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81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原創BL】兔子與貓相逢的那一天:02-03

  
  02Regret
  不是第一次後悔,選擇到芬蘭念大學。
  從小到大的都是在台灣長大,直到父母終於願意來台灣找他,他才認真的考慮選擇到芬蘭居住。雖然不是自己家鄉,但也住了快要二十年,這個抉擇下得艱難。
 
  從大學宿舍的窗口望向窗外,芬蘭就算七月了還是比較涼爽的天氣,這讓他不知道第幾次的想念起台灣。
  台灣的大家,不知道過得如何?
 
  到了芬蘭這邊雖然換了一支手機,但原本在台灣使用的那支還是留在身邊,看著裡面的號碼有好幾次都好想撥通──他只能告訴你,現在那邊是深夜、不可以,而放棄。
  等跟父母約定好的事情做完,就趕快回台灣去吧。
  好想見他們,好想好想。
  好想見他──
 
  看著相機裡的照片,蜷縮起身體,窩在牆角。
  I miss you so much. Do you remember me?






  ※我知道放這有點不太妥,就讓我當部分過往補完ry
   昨天不小心漏的劇情,不然應該放第一章(##



 
  03YULI&YUKI
  十年能改變的真的很多。
  搬離銀河社區、找了新的公寓、投了第一份的稿子、第一次簽約、第一次看見自己的書……種種改變都讓黎淵有種不能適應的疲憊感。但說是改變很多卻也不盡然,畢竟十年並沒有讓他的個性改變多少,他還是一樣是個家裡宅,也還是一樣不擅長面對人群。
 
  也因此當初簽約的時候他與他未來的責編有了這樣的對話。
  「我只有一個要求。我不上簽書會,任何形式的都不要。」
  「但這……」
  「沒辦法答應的話我不會簽約。」
  「……我會幫你跟上面談談。」
  說來第一份約居然是這樣簽的實在頗為可笑,不過黎淵的確因此而從來沒上過任何一場簽書會到也是真的。
  感謝萬能但勞心勞苦的編輯。
 
 
  「我明明什麼事都沒做到底為什麼還會產生一堆垃圾……」某天的晚上,黎淵拖著一袋垃圾與一袋回收物走到樓下。現在所居住的社區是固定的時間會收垃圾,也因此避免了他與人群接觸的機會。將該丟的垃圾放到該放的地方,正打算用最快的方式回到自己的房間時。
 
  「喵--」
  「……什麼啊。」抓了抓自己變長的頭髮,黎淵正想直接繞回他的房間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以上,當然是不可能的。
  黎淵很喜歡貓咪的。
  於是對任何人都奉持著打回去就好的黎淵認命的在大垃圾桶附近繞了幾圈,接著在一個紙箱前蹲了下來。
  很老套的劇碼,沒錯。
 
  「兩隻……耶……」看著裡面互相推來推去扭來扭去一黑一白的小貓,黎淵陷入了心靈上的苦戰。
  他本來以為只有一隻的,所以想要養的說……
  然後他想到了最近才來過自己家的、剛回國的夏維曦。
  啊,乾脆送一隻給他好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黎淵愉快的把裝著兩隻貓的箱子捧回了自家公寓。
  「黑色的叫Yuli、白色的叫Yuki好了。」然後把Yuli送給維曦吧。
  難得起了惡作劇心態的黎淵決定,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聯絡夏維曦。
 
  至於後來發現了Yuli是公的、而Yuki是女孩子,而維曦不知道為什麼對這兩隻貓有莫名的不友善感這些。
  則是後話。
 
  ※
 
  黎淵愉快的打了電話給夏維曦。
  夏維曦聽到手機鈴聲響起時還一陣錯愕,看著工作臺上堆滿的書本紙張,開始尋找明明上一秒才用過的手機。
  看到來電顯示名稱感到十分驚喜,用肩膀夾住手機,繼續翻看企劃書,「喂?小淵?」
 
