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98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原創BL】兔子與貓相逢的那一天:01、關於芬蘭人的浪漫


  01、關於芬蘭人的浪漫
  老實說接到電話的那瞬間黎淵是有些錯愕的。
  現年27歲的他,自從搬離銀河社區後,基本上就和所有的室友斷了聯繫,包含曾經一起膩在一起的悠里。
 
  『……喂?……真的是小淵嗎?哇你接我電話了……對,啊我回台灣了,你現在住哪裡……那麼等會見!』
 
  是說的確有耳聞那隻兔子高中畢業之後就回芬蘭念大學了,不過在那之後……這幾年仍舊持續貫徹著家裡蹲宗旨的黎淵把自己長長的頭髮往後撩撥,看著自己面前的筆電。
自己竟然會很直接的告訴他地址也真是奇怪的事情。
 
  經過十年並沒有多少長進仍舊把拖稿當成人生義務的黎淵看著面前的稿子--編輯說兩天後要看到進度,但事實上他寫不到兩章--接著很乾脆的關了電腦。
稿子什麼的讓他見鬼去吧。
 
  叮咚--
 
  「……」順手把頭髮紮成簡單的馬尾,黎淵戴上跟著他十多年的眼鏡,懶洋洋的打開門。
  迎面而來的是一束非常漂亮的--
 
  菊花。
 
  「小淵!我從芬蘭回來了!好久不見!」
夏維曦十年如一日的燦爛笑容從一大束花後頭嘆了出來,衝著黎淵就是一個勁的笑。
  「小淵還是跟十年前一樣都沒什麼變呢!這是禮物!」
 
  接著黎淵碰的一聲當著維曦的面把大門甩了上去。
 
 
  「咦小淵為什麼要甩我的門!!我聽說菊花有高潔的意思才買來給小淵當禮物的啊!!小淵!!」
  維曦慌張的聲音自門外響了起來。
 
  黎淵在門內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

  ……他回芬蘭的這幾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淵──」夏維曦仍在門外拼命敲著,絲毫沒有反應過來對方甩門的原因。大學畢業後又在芬蘭滯留了幾年,顯然一時還無法意識到自己現在在台灣的事實--不過倒是還講著標準的中文,令人意外。
 
  最後黎淵受不了的重新打開門,劈頭就罵,「白痴夏維曦,誰跟你講菊花是拿來送人的!?」來人這時聽著對方的話,愣了足足五秒鐘有,才終於想通了黎淵話中的意思跟方才的舉動。
  「咦、啊?……對、對不起小淵我不是故意的--!」連忙將手中的花往自己的背包裡塞。
  「過了這麼久你的兔子腦不但沒跟著長反而縮水了嗎?」邊唸著邊讓夏維曦進來,「菊花是拿來用在什麼場合的你到底有沒有點常識啊。」
  「Anteeksi.(抱歉)在芬蘭待久了,很多習慣跟喜好不同,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嘛。」夏維曦賠笑著,對於自己會犯這種錯感到唾棄,都住台灣多久了?
  「我看你是把腦袋留在芬蘭沒帶回來。」黎淵關上門示意對方隨便坐,而自己懶懶的躺回最愛的沙發上。
  「一回國還要忙工作的事,別這樣說嘛。」苦笑道,走到單人沙發坐下。
 
  「小淵,你現在一個人住?」之前的室友……?
  「嗯,離開銀河社區之後就是一個人了。」簡單的帶過。
  夏維曦聽到對方的回答有些驚訝,抿了抿唇試圖說些什麼,但是又自個兒轉換話題。「這樣啊,那麼最近過得好嗎?現在從事什麼工作呢?」
  「就目前為止,沒有餓死的危機。」不過出門的機會倒是越來越少,畢竟討厭人群也不善交際,「現在的話…作家。」抬起手指著書櫃上的一排書,全是編輯在書出版時寄過來給自己的。
  「哇!真厲害,不愧是小淵。」站起身走到書櫃前看著那排書,不過因為很久沒有接觸中文,沒有拿出來翻看的打算,也不好意思亂碰別人的東西。「不過你還是要多注意身子呢,別太操勞了。」雖然夏維曦自己現在的工作也沒好到哪。
  「業界可沒有這麼輕鬆。」黎淵有點諷刺的笑了笑,但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打算。太過年輕就成名什麼的,光要應付後頭的忌妒就已經快喘不過氣,要不是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他老早就離開文壇了。
  「不過能夠從事喜歡的工作,很值得開心呢。」雖然不是完全了解黎淵的近況,但是在每一個職場理,都必定有他的難處。
 
