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98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特殊傳說 - 利夏】珍品 07

   
  00.
  對他而言,有著漂亮紫眸的他、是他用一輩子都想守護的戀人。
  似是在保護易碎品般,將心上的那人小心翼翼的捧在手掌心中。
 
  但是被他小心呵護的那人、不甘於只是躲在他的羽翼之下。
  那人也想、為他付出些什麼,來回報他。
 
  那人不想永遠都是那只能依賴別人保護的──
 
  《珍品》



  07.
  偶爾一份、兩份的禮物還能感到溫馨甜蜜,但是當收到第三份、第四份、第五份且始終不見送禮人時,再多的欣喜都成了疑惑,冰炎看得出來夏碎越見古怪的表情,雖然都是同樣的那副笑臉,與他搭檔多年的冰炎又怎會漏看其中的差異?
  冰炎在等他的下一步、等他開口,然後他就能幫忙打破僵局。那兩人的事他無權干涉也不想再干涉,算是當時湊合他們、他對阿斯利安小小的報復。
 
  他將夏碎推向阿斯利安,是希望夏碎能幸福快樂地笑,而不是露出如此不安無助的表情的。
 
  拿出手機撥通了這幾天通話頻繁的號碼,看著通訊紀錄上重複相同的四個字,冰炎不悅的皺起眉。
  「學弟?」電話接通,傳來溫潤好聽的聲音。
  「他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一接通冰炎就開門見山,反正是對方向他要求的,他可不會說些什麼漂亮話,不善的口氣配上簡短的語句,這是來自冰炎的警告。
  果不其然得到幾秒的沉默,「……我準備的不夠好?」阿斯利安知道問題並不是出在這上面,但是他一時半刻也不知道該回應什麼,也猜到這是冰炎惡意的表示,懊惱煩躁的情緒一湧上來,停下了手邊的動作,他找了個樹下就坐了下來,望著漸漸染上夕陽光輝的橘紅天空。
 
  「他,還好嗎?」話出口才發覺哪裡不對勁,立刻開口補充,「我是說傷勢。」然後得到電話另一頭一聲嘲諷般的冷笑,「這種問題竟然要通過別人才能知道,阿斯利安,你到底在想什麼?」冰炎說,邁步走出了紫荊館,這句話他是為了他的搭檔而說的。
  阿斯利安無語,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而冰炎也沒有打算聽他解釋什麼,阿斯利安不說話他當即掛了電話。阿斯利安愣愣地看著染上橙色的山中景致,卻無法讚嘆這樣的美麗。
 
  或許是胸中悶了一股氣使然,冰炎沒有立即展開傳送陣,而是以疾走的方式回到黑館,他無法不因阿斯利安的行為而感到憤怒,他承認在看見夏碎那難掩情緒卻依然笑著的臉龐時湧上許多他無法承認的感情,不僅僅是為了多年的搭檔情、也為了他未及表達的私情,冰炎真的很想開口對夏碎說,不要再忍了。
  什麼事讓夏碎變得膽小?
  隻身一人來到這無依無靠的世界闖蕩還闖出名號,主動擔起了作為弟弟替身的責任還可以不畏死亡的說「會為了珍惜的人付出所有」,還有很久之前站在冰炎的面前,堅定地說著要親手了結自己的搭檔──這樣的夏碎,從不輕易示弱的藥師寺夏碎,像遲了很久才學會恐懼似的,竟然畏縮起來。上一次看到,是多久以前?
 
  背對著黑館大門,回頭望著紫荊館的方向,學院內壟罩在夕陽餘暉下,昏黃的色彩帶出一種喧囂轉為寂靜的朦朧,聽著接近自己的腳步聲,冰炎開口:「阿斯利安到底在搞什麼鬼?」
  「那是他的事,我無從插手。」來人停下腳步,冰炎轉身走進黑館與其擦肩而過。
  「是嗎,希望他別讓我失望。」
 來人看著走進黑館的身影,心裡也困惑著,嘴裡喃喃:「當初讓你掏心掏肺,現在這樣真的值嗎?阿利。」微風徐徐吹過,帶起涼意,吹不走一眾人心底的煩憂。

  TBC.





Free Talk.
不好意思久等了,這次是冰炎的回合!
不知道大家如何定義冰炎在這篇中的位子,我個人在多年以後(……)再次閱讀前作的之後,對冰炎有了不一樣的想法,所以就果斷將之放進文章中了,希望能藉著他的角度來補充傳達一些事情><
然後因為是久違的撰稿,希望沒有OOC或前後不一,文風不同已放棄治療 Orz

本篇已邁入一萬字,預計在二到三回左右應該可以交代完畢我也不太肯定,前作印象總字數一萬三,希望這篇最多能到一萬五左右解決,希望不要有意外QQ(自爆)


依然照慣例,對這篇文章比較細部的感想,就讓我到完結篇再說吧就別捏大家了!
希望大家會喜歡,謝謝閱讀TwT!!!!

By 禕鏡 2014.02.08 06:04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