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83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原創BL】當計程車司機碰上牛郎。03


  【人物設定】
●廖季賢,25歲,172CM
外文系畢業,打算先就業再來考慮繼續深造的事情,暫以計程車司機一職維生。
 
●李少傑,27歲,185cm
花名為Jed的牛郎,在朋友經營的店裡工作,實則一名服裝設計師,但是愛玩的個性讓他選擇身兼二職且樂此不疲。

  【03.】
  跟李少傑說要當朋友之後,雖然互相交換了手機號碼,但是因為我上班時間不太能接電話跟回覆簡訊,偶爾的幾封簡訊也是類似「工作辛苦了」、「最近天氣真是多變化」這種近乎客套的問候,偶爾來電也常因為他臨時有事而匆匆掛斷。
  結果我對他的認識,大概只多了一條:是個大忙人。
 
  這天我值晚班,被指定到比較鬧區的地方候車,說是某幾間酒店有些客人喝醉了所以幫忙叫車,想到等等會滿車子的酒味我就忍不住想反胃,這時候有人開起了後車車門,我最好準備準備發動車子。
  「Jed這女生就拜託你送回家啦。」
  「好好好,老闆你可欠我一瓶酒當報酬啊。」
  「等你下次來再說啦,計程車錢之後再跟我拿。」
  「哇、Jed好體貼喔要送我回家!」
  「這是我應該做的,小心頭別撞到。」
  透過後照鏡我看見他扶著一個女人坐了進來,跟我上次看見的那個女生是不同人、這個人看起來比我們倆要大得多,衣服只做到最基本的蔽體,好身材一覽無疑,臉頰紅紅的似乎喝了不少酒,而他也可以說是一身狼狽,用髮膠抓到硬硬的髮型有些零亂,眼神看得出疲憊,不過似乎沒有喝什麼久,意識比那女人清醒得多。剛剛聽到的Jed是他的花名吧?
  女人渾身都是酒氣的靠向我跟我報了地址,提醒著自己正在工作,試圖去忽視後方的男女打鬧嬉戲、過於親密的互動,充斥在整個車內的酒味讓我有些發暈。
  大約二十分鐘的車程,他扶著那名女子下車,對我說聲「等我一下」就摟著女人往她的住家走去,我將汽車全部的窗戶都打開、將冷氣換成風扇,試圖散去整台車子的酒味跟鬱悶,我趴在方向盤上,覺得太陽穴正隱隱作痛。
 
  「季賢,還好嗎?」聽到呼喚聲我才知道他回來了,從車外往駕駛座看過來,我趕緊挺起胸膛、牽起笑容說聲沒事,他對我笑笑之後難得沒有坐到後座、而是走到了副駕駛座,「麻煩你接下來送我回去囉。」
  僅隔一條手臂的距離讓我有些緊張,強作精神之後將車駛向車道,我們之間終於有了些對話,不過不外乎是一些噓寒問暖,直到他看了眼後照鏡、有些煩躁的撥弄著自己的頭髮:「真是的,今天的客人真是群好動的猴子……」
  「比如說剛剛那位……?」
  「啊啊沒錯,動不動就黏上來,還真有點煩啊。」
  「我看你挺樂在其中的啊……」不知道是我話語中夾雜了什麼情緒讓他有些驚訝的看向我,聲音中夾雜著些許困擾,「這真是誤會,雖然我的確在酒店兼差,但是我只負責聊天不帶出場的,不太喜歡女生這樣巴在我身上。」
  「不帶出場?」瞧我認真發問,他輕笑了聲,「就是不跟客人一夜情,剛剛那位是老闆的姊姊,基於跟老闆朋友一場才幫他送大姊回公寓,是個喝醉酒就愛黏著人的類型。」
  「不過我看你挺會哄女生的啊。」紅燈的時候我回頭看向身旁的人,或許是這句話夾雜著埋怨,他有些困擾的搔了搔頰,「大概是因為我出生在一堆女人堆中吧,家中小孩只有我一個男生,父親又經常不在家,自然學會的應對進退吧。」
  「是嗎。」紅綠燈轉換燈號,我重新將視線放回前方,雖然聽他這麼說心情比較沒那麼沉重了,但是還是有什麼梗在胸口難以釋懷,下一個轉角就要到達他家了,沒來由的感到慌張。
  「啊、竟然快到家了,還想再多跟你聊聊呢。」他說出的話跟我所想的不謀而合,嘴裡嘟噥著「這麼晚了也不能請你留下來」之類的彷彿小孩子在鬧脾氣,看他這麼孩子氣的模樣,我禁不住笑了起來。
 
  「你可終於笑了。」方在他家門口停下,對他這句話感到疑惑的我抬頭看向他,看見他又用那樣充滿感情的眼神凝視著我,笑容充滿溫柔,「從我在酒店上車之後你的表情一直很凝重,我還期待著你能笑一個給我看呢。」
  「我……」
  「季賢,我喜歡你。」
  我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他突然朝我靠近,當我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提起自己的隨身包包,說了聲「晚安,回去路上小心」就關上了車門,感覺有些慌張。
  撫摸著嘴唇,想起方才印在那上頭的溫熱觸感,有什麼東西在心底化開,我忍不住抱怨起自己,到底要因為他而臉紅幾次啊?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