  「兔子嗎?」聽見對面傳來翻閱紙張的聲音,「在忙?」一邊用手指逗弄著小貓一邊問。總之第一步,先不要告訴他好了,貓的事情。
  「剛送件完畢,」夏維曦輕輕啜飲了一口早就涼掉的黑咖啡,整個人窩到工作室裡唯一的一張單人沙發,隨意的看著手中的企劃書,「在看下次工作的企劃書,不忙。怎麼了嗎?」一向很少主動聯絡自己的黎淵,難得會打電話給自己……實在想不到會有什麼事。
 
  「那個、來我家吧。」黎淵很乾脆的這樣說了,看著箱子裡的小貓用小小的爪子抓著自己的手就一陣溫暖,「有東西想給你。」這樣說應該可以吧,嗯嗯。
  聽到黎淵說的這兩句話差點失手將手中的馬克杯砸在自己的腿上(最重要的是企劃書不可以染上咖啡漬),抬眼看了一眼時間,「……好,我這就去,給我二十分鐘。」直接將企劃書塞進隨身的包包裡,套上外套、拿起安全帽,想也沒有多想黎淵這麼做的原因、牽起機車就駛向大馬路口。
 
  「掛掉了呢。」看著開始規律傳出嘟聲的手機,隨手將手機塞回口袋,「腦袋真單純,不知道看到這兩個孩子以後他會有什麼表情呢……」讓兩隻小貓在沙發上搖搖晃晃的走著,黎淵很惡質的、轉過了這樣的念頭。
 
  夜晚的風迎面吹來,冷得夏維曦直打顫,忍不住嘲笑自己何必如此衝動,大可以跟對方約明天早上的時間--不過實在太好奇是要拿什麼東西給自己了,無可奈何下也只能先抵達黎淵家再說了。
  前方的路口轉進去就是黎淵家所在的社區,再轉進去幾個巷子就可以看見目的地了。直接將車停在黎淵家門前,按下門鈴,「是我,維曦。」
 
  黎淵將兩隻小貓抱在胸前,乾脆的打開門讓對方進來,「喲、」
  兩隻小貓也好奇的喵了幾聲,睜著兩雙金色的貓瞳看著剛進來的維曦。
  「沒想到你還真的來呢。喏、想給你的就是這孩子。」將黑色的YULI舉高,也沒打算多說什麼廢話。
 
  看著黎淵手中抱著的黑色小貓,自己真的有那麼瞬間想要倒退幾步騎車回家。
  要給自己的東西,是隻貓……?
 
  「……小淵你認真的嗎?」看著正睜著金色眼睛看著自己瞧的小貓咪,實在是無法做出決定,就算過了十年但那並不代表他就能接受動物,甚至十年前對於鄰居的貓也不是完全的敞開心房。
  「剛剛撿到的、想說自己一個人住,養隻貓應該沒什麼關係……不過卻發現是兩隻呢。」看夏維曦像是下一步就會奪門而出的樣子,還是坐回沙發上,將貓放到自己腿上,「想說以前你跟不理人(※1)也相處的不錯,就……不過看來沒有比較好啊,你那個怕動物的毛病。」
  白色的YUKI像是撒嬌一樣的蹭到自己身邊,伸出空著的另一隻手輕輕的撫摸對方的毛。
 
  夏維曦雖然是跟著黎淵走進了客廳,但是很顯然的對貓咪們有所忌諱,戰戰兢兢的在黎淵面前蹲下、很認真的看的兩隻小貓。
  貓咪是很可愛沒錯,而且比當年的不理人還要小隻許多--不過要他能夠在家飼養動物,沒那麼簡單啊啊。
  「如果要跟以前比,是沒有那麼抵抗了啦……不理人是特例不是可以相提並論的……」雖然很想伸手摸摸Yuli的頭,但是看到那雙貓眼還是縮回了手。
  「而且,我現在的工作、不太適合養貓啊……」日夜顛倒又偶爾不在家。
  「本來想說請你幫忙照顧YULI(※2)呢,很可愛。」黎淵搔了搔黑色小貓的下巴,「不過說的也是……但我以為你的工作是家裡性質比較多?」就跟自己一樣。「只要不踩到他,應該是沒關係吧?」抱著小小的YULI試圖湊近維曦的臉。
 
