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83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Unlight - 柯凱】遺憾。


   01.
  音樂的美取決於一個人的心靈開闊與否。
  這個世界上不存在著不懂得欣賞美的人類,凱倫貝克是這麼認為的,這是與生俱來的、擁有心靈的人都必能感受到跳動的音符脈動的心跳。
  他相信動人美麗的音樂,足以感化一個人。
  音樂就如同一個生命、一段人生那樣,有起有伏,有始有終。既然美如天籟、也因醜惡如魑魅魍魎,音樂因人類而生、因人類而美妙,也應該因人類而墮落、因人類而毀滅。
 
  因愛而生,因恨而亡。
 
  如果要問他為何而演奏,凱倫貝克想,也許只是命中注定、也許是天意使然,他從未認真去想過始終不放棄手中這把提琴的理由,被音樂吸引?那倒未必,如今的他也已經想不起最初的初衷,是熱愛音樂、抑或者是?
  ──如同生命來到這個世間不需要理由,他愛音樂如呼吸般自然。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足以令他如此深愛的事物──本該如此的。
 
  02.
  提琴的弦斷了,在凱倫貝克初來乍到、並且遇到那個男人的那一天。
  像是什麼徵召或是什麼暗示,在尚未搞清楚身處何方的時候,他已經走上前、拉住那個男人的西裝衣襬,而一如那男人給人的凶狠,微側過頭、蹙眉的樣子活像是要把一個人生吞入腹。
  他應該感到害怕的,正常人應該會感到害怕的吧?
  但是此時此刻凱倫貝克感受到的,只有親切懷念,與一絲的、悸動?

  時間在彼此間停止流動,彷彿一切都凝結在瞬間。
 
  03.
  男人面色不善的看著凱倫貝克,卻始終沒有說任何一句話、或是伸出手揮開他,就僅僅只是讓彼此的視線相交。
  如演奏進行曲般跳動的脈搏,凱倫貝克幾乎要忘記呼吸。
 
  「……能聽我演奏一曲嗎?」
  鬼迷心竅的說出的話在說完之後才意識到自己正胡言亂語,對著陌生的男子說些什麼傻話?這下他想不發火也難了吧?
  正等著對方發難時,男人卻出乎意料的轉回過身,乾脆的在一旁的沙發以坐下,然後投以「不是要演奏嗎」的質疑表情。
 
  少了跟弦的提琴要如何演奏?凱倫貝克不禁嘲笑起自己,對事情發展毫無頭緒、腦中一片混亂,就連自己開始喃喃起「為什麼」都沒意識到。
  「沒有為什麼。」低沉的嗓音響起,他才如夢初醒的想起身邊還有一個男人,而那個男人似乎回應了他方才的那幾句「為什麼」。
 
  「曾經也有一個人說要演奏曲子要我聽。」沉穩的語調敘述著陳年往事,淡淡的煙味飄過凱倫貝克才意識到男人的指間夾了根菸,紋在左頰上覆蓋大半臉的刺青隱沒在陰影之中,那雙眼炯炯有神。
  「只可惜演奏會還沒開始,就先結束了。」
  「還沒開始就結束……?」
  「因為他死了,不可能再彈琴了。」
  深深吸了口菸,冉冉白煙模糊了眼前男人的臉龐,莫名的不安與躁動在心底流竄,呼吸有些困難,是因為煙味嗎?凱倫貝克想。
  「他說過,樂曲有終章,生命會結束,那一天是一定存在的。」男人繼續說著,凱倫貝克覺得腦袋嗡嗡作響,明明相隔僅只有幾步遠,凱倫貝克卻覺得彼此之間有個深不見底的鴻溝,聲音好遠、身影好模糊。
 
  「--凱倫貝克,你說過的吧。」
 
  有什麼在心頭跳動,太陽穴隱隱作痛。
 
  04.
  啊啊,是說過呢。
  說不上是為什麼,但是那些一閃而過的畫面告訴自己,男人說的是事實,脈動的心臟告訴自己要去相信,如同本能一般,無暇去思考為什麼。
  男人輕喃著自己的名字,宛如演唱歌劇的男中音般悅耳,凱倫貝克輕輕勾起了唇邊的笑容。
 
  「那真的是件遺憾的事,柯布。」伸手拿出了琴盒裡躺著的提琴,就算是少了跟弦他也有自信能譜出動人樂章。
  「--這次,請你要聽清楚了。」
 
  音樂有結束的一天,反覆記號也不是會一直反覆下去。音樂可以跳過一兩個小節,但是人生卻不可能避開他們不想要經歷的事。
  音樂因人而生,因人而亡,只要他還活著、音樂就永不終止。
 
  貝多芬為了深愛的女人完成了《給愛麗絲》,一如凱倫貝克那日為男人演奏的曲子。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