結帳,就先入為主的誤會了吧,別想太多啦。」
  從包裡隨意抽了枝2B鉛筆,就開始在素描簿上塗塗畫畫。途中有隻跟Yuli牠們差不多大的小貓跳到桌面來,嚇了夏維曦一跳。黎淵把跳到桌上搗蛋的小貓抱了下去,顯然牠很喜歡夏維曦,一被放到地板上就搖搖晃晃的往夏維曦的位置走去,接著一屁股坐了下來。
 
  「第一部書剛簽約的時候,被責編問過。」黎淵想到那個精神很好的女孩子就一陣心情複雜,「她說我長的很漂亮,問我有沒有男朋友……」還說如果需要的話可以幫忙介紹什麼的,結果當天自己的臉色都很難看。第一天跟責編見面就罵人的作者自己大概是史上第一個吧,雖然她看起來根本不介意的樣子。
  夏維曦輕啜了口剛送上來的咖啡,聽著黎淵的話輕輕的勾起笑,「這樣的責編真的沒問題嗎,不過感覺是個個性活潑的人。」
  接著,老闆先送上了黎淵點的那份餐點,並且說了聲他的那份會慢些。
  「後來她被我罵了一頓,不過是個很負責的人……尤其是截稿前一個禮拜。」黎淵拿起餐具戳著自己的餐點。
  畫筆的動作沒有停止,夏維曦絲毫沒有特別留意窩在自己腳邊的小貓,隨口開啟話題:「接下來幾天有什麼計畫嗎?小淵。」
  「接下來嗎……會有一段空窗,大概兩個禮拜吧,可能會準備新系列的故事。如果這次新書第一階段的回應不錯的話,阿晴應該會約我去開慶功宴吧。」
  「真可惜接下來我會比較忙,不然就可以帶你去哪走走了。」聽聞黎淵的回應,夏維曦露出惋惜的表情。
 
  黎淵將料理放入口中。味道真好,可是,好燙。
  夏維曦偶爾會將視線挪移開畫本看著黎淵,注意到他在吃了餐點後微微皺眉,疑惑道:「食物怎麼了嗎?」
  「食物沒有怎麼樣。」感覺說出來還真丟臉啊。貓舌頭什麼的。聽黎淵說食物沒怎樣,夏維曦也就聳聳肩點頭表示回應。
 
  「是很重要的case嗎?」接續剛剛的話題,黎淵隨口發問,把不斷起霧的眼鏡拿了下來。
  同時老闆將餐點送上,夏維曦便收起畫本將之塞回進背包裡,「嗯……算是吧,與其說是重要不如說是麻煩,還沒排修也只能認了。」他邊吃著食物邊說道。
  黎淵朝夏維曦點了點頭,「不要死喔。」補上了一句不知道該形容成是打氣還是其他意思的話。
  「我也擔心會不會鬧出病來啊,這種工作時程……」看著面前特別挑過比較小份且用料簡單的料理,總覺得胃隱隱作痛。啊,又空腹喝了咖啡……
  剛剛被黎淵抱到桌下的小貓開始不安分的撓抓夏維曦的褲管,「唔哇怎麼跟Yuli一個樣……」但是就他目前的姿勢根本碰不太到貓。
  黎淵彎下頭去看了看小貓,對著牠招了招手。也許是看見會晃動的東西感到好奇,小貓很快就搖搖晃晃的跑到他的身邊開始舔著自己的手指。
  注意到那隻小貓被轉移了焦點,夏維曦總算稍微放下了緊繃的心情。
 
  「……好燙。而且好多。」逗弄過貓後抬起頭看著還留下不少的餐點,黎淵又開始用湯匙有一搭沒一搭的戳著剩下的食物。自己其實比較想吃甜點啊……
  「盡量多吃點吧,甜點還可以買回去吃的。」夏維曦看了對方的舉動微微蹙起眉,也不知道該怎麼規勸的好。黎淵的性格他還是挺瞭解的,不如說是根本沒什麼變。
  黎淵轉回視線看著還有大約三分之一的餐點,「……雖然說已經三天沒正常吃飯了,可是還是太多了啊……」
  「不然就帶回去吧,可以隔天熱過再吃。」
 
