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03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原創BL】當計程車司機碰上牛郎。04

 
  【人物設定】

●廖季賢,25歲,172CM
外文系畢業,打算先就業再來考慮繼續深造的事情,暫以計程車司機一職維生。
 
●李少傑,27歲,185cm
花名為Jed的牛郎,在朋友經營的店裡工作,實則一名服裝設計師,但是愛玩的個性讓他選擇身兼二職且樂此不疲。

  【04.】
  將車開回公司停放,確定四扇門都有鎖上就將車鑰匙交給負責管理的人,提起自己放置在置物箱裡的背包,到一旁的停車場找尋自己的機車。今天我排班比較少,所以難得可以比較早下班,最近在思考是不是該回去念書了,打算先去書店看看相關書籍。
  踏進離火車站最近的那間大書店,朝著專賣考試用書的樓層走去。距離從知名國立大學外文系畢業後已經大概有兩年多的時間,其實剛畢業的時候家裡人都很反對我決定先工作再繼續進修的打算,說學費完全不用我擔心云云,但是我自己是比較想要在職場上打滾過幾年之後再來做打算。
  外文系畢業的學生能做什麼樣的工作我心裡有數,在這個外語人才飽合的年代,就連一個國中小的英文老師都是個難求的缺,更別提是翻譯、口譯或是從事學術研究的人員,難道真的要去當補習班的老師嗎?還是導遊?外交官?
  在整個樓層隨意瀏覽了一下索性放棄,最後在一樓的原文書櫃挑了一本熱門小說就到櫃檯結帳,當初會選擇讀外文系也只是因為我喜歡英文、喜歡閱讀原文書,在沒有其他興趣的情況下才選了這個科系的。接過書店店員包裝好的紙袋後,我走出了店門。
 
  「季賢!」
  正當我打算往停放機車的位置走去時,聽見熟悉的聲音呼喚著自己的名字,回過身就看見李少傑拖著行李廂朝我跑來,活像是個發現寶的孩子似的,他笑著說:「今天沒有上班嗎?」
  「我今天的班比較少。」我回答,看了眼他的行李廂,我好奇的問:「你剛回來?」
  「啊、是啊我剛到,就是之前簡訊跟你說過的,我姊結婚了,我作弟弟的怎麼可以缺席?不過我媽塞了好多不必要的東西到我行李裡,真是重死了……」他邊說邊抱怨,然後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開口:「啊季賢,你要回家了嗎?要不一起去吃頓飯?」
  我抬手看了眼手錶,等等回家八成只會隨便買個什麼吃的回去,點點頭說聲好,他立刻開心的說「這附近有間店我很喜歡,我們去那吃吧!」就拉著我前進,我只好苦笑著說會被行李廂絆到、不要拉著我,他才有些不甘心似的放開了手。
 
  一路上都有女生對著他竊竊私語或是多瞄幾眼,今天雖然打扮穿著很簡單,但所謂的天生麗質嘛,他的五官本就深邃英俊,身材高又壯,要不是他親口跟我否認過,我還一直以為他是混血兒呢,這樣的帥哥哪個女孩子會想放過?不作模特兒還真是可惜。
  思及此,我下意識的靠他的方向走近了些,而他只是對我輕輕一笑,我忍不住低下了頭不跟他對上視線。
 
  就在要過一個轉角的時候,突然有人從我後面拉住了我,我疑惑的往身後一看,是一個我覺得挺眼熟卻不認識的陌生女孩,她有些緊張的說:「那、那個,司機先生,我是之前那個讓你特意送去醫院的那個客人……」
  「啊,原來是妳,身體狀況好多了嗎?」
  「多、多虧你即時把我送到,正在恢復當中,上次沒能好好跟你道謝,所以……」
  「不用客氣,沒事就好。」我笑笑的說,原本一直安靜站在旁邊的李少傑突然拉了拉我的衣襬、像是在催促著我,我趕緊對女孩說:「我跟我朋友還有事,那我就先走了。」
  「啊好、不好意思打擾你了……」她微微鞠躬就立刻轉身朝反方向離去。
 