  「……你說這其中的一隻小貓,叫什麼?」Yu……li?他有聽錯嗎?夏維曦想起了與這同音的另一個人,自己的心裡一陣複雜。
  「雖然也是可以在家接案,但我的工作比較偏企劃統籌跟領導,而且我還得回芬蘭。」看著被黎淵抱到自己眼前的小黑貓,雖然不至於怕到發抖,但還是心有芥蒂,「我又不是安河哥(※3),養貓才沒這麼單純……」已經語無倫次。
  這到底該叫他如何是好?
 
  「白色的是女孩子、叫Yuki,黑色的是男孩子、叫Yuli。」說出了剛剛決定的名字。黎淵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取名,不過或許……算是個紀念也說不定,下意識的,這樣希望了,「聽起來你的生活很忙呢。是說,這孩子明明很可愛的。」偷笑著又把貓挪近了些,對方困擾的表情雖然過了十年但好像還是一樣有趣的樣子。
  Yuki似乎有點不滿,邊喵喵叫著邊咬著自己的衣服。
 
  「Yuli……你要讓我養Yuli是嗎……」小小聲的喃喃自語,看著那隻在黎淵手中掙扎著的小貓,夏維曦無法明白黎淵要他養貓到底是基於玩心,還是其他理由……
  「忙也是我自願的,Yuli是很可愛啊,不過……看來是不太喜歡我。」伸出手試圖要摸摸Yuli,卻反被小貓狠狠的用爪子抓了一下。
  「還是、你比較喜歡Yuki?」輕輕拍了黑色小貓一下當作懲罰,接著把兩隻小貓放到沙發的另一邊,自己則去拿了醫藥箱過來,「剛剛Yuli明明很乖的啊……該不會是以為你欺負我吧。」示意夏維曦伸出手,拿出優碘和OK绷。「我要忙的時候還真不是自願的呢。」言下之意就是其實很羨慕他。各種意義上。
 
  「不管Yuli或是Yuki,都很黏你吧。」夏維曦看著儘管被放到沙發另一邊,仍然掙扎著要往黎淵的方向蹭去,而自己則是有些自暴自棄的看著滲出一點血來的傷口。「唉啊、明明被欺負的是我啊,Yuli真是喜歡你。」
  「我的生活也說不上是多好,只勉強比十年前強多了吧。」而且某層面來講,自己根本在找罪受。
 
  「因為我是把他們撿回來的人吧,都什麼天氣還被丟在外面……」乾脆的把夏維曦的手抓過來上藥包紮,「真是的叫你手伸過來是在猶豫什麼。啊、不過還得帶他們去做個檢查吧……」有些苦惱的樣子。自己不善應對人,要他帶兩隻貓去看獸醫嗎……
  「套句你跟我說過的,記得睡覺?」
 
  看著黎淵拉過自己的手開始包紮,默默的記住了觸摸自己的指尖的溫度,頓覺有些難堪的用一隻手遮住了臉,深深的吸了口氣。自己何時是這等多愁善感?
「我明天陪你去吧,我下午才要去趟公司。」重新將視線看向黎淵,還有那兩隻不知道何時蹭倒黎淵大腿邊的小貓們。
  「如你所說的,睏了就會去睡。」淺淺的笑了。
  看來自己明天不用開口了,真好,「那麼--就這樣好了。」黎淵稍微攏了下有些長的頭髮,把兩隻小貓放回剛剛的紙箱裡(當然先鋪了布)。
 