  此時方才感受到的胃痛似乎隨之崛起,從包裡掏出了藥罐就先吞了幾顆。
  或許是面對貓的緊張加上連日的飲食不正常跟睡眠不足,很久沒有發作的胃痛一口氣爆發出來,臉色可能真的很難看,但是也仍是強裝作沒事--像十七歲時常做的一樣,「只是胃痛,沒事的。」
  「……你看起來好像快死了。」瞥見對方有點難看的臉色,有點猶豫的皺著眉開口,「沒事嗎?」
  而夏維曦的回應是無視自己正冒著冷汗,準備站起身跟老闆娘說聲打包餐點。
  「你給老子坐著別動。」黎淵不悅的使用了威脅的語氣。「你根本就是下一秒就會死的樣子。」抓過桌上放置的菜單走到櫃檯,有些笨拙的跟老闆娘說了要將餐點打包回去的事情,等老闆娘答應之後迅速的回到座位上。
  「我討厭跟不熟的人說話……」黎淵喃喃自語著。
  直到藥效開始生效,疼痛比較舒緩後,夏維曦蹙起的眉頭才稍微鬆緩了下來,心想等等還是去趟醫院吧,看著面露不悅走回座位的黎淵,露出歉意的表情說到:「抱歉小淵,我這樣打擾到你吃飯的興致了吧,我……」突然又抽起來的疼痛中斷了話語。
  「不會。你把你的身體顧好就好,過了十年這點還是沒長進嘛,會痛說出來又不會死。」黎淵搔著腳邊的貓咪,避開老闆娘關心的視線,順便想著等等要帶什麼點心回去。
  「真的感到抱歉的話等等請我吃甜食吧。」
  「但是我……呃嗯。」壓抑的個性讓夏維曦潛意識的想要反駁什麼,抿了抿唇才改口:「等等送你回去之後我會去趟醫院的。」夏維曦伸手將桌邊的菜單推到對方面前,「先挑想吃的甜點吧,我坐一下讓藥效發揮效果。」
  「你等等先去醫院吧。」黎淵一邊翻著甜點的頁面一邊回應,拿起筆在菜單上圈點著,「按照十年前來看,送我回去之後你一定不會去的,我可不想明天看到新聞上面出現你的屍體。」簡單的挑了幾個蛋糕打算帶回去當這幾天的精神糧食之後,將單子推了回去。
  「一定會去的,我還不想這麼早見上帝啊。」夏維曦苦笑的說道,覺得身體狀況好多了也就背起自己的背包,拿起菜單,「抱歉、不能讓你多跟這些貓玩,先去隔壁買完甜點,我載你回去。」心裡則是不斷唾棄自己,真是沒用。
  「不要死就好,沒錢給你包白包。」拎起背包摸了摸蹭到腳邊的貓,黎淵沒好氣的損了對方幾句,「我也不差這些時間,你先直接去醫院吧。」把還是想蹭過來撒嬌的貓輕輕推開,直直走到店門口等著。
  夏維曦心裡滿是歉意,本想好好犒賞的美意都因為自己而壞了計畫,他也不是要求黎淵對自己有什麼不同的想法,只是想盡可能的……唉、想這些又有何用?接過甜點店老闆遞來的盒子,拿出機車鑰匙,「我先送你回去,你也不能讓Yuki牠們自己待在家太久吧。」隨後又補上一句話:「為了還能幫忙你照顧貓,我送你回去之後一定會去醫院。」並且將黎淵的那頂安全帽放到他的面前。
  接過了夏維曦交給自己的安全帽戴上,「今天謝了……這間店很棒。」黎淵回頭看了一眼店外的招牌,還有裡面四散的貓咪們,「記得去醫院一趟,別忘記Yuki可是當初你說你願意養的,要是丟下她我可是會狠狠的揍你的。」
  「很高興聽見你這麼說。」夏維曦跨坐上機車,一樣將車頭方向轉向路口的方向才讓對方上車,「Yuki那麼可愛,怎麼可能捨得丟下呢。」
 
  駛動車子轉向第一個路口,時間晚了、路上的車輛跟行人很明顯的減少了許多,非常迅速的通過數個街口,最後將車停在黎淵家門口,掀起安全帽的檔風鏡,夏維曦笑道,「有空我再過來看貓,這幾天好好休息吧。辛苦了、晚安。」
  輕輕朝夏維曦點了點頭,黎淵將自己原先綁束著的馬尾解開,「晚安,去完醫院之後……也快點回去休息吧。」毫不遮掩的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懶洋洋的揮了揮手之後從背包裡拿出鑰匙開鎖,進門。
 


