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6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高手 - 韓葉韓】No longer.


  「老韓。」
  沙啞的嗓音喚了聲自己的名字,韓文清抬起頭,對上那雙正直視著自己的眼,沒了疲倦的雙眼炯炯有神,一如他在賽場上專注的視線,裊裊白煙隔在兩人之間,模糊了彼此的視線,但是韓文清仍然捕捉到葉修嘴邊噙著地笑。
 
  「和哥在一起吧。」
  一個後面加了句號的直述句,韓文清皺了皺眉頭,夜晚的街頭此時沒有多少路人,偶有幾台汽車呼嘯而過,老舊路燈一閃一滅如風中殘燭,微冷的氣溫凍紅了葉修的鼻和臉頰,頗是滑稽。
  自己接著說了什麼?韓文清記得的,只剩那之後兩人狼狽地回到飯店,彼此熾熱的體溫與失針的心跳。
 
  「葉修。」
  葉修抬眼,接過了韓文清向他遞來的早餐,那是他們多年養成的習慣,自那一天起,分隔兩地的兩人會在某些時間住在一起(實際上除了對方的主場賽外沒有其他理由),興欣的主場就是韓文清過來,反之就是葉修去韓文清的宿舍賴上幾天,最初的理由是一句「多省旅費啊不是嗎,老韓」葉修說完掐滅了菸頭,「反正我們什麼關係,害羞啥呢?」就拍板定案。
  咬了口韓文清帶回來的燒餅油條,葉修頭也不回地說了句「謝了老韓」就繼續將注意力擺在面前的電腦螢幕上,韓文清對於此早已見怪不怪,站在原地,看著那背著他坐著的身影,閉上了眼,又睜開,一如每一個身旁有他的早晨那樣,睜開了眼。
 
  「下次,我不會再去你那了,葉修。」
  韓文情如願地看見葉修僵了僵,然後放下了滑鼠,嘴巴還嚼著燒餅,「怎麼?終於放棄跟哥搶冠軍了嗎?老韓這可不像你啊。」
  「明知故問,這麼早就在打榮耀,你不也是這麼想?」韓文清接著道。
  「……是啊,」葉修吞下了口中那口燒餅,就見他俐落的登出榮耀,站起身站到韓文清的面前,「是時候了呢,老韓。」
  「哼。」
  葉修笑笑,從韓文清身邊走過,拿起了掛在沙發椅背上的外套,提起輕便的行李,「謝謝你的早餐啊。」然後韓文清聽到的,是輕巧帶上的關門聲。
 
  最初的相識,是一次的擦肩而過。
  年幼青澀的臉龐尚還留在記憶一隅,那時候的他們單純的,為了榮耀而競爭、為了冠軍而競爭,韓文清不會忘的,那麼不起眼且瘦弱的男孩是怎麼樣的驍勇善戰,在這片未開化的未知大陸上披荊斬棘。
  一葉之秋的卻邪,刺入的方向不僅僅是每個擋在他面前敵人的身軀,帶走的不僅僅是一個一個以數據換算出來的生命值,一葉之秋闖蕩出的不只是連三冠的輝煌成績。
  那是個開端,也是個終焉。
 
  擦肩而過,背對背行走,有著什麼在他們之間燃起火花,也有什麼在那同時被微風折斷了腰肢。十年的時間漫長,漫長的足以將朽木雕成工藝品,漫長的足以堆沙成塔,淹沒許許多多未及發覺的小芽小草。
  在最後的最後,他們才懂了勁敵間的百戰百勝、相知相惜,並不是由愛而生,不是以情為名。每當一次又一次地踏上屬於他們的戰場的時候,擊倒對手,然後扼殺從前,最後消磨掉了未及察覺的悸動。
 
  放在口袋裡的手機震動著,韓文清坐在床沿,看了眼螢幕是QQ的訊息通知,訊息一開始只丟了一個「老韓」,清楚表明來者身分,卻反常的讓韓文清一時間覺得他不認識這個人了。
  然後是難得的沉寂,韓文清只是盯著螢幕上唯一的單詞,不去思忖這段空白是對方還在思考還是吊他胃口。
 
  新的一句話竄入韓文清的視野,仍緊皺著眉。
 
  「走得匆忙,來不及看見你對於哥的瀟灑所流露的表情。」
  韓文清毫不猶豫的,發出簡潔的回覆。
 
  「莫再提。」
 
  莫再提,那些年少輕狂時即未好好正視過的彼此,很多的曾經如遇燎原大火之後,一切終將不復存在。
  莫再提,他愛他,他愛他。
  莫再提,十年歲月留下的,遺憾。
 





  ※補充一下這篇我用的TAG(不重要#):莫再提、扼殺從前、擦肩而過、忘記多看你一眼、睜開雙眼、消失or毀滅(最後用了消磨二字)、燎原
  ※話說這應該符合「#寫手精分試煉七題# 、1.用一方死亡梗寫一篇甜文。 2.用告白成功梗寫一篇虐文。 3.甜文,以“那之後他們再也沒見過彼此”結尾。 4.虐文,以“他們擁抱接吻”結尾。 5.清水文,包含“他們合為了一體”這句話。 6.肉文,包含“他們之間什麼也沒有發生”這句話。 7.以此為例,任意甜題虐寫虐題甜寫。」的二!(被圍毆)
  ※有人會相信我原本打算出這對的純肉本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