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83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原創BL】兔子與貓:關於剪髮


  有些事情是會週期性的發生,避無可避。
  自從交往以後並且開始同居之後,黎淵才想起有一件事是十年前的自己知道的、十年後卻忘了個精光:夏維曦非常討厭剪頭髮。
  而且不是普通的討厭,這個討厭會影響他的心情,從發現必須剪頭髮,一直持續到剪完頭髮,平常愛笑溫和的傢伙會突然像是被丟進了冷凍庫一樣,冷淡嚴肅不愛說話,像是一觸即發的移動地雷。
  雖然夏維曦心情差的時候會自己躲在一邊生悶氣、不會絮絮叨叨的說個沒完沒了,但是平常習慣了某個總是笑得沒心沒肺的人在眼前晃,突然消失在視界裡還突然擺起一張臭臉,怎麼想也是件詭異且令人心裡不愉快的事情。
 
  夏維曦會討厭剪髮:首先,是因為會被理髮師觸摸到,對於被陌生人接觸這件事本就有所牴觸的他而言,更是直往他的痛處踩;再來,是因為頭髮被刀子之類的東西剪短的瞬間,那種感覺讓他渾身不舒服。所以他總是讓頭髮長到肩胛骨左右,妨礙到工作之外還被人誤會性別時,才會心不甘情不願的前往理髮廳。
  頭髮隨便怎樣都好,但是也完全沒有考慮過要自己動手,要他拿著剪刀往自己的頭髮剪下去這種事本身不管怎麼想他都不可能會去做,所以就成了一種惡性循環,厭惡、剪髮,再繼續厭惡。
  或許應該去剃個光頭,夏維曦想道。但是那絕對不適合自己,也有違他身為設計師的美感。
  最後就是,成了夏維曦一如往常的準備著自己跟黎淵的午餐,端到餐桌時卻是沉默且露出凝重表情,讓黎淵看了不知道該說是煩躁還是不自在的情況。

  真是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黎淵不耐煩的攪著戳著碗中的食物,平常會出聲制止別這樣對待食物的夏維曦很反常的什麼都沒說,藍色的眸子只是緊盯盤中食物,像是跟食物有仇似的用叉子狠狠的戳下去、送入口中用力嚼著。
  連一向最愛攻擊夏維曦褲子的小貓Yuli都不敢胡作非為,乖乖的跟妹妹Yuki在一旁吃著貓食,習慣了夏維曦平常的好好先生模樣的不只黎淵、連貓兒們都是。

  真是夠了啊。
  黎淵瞪著夏維曦,這傢伙剛剛竟然還用簡短並且冷淡的語句回絕了同事的吃飯邀約,可不可以別再這麼反常啊?
  任誰都無法想像那個看到貓狗進入到自己的視線範圍、還遠在五十公尺前就開始哀號的夏維曦,用著極其冷酷的嗓音說著「沒空,再見」就掛掉電話的?
  ……真是讓他渾身不舒服。黎淵隨便的吃下幾口食物,心裡想著這兔子別再做些違反常理的事情了,他絕對沒有那個耐心陪這傢伙胡鬧這麼久。
  結果在聽到夏維曦這個平常說話遣詞從不帶髒字的傢伙對著電話那頭罵了個F開頭的單字之後,黎淵只能對那些不識時務挑這時候打電話來的傢伙冷笑幾聲……

  因為專注在吃飯上而先一步吃完的夏維曦,仍然一反常態的一句話都沒有說,看得出他停頓了會兒像是在思考該說什麼似的,但是也許心情煩躁的什麼都不想說?總之他把碗盤放進水槽之後,就去客廳拿起企劃書看。
  不過就是剪個頭髮嘛?黎淵不耐煩的看著坐在客廳沙發的背影,咋舌了聲,放下早就吃不下的餐點,到自己的書房去、隨意的拿了把剪刀就走到夏維曦面前。
  感受到眼前多了個人影而抬起了頭,看見黎淵蹙起眉頭直盯著自己瞧,夏維曦心情再不好也不比同居人的情緒要來得重要,搔搔頭、似是試探的問道:「……小淵?」

  「我來幫你剪頭髮。」
  「欸……?」黎淵的一句話讓夏維曦突然難以消化,他不知道這是對黎淵的決定而感到驚訝,還是對剪頭髮一事的直接排斥?黎淵也不等他反應,直接抓起披放在夏維曦肩上的金髮打量著。
  「怎樣,剪不剪?」黎淵逼問道,而夏維曦內心正展開一場拉鋸戰。
  黎淵不是什麼陌生人,是跟他最最親密的戀人兼同居人,那麼厭惡的第一個理由便不成立,但是第二個理由卻是怎麼樣都不可能解決的,不論是誰執刀都一定得先體會那樣令他渾身不自在的感覺……

  夏維曦在內心掙扎,黎淵倒是頗為新奇的在打量夏維曦的頭髮,西方人的頭髮相比他這個東方人的較軟較細,而且比起他這是後天染的,夏維曦是與生俱來、最自然的金色髮絲,沒有經過任何人工染料的洗禮,最純粹最單純的金色……想到這傢伙完全沒有補染色的需求就忍不住想拔他幾根頭髮。
  不過,夏維曦如果染成別種顏色……光想像就頭皮發麻,還好這人不會這樣打算。

  最後,在夏維曦內心仍有動搖,黎淵半是脅迫的情況下讓黎淵執刀,雖然沒有實際經驗但是去美髮廳總會看見設計師的動作,所以黎淵也就依樣畫葫蘆的幫夏維曦剪短頭髮,說不上完美但是也不像是個外行人的成果,只是看在夏維曦眼裡也不太在乎就是了。
  久而久之,夏維曦雖然仍會因為要剪髮而感到心煩厭惡,但是不用去美髮廳這點,倒是讓他鬆了口氣。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