  06、素描本
  夏維曦送黎淵到家之後將車駛向了醫院,大概是最近太過頻繁的報到讓醫生都記住自己了,準備離去、領藥之際就被醫生叫住訓了一頓,說著這就是現代年輕人的通病,太過不在意產生的許多文明病,還尚未習慣中文的自己聽得有些吃力,最後還是護士出來打圓場才放了夏維曦。
  自己長得一臉欠關愛嗎……?走到領藥處前的座位坐下忍不住這麼想,最近這幾天的確是沒有正常的吃飯睡覺,而且因為很多因素的關係,原本堅持在家接案的夏維曦頻繁出入公司,甚至還有直接睡在公司的經驗……最近很多作者出新書,從事出版相關的他也只能跟著忙碌起來啊。
  
  思及此,夏維曦就想起了黎淵說他已經截稿了……嗯,他是哪間出版社的作者呢?
 
  思考的期間領藥處的排隊燈號也叫到他,夏維曦趕緊領了藥走出醫院,戴上安全帽、跨坐上機車,好死不死的胃疼又犯,停在紅綠燈時用手捏了捏肚子。
  ……最近好像都沒有排休啊。意識到這個事實,才想到為什麼會導致這麼嚴重的胃病的根本原因。
  希望回家翻行事曆不會發現已經連續工作好幾個月,胃痛一定會更嚴重……
  夏維曦回到家,整個空間空蕩蕩的毫無生活感,沒有太多比較私人喜好的物品倒是到處都堆滿了書本紙張,走到臥房隨手將背包扔到了床上(床上有1/2的空間都擺著藝術類的書籍),他拿出了背包裡的素描本就走到客廳,走到特別設計成可供休憩用的窗台上窩著,右手邊是入夜後的都市美景。
  拿起一直被刻意忽略的手機,手機螢幕的通知欄塞滿了許多通的未接來電,通訊聊天軟體也累積了好幾則的未讀,如果說都是公司來的通知那也就算了,但是也許同事們都想讓自己休息,意外的很有默契的誰也沒有  打電話給夏維曦,反而是一個名字刺眼的顯示在手機上頭:Eva,那個在芬蘭時陪著自己走過一段時間的女人。
  說不上現在對這女人有什麼樣的感情,至少不是那種餘情未了的依依不捨,面對她一則又一則的問說什麼時候要回芬蘭我很想你云云,莫名的不耐從心底竄起。
 
  ……話說這女人竟然可以跟自己的母親勾搭上,雖然佩服這女人的不擇手段,但她好死不死就踩在自己的地雷上。
  這次不管說什麼,他也不會再久住芬蘭了,台灣才是他的家,他要住在這直到老死。
 
  直到Eva最新發來的訊息:「你在台灣有女朋友了嗎?」,一種衝擊直往心臟而來,莫名的想笑,夏維曦用通訊軟體的語音錄音的功能,用著深情且哀傷的語調,英文夾雜著芬蘭語說道:「有一個人住在我的心裡,不管他知道與否,我會一輩子的捧在手心裡守護。Eva,你的美讓我驚艷,但是那人的美,我想深深刻在腦海裡。」然後留下了一串英文的文字訊息:短時間內不會去芬蘭。
  素描簿翻開,裡面畫滿了同一人的肖像,有的素描、有的水彩,溫柔細膩的筆法讓每幅畫看起來都十分動人,最新的一幅,是有個帶著溫柔笑容的人在撫摸著貓咪的畫像。
  手指輕輕撫過紙面,凝視著紙上的圖樣,淺淺的笑著。
  Good night. ……淵。







Free Talk.
感謝親家母陪我一起糾結啊,要把角噗對話模式改成小說進行的模式真的會殺死無數腦細胞(點蠟
久違更新就一萬多字我很有誠意吧(哪有自己講的##)

我只能說夏維曦對黎淵真的是真愛你們別再鬼打牆了快在一起吧,娘親我快急死囉TT
剩下一篇還幾篇沒更新上來,希望自己有時間再補充一點故事囉(蹲)
我好想寫寫另一對ryyy

另外這篇可能會有很多BUG,關於維曦的工作跟胃病,當時因為角噗進行的關係沒有去查證,今天修稿也修到頭昏腦脹,就煩請各位饒過我吧(躺平)這兩點非自己專業要去查資料真的逼死人(ry
如果未來,有時間,我再(ry
另外也交代一些維曦的過去,那個前女友還是甩bz出來的,為什麼我要替自己兒子設定前女友啊23333(問你啊)

以上,謝謝閱讀!
By 禕鏡 2014.03.09 02:14a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