  「不過看來明天會有很多東西要買呢。」看著夏維曦,很不優雅的大大伸個懶腰,整個身體陷入沙發裡面,「今天住我這裡好了,這時間你回去也不方便吧,工作就讓他見鬼吧。」趴著看向對方,算是徵求同意。
  夏維曦原本還想著等等又要飆夜車回家的時候,被黎淵的發言愣了一愣,住黎淵家?這完全不在他的預料之中,連夜來的熬夜偏偏在同一時間讓他的頭疼痛了起來。
  今天似乎被黎淵投下了不少震撼彈啊,不過夏維曦已經沒有心力去想好或不好了,一陣一陣的頭疼讓他放棄掙扎。
  「最基本的飼料就要不少了吧--」看著黎淵完全不會因為自己的存在而感到不自在,反而對於自己內心的動搖而感到唾棄。「那就打擾你了,你讓我睡客廳就好--」手機鈴聲打斷了對話,說了聲抱歉就從自己的背包裡翻找出手機,一開口就是流利的英文,又從背包裡翻出了企劃書。
 
  黎淵把頭髮隨便束了起來,蹲到箱子邊輕輕摸著兩隻小貓,「嗯、飼料……還有很多東西的樣子。」其實自己對養寵物也沒有概念,大概得去查個資料吧。
看著對方一開口就是公事(應該是吧)而且居然還帶企劃書……「Yuli來。」將黑色的小貓捧在懷裡走到維曦身邊,一人一貓就這樣直直的盯著他瞧。
  "Wait. Everything you said isn't on the paper......Are you crazy? It's impossible....."
  夏維曦有些煩躁的反覆翻著企劃書,絲毫沒有注意到已經移動到自己身邊的一人一貓,最後用著連黎淵都很少聽過的不悅語氣,掛斷了電話。「抱歉我……欸欸欸小淵?」一回過神就注意到兩雙視線直盯著自己瞧,嚇了一跳。
 
  「Yuli、我准你咬他。」黎淵把Yuli放到維曦身邊,不自覺的雙手環胸,由上而下的盯著維曦。他討厭這種時間還有任何工作的東西出現在自己家裡、超討厭。
  Yuli搖搖晃晃的往維曦身邊走,結果咬住了對方的褲子。
  「欸?為什麼生氣?」夏維曦有些慌張的看著居高臨下盯著自己的黎淵,實在不能理解自己講了通電話哪裡惹到他?而小貓似乎很努力的要達成主人的那句「咬他」的指令,但終究也只是咬著褲管不斷拉扯,「好了Yuli……Yuli。」喚著令自己心裡沉重的名字,用手指很輕很輕的、摸著黑貓的小腦袋。
 
  「夏維曦,你给老子聽好。」把Yuki也抱了出來,想想心情還是很不好。他討厭公事、溝通、電話……總之是這類的東西,不管是誰的,「在我這裡就把你的工作收回去。我不介意讓YuliYuki先磨個爪子。」如果能順便磨磨對方十年如一日的兔子腦袋就好了。
  「Yuli很聰明呢,放開吧。」看著維曦將手指(雖然看起來怕怕的)放到小貓的頭上,終究還是先讓Yuli住了手。反正有進步就好了……是因為牠叫做『Yuli』所以才那麼排斥的嗎?
  「抱歉,習慣使然,我忘了有時差……」搔了搔頭賠笑道,順手將手機關上靜音、將企劃案扔回背包,反正夏維曦現在也是一肚子火的不想看到它,他等著回公司開罵……
  「芬蘭的……電話嗎?」不過還是很好奇,把兩隻小貓都抱回自己身邊,看著兩隻小貓已經開始昏昏欲睡的樣子,不自覺的勾起微笑,「很糟糕的樣子呢,對面的腦子有洞?」他可是聽的清清楚楚。
  「嗯,接替我在總公司職務的傢伙似乎一直沒有進入狀況,盡搞些烏龍。」夏維曦簡短的交代了一下,看著黎淵難得的笑容,心裡是一陣甜又一陣的酸。果然笑起來很好看呢。
  「職務交接……啊。」黎淵倒是沒有遇過這樣的狀況,畢竟自己名義上是屬於被管的那方。不過要是有天他的責編換人……還是不要想好了,感覺那並不是磨合期就能解釋的情況,「很辛苦的樣子。」
  「既然我想調來台灣這邊,這些事只好自己擔了。」夏維曦聳了聳肩表示不在意,提出職務調動要求的是他,他也不能抱怨什麼。
  「不過……還以為你會留在那裡。是故鄉吧。」黎淵無意識的摸著Yuli的背。其實接到那傢伙回國的電話的時候是真的很驚訝的,一方面是驚訝會選擇回國還打電話給他,另一方面是本身居然還記得關於夏維曦的事情。
  「我覺得,台灣才是我的故鄉。」夏維曦牽起了笑,看著被自己抱著的Yuki。相較於陌生的故鄉,他還是比較喜歡這個從小住到大的國家,更何況這片土地上住著他深愛的人們,特別是眼前的黎淵。
 