  接下來一直到進了飯館之前他都沒有說話,我看著他不知道在思忖著什麼也不好開口,還好沉默的時間沒有很長,點完餐之後他終於開口說話:「剛剛那位是……客人?」
  「啊、你說剛剛那個女生?」我接過服務生端來的水,啜了一口,「幾個禮拜前吧,她在火車站攔車,但是在快到她的指定地點之前她就說身體很不舒服,看她臉色蒼白我才趕緊調頭往醫院去,直到她領完藥之後我才送她回家,當時真嚇了我一跳呢。」
  「這樣啊……」他低頭看著水杯,嘴裡又念著「那副神情很顯然是喜歡你啊」之類的話,我急迫的想說些什麼卻又找不到適當著詞語,正當我還在努力組裝詞句的時候,他突然轉換了話題,像平常那樣閒話家常。
  用餐期間非常愉快,我們各自分享著最近發生的趣事,有說有笑。時間流逝的很快,吃飽飯後我陪著他到其他地方逛逛,還好他的行李廂不大個,不會太佔空間,但拖著笨重的它還是會累,天空已經由淺藍轉成橘紅,很快就要天黑了,我們才決定各自回家。
 
  「很可惜我今天沒辦法接你回家了。」看著他準備去攔計程車,我如此笑道,而他也裝出失望難過的表情說「對啊,虧我原本還很期待的呢!」,當我準備說聲再見,要往機車停放的地方走去之前,他突然拉住了我,將我抱在懷中。
  「和我交往吧?」低沉溫柔的聲音在我耳旁響起並且輕輕的吻著我的耳鬢跟臉頰,他的行為跟語言已經讓我無暇顧及我們正站在路邊,心跳的聲音大得我幾乎無法思考,臉熱得彷彿發高燒一般。
  「季賢?」見我遲遲沒有回答,他的聲音多了份緊張跟不安,這樣示弱的他讓我心生憐愛,我很小聲很小聲的說,嘴唇還輕輕顫抖著:「……好。」
  在被吻得窒息之前,我想起了他最初送我的那三十朵玫瑰花──「請接受我的愛」。

  TBC.


  其實我很想打上The End(被打)



















 
  ▮下面這一段原本是預定要寫進去04的,但是越寫越累贅就改成被乘客搭訕了,但是不發又心癢癢(喂)↓
   
  --


  才剛要踏進由他帶路的那間飯館,由個人影往我撲來,我險些因此摔到地上,「阿賢,好久不見了啊!」,熟悉的大嗓門讓我辨認出來者何人,我帶著吃驚的語氣反問:「悅晴?」
  「唔哇自從大學畢業後就很久沒見了啊,今天能在這裡遇到你真是太巧了,你也是來吃飯的嗎?那我們……唔哇!」當她滔滔不絕的說了一大串的時候,李少傑身手將「黏」在我身上的悅晴往旁邊一拖,聲音有些低沉的說:「季賢,她是誰?」
  「她……」我還來不及解答,悅晴就自己挺起身看著他說:「我叫梁悅晴,阿賢高中的同班同學兼大學同校同學,請問你又是何方神聖?」
  我趕緊介入這一觸即發、開始針鋒相對的兩人,雖然我不太懂是有什麼好生氣的……「悅晴,這位是我工作之後認識的朋友,叫李少傑。」悅晴聞言,開始用掃視的眼神把他渾身上下給看了一遍,活像是在檢視商品的商人一樣。
  悅晴突然拉住我,低聲的問道:「真的是朋友?」我點點頭,她帶著半是狐疑的眼神又轉過身,將一臉不悅的他也拉到一邊交頭接耳的不知道在說什麼,接著兩人像是達成什麼共識,兩人之間緊繃的氣氛和緩了,「阿賢,那我就不打掃你跟這位小哥用餐啦,改天我在跟你敘敘舊!」悅晴這麼一說就一溜煙的跑不見了。
 
  我疑惑的看向他,並且問道:「你們剛剛說了些什麼?」依悅晴的個性,才不會這麼簡單就被打發掉才是,結果他只是笑笑,推開了店門,「沒什麼,我餓了,我們快進去吧?」
  「好。」

  --

  什麼叫情敵變戰友(X) 少傑絕對是個大醋桶,季賢辛苦你了(喂)至於我現在還在掙扎這位女性友人該不該登場就是了(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