  「我想睡的時候就會去。倒是你呢?」怎麼說都算是以前有點交情的朋友,出於義務性的他還是決定問問對方的狀況。
  「我嗎?之前是擔任藝術總監,不過回台灣之後,大概要從普通的設計師開始了吧。」夏維曦微微的笑了笑,隱約可見眼睛底下黯沉的眼袋。
  「藝術類的工作不是在跟自己的生命過不去嗎。」雖然身為作家好像也是這麼回事,不過藝術類的工作應該比自己更辛苦吧。
  「嗯……有時候三四天不睡趕稿件是常態,從事這工作比較怕的是顧客不滿意,要一直反覆修件。」而且夏維曦還是從事出版相關的。不過這他沒有要說出口的打算。
  「是這樣啊。那跟我截稿前一個禮拜的日子差不多。」果然同質性很高。
  「呵呵,畢竟同樣都是創作者嘛,我有時候工作到最後,手都會像分離了一樣的毫無知覺呢。」尤其是同時有好幾個案子在手頭的時候,那真的不是人幹的……
 
  「算是吧…Shit,兩天後編輯要來看進度。」剛剛一不小心就忘了……
  「欸?那我這樣不是打擾你工作了嗎?」夏維曦緊張的問道,搔著頭髮滿臉尷尬,自己似乎應該離開,但是他還跟黎淵聊聊呢……
  「算了,其實也沒差。離截稿日還有一段時間。」有時候還真不懂自己的責編,明明新書前兩個禮拜才上市的現在就開始催另一部的書……
  「沒打擾到你就好。」夏維曦看著排列整齊的書本,讀著上面的書名跟作者名--不管怎樣都不會遺忘的兩個中文字,輕輕的牽起了笑。
  「會打擾到我的只有你不經大腦的舉動。」撐起身體翻了翻剛剛順便收進來的信件,「偶爾寫書也會寫到不知道在寫什麼,要寫後記的時候老是一片空白……奇怪,我不是說我不參加簽書會的嗎……」看見編輯寄來的通知信,煩躁的抓了抓頭髮。
  「唉呦,都說我不是故意的……」重新坐回方才坐的那張單人沙發,看著黎淵不悅的盯著手中的信,「你都不參加簽書會的嗎?」他是能理解他不想參加的理由,不過出版社那邊會允許嗎?
  嘛,自己只負責美術設計,這種行政相關的事怎麼可能知道……
 
  「當初談過條件了,所以可以……本來應該是這樣的。」黎淵越看編輯寫給自己的信心情越糟,雖然當初出版社跟他說沒問題,不過好像是讀者方的壓力?「這次好像鐵了心要我去的樣子……」完全就是一個只負責寫書的封閉作家。
  「出版社也有他們的難處嘛。」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倒是想像起了眼前人的簽名會會是什麼樣子的,經過十年彼此都蛻去了稚嫩,黎淵反到變得……漂亮許多?如果真有簽書會,會引起書迷暴動吧。
  ……不知道為什麼感到不太高興。
 
  「……也是。」編輯已經在這點上幫自己說了很多話,這次大概是真的扛不住了才會寫信來吧。「八月多……是要利用書展衝買氣嗎?」稍微掃過了簽書會的時間,「一想到要面對像猛獸一般的人群就打不起精神啊……果然還是推掉的好……」黎淵抬起頭,像是徵詢對方意見的看著。無法下定決心的話乾脆讓別人幫自己決定吧。
 
  「……如果覺得不想去做的話,就推掉吧。」
 
  一般來講這種時候的自己應該要表示支持,什麼挑戰自我、做點改變之類的話應該要搬出來才對(以前的自己或許會這麼說),但是他現在不想、也抗拒著說出這樣的話。
  將背抵上椅背,伸手抹了把臉。
  聽見夏維曦的回答,難得有些訝異的挑起了眉,「還真是意外會聽見你這樣的回答。」本來都已經做好了對方會鼓勵自己去的心理準備了呢。「這是回芬蘭之後的超進化之一嗎?」笑著調侃面前的維曦。
  「……可能是吧。」只有自己明白是為什麼,但是他不能說出口,就算自己現在不用像之前那樣有所顧忌,他還是不能提。
  此時脹滿胸口的感情是什麼--他太過清楚不過了。
 