  「不過看來你的腦袋已經被芬蘭同化了呢?」指的是上次那束菊花的事情。和以前一樣,抓到機會就想刺個兩句。「台灣啊……我是覺得,在哪裡對我而言都差不多。」反正自己基本上足不出戶。
  「別記仇了嘛,小淵。」無奈的笑笑,明白這是對方的嗜好也沒有多做辯解。「有時間的話我可以帶你去逛逛芬蘭,風景很漂亮的。」
  「芬蘭……嗎?」
  見黎淵遲疑了下,顯然是不打算考慮的樣子。雖然是自己主動提出邀約,不過自然不是太期待對方會答應。
 
  看著黎淵對兩隻貓咪寵愛有佳(很顯然的對自己不太爽),而且還替貓取了「Yuli」這樣的名字……他難以言喻自己現在的心情,多半是棄械投降的氣餒,「我來幫忙養一隻吧,雖然可能得長時間寄養在你家。」
  「你要養?」黎淵有些驚訝的偏過頭看著對方,雖然知道對方不是會開玩笑的類型,不過他不是怕貓嗎……?
  不懂。
  「你都開口了,我也沒有一定得拒絕的理由。」笑瞇了眼,刻意隱瞞了自己也許只是為了多個藉口接近黎淵罷了。
  「那麼、Yuki?」雖然還是自己照顧就是了。「能一起照顧他們感覺很不錯呢,如果能順便治好你怕動物的毛病就好。」黎淵輕輕笑了出來,把睡著的白色小貓捧給對方。
  伸手小心翼翼的接過Yuki,夏維曦對於要養哪一隻並沒有特別的想法,不管怎樣都會讓自己心情鬱悶(大概是跟那隻貓叫Yuli有關),毛茸茸的小小身軀躺在掌心裡,溫熱的體溫如多年前抱過的不理人那樣,懷念之情在心底滋生。
  「唉、這麼容易治好就好了--」但是如果能讓黎淵多笑些,倒也值得。
  「Yuki很乖巧呢……至少我看起來是這樣。」不過如果沒有撿到他們……現在會怎麼樣呢。想到這點便克制不住的皺起眉。
  「反正一個人住……你來看他們也不會打擾到誰的。」好半响補上了這麼一句話。
 
  到底是不是寂寞,連自己都不知道。
 
  夏維曦不想打擾小貓的睡眠,所以沒有再去做撫摸的動作,Yuki也在自己的懷中縮成一團、睡得安穩。「我會盡量挑你沒工作的時間來的。」會突然想養貓,果然是因為寂寞嗎?--不由得羨慕起可以陪在黎淵身邊的貓咪們。
  黎淵故意把Yuli小小的身體翻過去把他弄醒,接著用手指不斷戳著小貓柔軟的腹部,看著Yuli想拍掉自己的手指的樣子就覺得很有趣,「我的工作和日常是混在一起的,要來的時候記得打電話。」存稿好像還有一些,先丟那些給編輯好了,反正多開幾個系列也好。
  夏維曦習慣性的抬手看了看錶,驚覺時間不早,輕輕的將手中的Yuki放回紙箱中,「我會記得先知會你的,是說小淵時間不早了,早點去休息吧。」
  結果被Yuli咬了一口。黎淵輕輕的把Yuli放回箱子裡,「啊……這個時間我應該要工作的。」自己的習慣過了很久也沒有改,總是半夜才把工作拿出來寫什麼的。聽了黎淵的話之後夏維曦微微蹙起眉,「明天早上要出門,先去休息吧,不然會頭痛的喔。」
  「……說是這麼說,不過我通常是早上才睡的啊。」黎淵抓了抓頭,有點苦惱的樣子。是說自己到底有多久沒有在中午以前起來了啊……沒人管之後連時間都緩慢起來的樣子,他也沒有很注意。
 
