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98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七夕情人節賀文】指定短打5篇




   [ミン蒼]
  木屐踩踏在石階上發出喀喀喀的清脆聲響,手裡拿著方從祭典買來的扇子,久違的返家讓蒼葉的心情十分雀躍,雖然是巧合,但是想起正逢這樣熱鬧的時節仍讓他感到興奮。耳邊能夠聽到屬於祭典熱鬧的吵雜聲跟鼓聲,對於煙火的期待讓蒼葉忍不住加快了腳步。
  「ミンク,這邊這邊!」如同出遊的孩子般興奮的向ミンク招手,還有幾分鐘祭典節目最高潮的煙火秀就要開始了,蒼葉可是事先查好哪個位子的觀賞角度最好,當然不可以錯過難得的美景。
  ミンク緩步踏上階梯,對於他而言和服跟木屐都是第一次嘗試,有些不自在的拉了拉袖口,雖然不至於像蒼葉那麼樣的興奮,但他也稍微感到了新鮮和有趣。看著蒼葉滿是期待緊盯著天空,ミンク也跟著抬頭看了眼綴滿星星的夜色,與祭典的熱鬧是完全不一樣的寧靜。
  先一步在山壁邊坐下,望著蒼葉纖瘦的背影,看著那淺藍色的髮與夜色交織成另一種色彩,然後蒼葉回過頭,朝著自己笑了笑,跟著也坐到自己的身邊,手指指著天空直嚷著:「要開始了喔!」
 
  煙火在深藍色的畫布上染上許多不同的炫爛色彩,五顏六色印入他和蒼葉金色的眸中,蒼葉將身子悄悄的挪近了自己,低下頭、看見蒼葉帶著滿足與快樂的臉龐,開心的說著今年的煙火還是一如往常的漂亮云云。
ミンク輕輕勾起了笑,將染上煙火色彩的這一幕記在心裡。
 
  ──你的笑容,是世上最美的風景。──
 


  [柯凱]
  用手指捏著杯口,搖晃杯身,冰塊撞擊著玻璃杯發出清脆聲響,將杯沿抵在唇邊、啜了口杯中紅酒,然後拉過坐在自己腿上的凱倫貝克,用吻的方式將紅酒餵給對方,些許的酒液順著頰邊滑下,唇舌交纏,掠奪彼此的呼吸。
  「堂堂二當家在心急什麼呢。」凱倫貝克瞇起眼,臉頰因激吻而泛起淡淡紅韻,伸出手臂繞上柯布脖頸,用臉輕輕蹭著,單手扯開柯布繫得漂亮的領帶。
  單手摟著凱倫貝克的腰,拿著酒杯的手仍維持著搖晃酒杯的動作,嘴邊勾起的壞笑正盤算著要餵幾口酒才能將懷中人給灌醉,看著那雙眨著迷濛色彩的眼眸,索性將酒杯湊近凱倫貝克的嘴邊,誘使其喝下去,並且在對方敞開的鎖骨上啃咬。
  那麼,就讓他來好好享用今晚的「宵夜」吧。
 


  [黎嚴]
  黎子泓對於節慶的觀念不強,就連返家過節也要接到休假的通知才知道又過了一年,或者是他只會留意某些社會案件會大增的特殊節慶,因為那代表著有更多的訴狀要寫跟現場要跑,無止境的案件調查。
  所以嚴司自然放棄用電話預約的方式,他從未期待他這前室友兼情人腦子裡會有多少浪漫細胞,能夠在看見日曆想起今天是什麼節慶就值得他歡呼尖叫了。
 