  「原來我有變這麼多嗎?」夏維曦試圖含糊過去。
  「不過婆婆媽媽的個性還是沒變的樣子。」看著對方像要說些什麼卻又沒說的樣子,「以前你應該會叫我去吧。」黎淵自己也很意外為什麼會對十年前的事情印象深刻,但如果是十年前,他應該會鼓勵自己多接觸人群而不是一直當個宅宅才對。
  「說的也是,以前的我總是希望你不要只是待在屋理,也不要總是挑晚上的時間出來慢跑。」夏維曦用著懷念的口吻,敘述著彼此共有的過去。看著眼前人的臉龐與過去的記憶疊合,那雙熟悉的紫色眸子,仍是那麼閃耀。
  自己是變了--變得比十年前更膽小了,在某方面而言。
  「不過有些事是勉強不來的,盡力而為就好,我是想這麼想的。」
 
  「待在屋裡很好啊。」和十年前說出了同樣的話,「你還真是變了不少呢。老實說。」黎淵誠實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十年後自己也收斂了不少,至少嘴巴上是。不過他變的和自己的印象不同了,很多地方都是這樣。「這場不去的話遲早也得去下一場的吧……」煩躁的抓著頭髮。
  「不管怎麼變,我還是夏維曦啊。」牽起對方最為熟悉的燦爛笑容,將所有想說的一切吞之入腹--總會有可以說的時候的,至少不是現在。
  「還是隻兔子倒是正解。」語氣慵懶的給了一槍。
  「我都二七了還說我是兔子嗎?」失笑,看來這印象是根深蒂固了。
 
  「是說,有空的話、陪我去哪裡走走吧?回國之後一直都沒什麼機會呢。」
  聽見夏維曦說要出門走走眉頭又皺了起來,不過對方都說他剛回來了,拒絕好像太……「只去一下子。」妥協。
  「順便去哪喝個下午茶吧。」對於黎淵的答應感到開心,雖然不是什麼多麼重大的大事,對於自己來說已經難能可貴。
  「……我只接受直接去喝下午茶,但是要找人少的咖啡店。」得寸進尺了啊,這傢伙……站起身去房裡拎了外出的包包出來,「好像有點久沒出去了,除了倒垃圾以外。」站在門邊等對方。
  僅僅只是笑而已沒有多說什麼,背起自己的隨身背包、走到門口。至於要去哪間人少安靜的咖啡廳,其實、他早有準備了。
  「過了十年你這點反倒變本加厲了。」看著站在眼前略顯纖瘦的身軀,到底該怎麼強忍下想要擁抱的衝動--真想把眼前的景象拍攝下來、那逆著光的身影。
  「反正也餓不死也沒病,你沒資格念我。」理所當然的回應,看著夏維曦已經比自己高的體格,「倒是長的很高了啊…沒長到腦袋的都長到身高了嗎……喂,是要不要出去啊?」看著對方依舊站在原地,不耐煩的出聲。
  「我也沒有要念你什麼,反而是你在念我吧。」夏維曦跟著走出了門口,沒有得按奈下伸手握住黎淵的手的衝動,「我們走吧。」衝著對方就是一笑。

  「……等等你抓著我的手幹什麼。」對方燦爛的笑容讓自己楞了一下,結果就這樣忘了甩開,「算了,走吧。」



Free Talk.
各位日安,久違的更新ry
不好意思這是篇舊文,最後想想為了劇情的完整性還是打算先補上來再說了。
補上來的部分是兩人分開十年後的重逢到開始交往的部分~
修改了對話的順序,畢竟角噗的模式跟文章還是有些微的不同,為了方便閱讀所以花了點工夫調整!
這個總字數比自己一個人寫還多啊(ry

最近比較沒有時間攥稿,所以就決定先把整理這系列的安排往前挪了點了><
不好意思等更新的各位Q_Q

能有這個系列真的要好好感謝親家母,沒有你就什麼都甭談了Q口Q!!

希望大家還喜歡曦淵!謝謝閱讀TAT!!!!

By 禕鏡 2013.12.10 08:24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