  「不過會吵到他們的……喏、走吧,你該不會真的打算睡沙發吧?」按照他十年前的印象,對方大概會在自己睡之後開始工作吧。而夏維曦腦中迅速round過明天開會的agenda,撿起被自己隨意放著的外套,「我睡沙發就行了,別太麻煩了。」反正也常常工作到直接睡工作室地板……
  「睡沙發會摔下去。」黎淵很認真的說道。自己前幾天就是趕搞趕到直接睡死在沙發上,結果三次裡面兩次摔下去,很痛。「直接睡我房間就好了吧?反正床很大……還是你會認床?」
  「不、我不會認床……」這下自己到底該怎麼推託好?
  說了要工作的話,黎淵絕對會生氣,睡習慣沙發了這總話怎麼聽都是假話,但是也想不到什麼適合的理由……總不能明講自己辦不到吧?
 
  「……你不介意兩個人一起睡?」最後掙扎。
 
  「不會認床就好了啊,猶豫那麼久幹什麼。」黎淵挑了下眉,「我不介意啊……你介意?介意什麼?」不能理解夏維曦的想法,以前也不是沒這樣過吧,有關係嗎?
  「啊、還是你比較想跟小貓們一起睡?」
  「沒、沒什麼……」夏維曦偷偷的在心裡嘆了口氣,伸手將夾住側邊頭髮的髮夾拆掉,隨手揉亂了頭髮,將手機塞進外套口袋,走到黎淵身邊,「走吧去休息了,房間在哪邊?」
  大概會是個失眠夜吧。暗忖。
 
  「唔、」黎淵把綁頭髮的橡皮筋扯下,隨便的丟到地上,「走吧。」很自然的抓著對方的手往自己的房間走。
  對不起了兔兔(黎淵的抱枕,等身高的綿綿兔),今天會擠一點。偷偷在心裡跟自己的娃娃道歉。
 
  看著黎淵毫不在意的拉著自己的手走向臥房,甚至自顧自的坐上床、抱起放在床上的娃娃(其實維曦有些驚訝黎淵有這樣的習慣),也只能摸摸鼻子的走到床鋪另一側坐下。
  忍不住想起十年前的時候,那真是段快樂的記憶。
  「Hyvää yötä.(晚安)祝好夢。」夏維曦輕聲道,背過黎淵、面朝外側躺下。
  「真該跟你說只能講中文,講芬蘭話誰聽的懂……」出於習慣的磨蹭了下自己的兔子,「那、晚安。」

  黎淵伸手往上找到電燈開關,熄燈。


  ※1 關於維曦不怕不理人(貓)的故事請見:
失去的勇氣
  ※2 YULI音同悠里,黎淵的前男友。

  3 范安河,不理人(貓)的飼主。維曦跟黎淵以前的鄰居。(友人的角色,謝浮容><)



Free Talk
六千近七千字,我整理到,快吐。(躺平)
不忍說接這次的內容的時候,我不知道向親家母哀號幾次了(欸
幹嘛這樣虐維曦QQ!!!!!!!!!!!!!!!!!!!!!!!!!!!!!!!!!!!
唉,不過也是從此開始我都嗆維曦不是男人(what
然後因為有些是玩角噗時跟鄰居互動衍生出的互動,大家可以SKIP掉沒關係,不是什麼關鍵劇情(爆)

唉,希望有時間寫十年前的他們,嗯。
在我還沒補完前,建議邊食用邊配著人設看Q_Q

謝謝閱讀T_T!

By 禕鏡 2013.12.11 10:18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