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3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Free!】隨筆短打集中地


    【凜遙】[原噗]
  「是要我說幾次才夠,假設語氣要用現在式取代未來式。」
  七瀨遙看著眼前的英文習題,露出一臉厭惡的表情,不甘不願的用著橡皮擦擦去錯誤答案,松岡凜在一旁與其說是指導、更多的是挑釁:「瞧你寫得這麼慢,什麼時候才能去游泳啊?」
  提到痛處,更是將不悅的情緒發洩在使用橡皮擦的力氣上。
  「那個……release怎麼拼?」
  「啊?什麼字?」夾帶濃濃日本腔調的release讓松岡無法分辨到底是哪個字,不停的思考起英文哪裡有這麼莫名其妙的發音。
  「就『發行』那個字。」
  「Publish?」
  「R開頭的那個。」
  「……你再念一次。」
  「Re……呃……」七瀨話說到一半,松岡突然將手指塞進他的嘴裡,按著他的舌頭,「R的音舌頭要捲起來!」
  像醫生檢查一般壓著舌頭讓七瀨幾乎無法講話,抵抗的結果就是手指指腹不斷被軟舌磨蹭,牙齒也在他的手指上留下齒印──看在松岡眼理,根本是另一層含意的引誘。
  「是你自找的。」
  抽出手指,這次讓七瀨說不出話來的原因,是奪去呼吸的唇舌交纏。

  ★偷偷炫耀友人繪製的條漫版→
LINK







  【凜遙】[原噗]
  印在紅色眸子裡的色彩是完全不同的藍色。
  幼時的記憶究竟還記得些什麼連他自己都不太肯定,那抹印在心底眼底的藍色異常的清晰,一如潛入泳池中所能見的唯一色彩,睜著紅色的眼睛、只看見了藍色。
  彷彿他的世界只剩下這麼一個色彩。
 
  孩提時期的自己是被什麼給吸引了視線?停駐在另一個同齡的孩子身上?
 
  站在室內游泳池二樓的觀眾席,松岡凜倚靠著欄杆,視線落在底下的泳池邊,那抹直挺挺站在出發的高抬上,隨著口號彎下身子、身體以一個漂亮的圓弧落入水中,激起片片水花。
  悠游於水中的身姿一如記憶中的敏捷流暢,還有僅屬於那人的優雅自在,就像深愛大海的海豚一般。
 
  那樣的藍色,映在他的眼中卻異常刺眼。

  無法明白由心底而升的煩躁感是從何而來,與當年毅然決然的選擇到澳大利亞留學的內心浮動,那激起他內心波動的源頭他找不到也看不到,他唯一能想到的,只有帶著受傷色彩的水藍。
  襯著櫻花花瓣紛飛,水藍色顯得異常悲傷。
 
  明明是充滿笑聲的童年記憶,烙在心底的卻只剩下擦肩而過時,那聲滿懷不安的呼喚。
  他仍未無法知道,自己在那人的身上,留下了什麼樣的痕跡,正如同那人帶給了他什麼亦帶走了什麼。
  那雙映著藍色的紅色雙眸,仍舊追逐著未解的答案。
 
  --而他本人,渾然未覺已經深陷泥濘之中。








  【凜遙】[原噗]
  你很難得的做了個夢,夢中有個紅髮的孩子。
  周遭被藍色包圍,那個孩子一如你記憶中的那個模樣,低垂著頭,用手抹著臉,低低的啜泣聲充斥著自己的耳膜。
  他在哭,哭得很傷心,這樣的訊息在你的腦海裡不斷徘徊,但是你卻不知所措的立在原地,看著瘦小的身軀顫抖著。
  直到你發現那個孩子用著沾滿淚水的臉龐看著自己,紅色的眸子不再耀眼,充斥著悲傷,你才終於意識到自己應該做些什麼,心臟隱隱絞痛著,缺氧般的使你必須大口喘息,明明是很小的一段路但你卻走得艱辛。
  你想開口呼喚孩子的名,卻怎樣也發不出聲音。
  你慌了,而孩子還在哭泣--

  最後你猛然驚醒。
  孩子哭泣的畫面讓你一時之間無法反應,下意識的想要起身才注意到自己的腰被另一股力量牽制著,低下頭才想起夢中那哭泣的孩子,如今早已長大並且就在自己的身邊。
  你移動身體的動作實在太大太猛,使得本應熟睡的人漸漸轉醒,昏暗中你仍能看見那雙漂亮的紅色眼睛,帶著些微不滿的嘶啞嗓音問著「怎麼了?」。
  不等你的回答,他先一個動作將你重新攬回懷中,雙手繞上你的腰,聲音悶悶的說著「睡覺」又必上了那雙漂亮眸子。

  你淡淡的說,「……哭多了眼睛會疼的喔。」
  得來的是對方不悅的一句「囉嗦」。








  【真凜】[
原噗]

  ◎間接接吻
  最後一趟五十米蝶泳。
  結束今天的訓練,凜坐在泳池邊喘著氣,冰涼的水瓶貼上自己的臉頰,嚇了一跳,回過頭迎來真琴溫和的笑容:「休息一下吧?」手中拿著的是一瓶礦泉水。
  想也沒想的接過喝了一口,卻在聽見真琴無心的一句話後差點噎著了自己。
  「啊、我拿成自己的給你了!」
  「……!」
 
  ◎沒有他你會看著我嗎
  凜搭著欄杆,由體育館二樓看台向下望,真琴正笑著對遙說些什麼,一邊還遞上乾淨的毛巾,互動活像熱戀中的情人般親密。
  「搞什麼……」煩躁的抓了抓頭髮,放棄將視線停留在那兩人身上,強忍著什麼瀕臨爆發邊緣的情緒,走進樓梯間後,沿著牆坐了下來,蜷縮著身子、將臉埋在雙膝之間。
 
  如果自己早一些認識真琴,那雙綠色的眸子是否會映著自己的身影?
 
  ◎放不開的手
  凜的個性很倔,從來不說寂寞。
  真琴都有注意到,那雙紅色的眼睛總在訴說著什麼渴望能夠傳達出去,但是想要表達的同時卻也害怕會被知道,腳步躊躇著無法提起勇氣。

  所以,真琴放不開那雙手,放不下孤單的鯊魚。







  【松岡兄妹】[
原噗]

  入秋的之後氣後轉涼,江搓了搓被風吹涼的雙手,天氣雖冷但是是個出外的好天氣,久違的跟哥哥相約逛街,讓她忍不住東張西望起來,尋找著熟悉的高大身影。
  「喂,江。」
  「哥哥!」
  聽到自家哥哥聲音呼喚著自己,江立刻小跑步奔到凜的身邊,忍不住嘟起嘴抱怨道:「哥哥好慢!」,凜只是拉了拉帽子,撇撇嘴,「別像個要跟男友去約會的女孩子一個樣,走了。」然後轉過身就邁開步子。
  趕緊跟上凜的腳步,江又呼喚了聲:「哥哥!」
  「幹嘛?」
  「作為賠償,哥哥請我吃蛋糕!」
  「啊?你在說什麼啊?」
  「不管!哥哥請客!」
  「嘖,真是麻煩。」
  凜蹙起眉頭,放任江從身後抱著自己,故意加快了腳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