  一推開黎子泓辦公室的門就看見對方在跟他家書記小弟交代什麼事情,得到對方白眼才自己主動往一邊的沙發坐去,就等著黎大檢察官將工作告一段落,這樣他才可以把人給外帶到楊德丞餐廳大吃特吃!
  「阿司。」正當自己還在盤算著怎麼敲詐自家前室友的時候,低沉的嗓音自自己身後響起,嚴司抬起頭就看見黎子泓已經穿好西裝外套,拿著公事包準備下班的模樣,「走吧。」又補充了一句。
  「咱們的黎大檢察官今天竟然準時下班?」嚴司露出誇張的驚訝表情配上滑稽的動作,趕緊從沙發上起身,追上黎子泓的腳步,「等等是不是要下紅雨了還是明天太陽會從西邊升起?」
  黎子泓難得沒有出言反駁什麼,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知道是誰在我的行事曆上用紅筆圈起來?」然後用車鑰匙打開門鎖,率先坐進駕駛座。
  嚴司勾起了笑,帶著愉悅的心情盤算起該先從哪裡開始佔他家大檢察官的便宜。
 


  [凜遙]
  松岡凜在與七瀨遙開始交往後,才真正意識到他最大的情敵不是任何圍繞在對方身邊的人,而是一種由氫和氧組成的無機物──水。
  看著七瀨回覆的簡訊表示他這周的時間都要用在游泳上的時候,松岡已經不知道他到底是該生氣還是該抓狂(或許兩者一起?),那傢伙到底有沒有在跟他交往的自覺?甚是煩躁的抓亂了頭髮,最後決定脫去運動外套,藉由慢跑來轉換自己的心情。
  在跑了四十分鐘之後、再度經過自己所住的宿舍大樓時,熟悉的身影讓自己忍不住停下了腳步,穿著不屬於他們學校的制服、背著書包,松岡很肯定那就是他所想的那個人,但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遙!」
  在對方聽到呼喚轉過身來時松岡更加肯定,二話不說直接往七瀨的方向跑去,喘著氣、微蹙起眉,說話有些斷斷續續,「為什麼在這裡?」
  七瀨伸手在背包裡摸索了一陣,然後拉過松岡的手將什麼小小的東西放在手心裡,然後低垂著頭,隱隱看得出泛紅的臉頰,「真琴說什麼,情人節要送禮物表達心意……」松岡看了眼那個小東西,是個以手雕製作而成的鯊魚吊飾,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伸手抓過遙、將人拉進自己的懷裡。
  為了準備禮物而謊稱沒空的情人,這是犯規的吧?
 


  [尊猿]
  面對那個一大早就把自己當抱枕使用的自家老大,伏見猿比古不知道是第幾次想要拿小刀往對方身上刺。周防尊像個自然發熱體,背部緊緊靠著對方的胸膛,就像貼著個大暖爐,熱得他汗水直流,在這樣的炎炎夏日實在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燥熱加上煩悶讓他的心情惡劣到極點。
  要不是聽說了今天是他的生日,他絕對不會輕饒周防。
  試圖挪動自己的身子變換姿勢,意外觸碰到那隻攬著自己的手,粗糙的感覺引起了好奇,伸手抓住那比自己的要稍大點的手掌,因為沒有戴眼鏡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手指卻能清楚感受到不符合周防年紀的粗糙跟傷痕,不管是剛結痂了的新傷還是癒合一陣子的舊傷,數量之多幾乎不滿的整個手心。
  伏見說不上自己的心情是難過還是生氣。
  周防在他心裡的形象一直是站在吠舞羅頂端、擁有強大力量的男人,從來沒有想過原來他身上也會有這般醜陋的痕跡,不如他平時的威風凜凜。撫摸著那雙手不小心出了神,直到自己的手反被緊緊握進粗糙的手心裡才意識到身後的那人已經清醒。
  「怎麼了?」甫睡醒的嘶啞嗓音在耳畔響起,溫熱的吐息令自己忍不住縮起了身子,「……沒什麼。」將臉往枕頭裡埋,聲音悶悶的。
  「喔?」周防放開握住的那隻手,再次伸手用力攬住懷中人,伏見起先還有些掙扎,最後想到了什麼,停下了動作,用著很小很小的聲音開口,「……生日快樂。」
  「呵。」
  周防輕笑著,然後在伏見白皙的後頸落下一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