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3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K - 尊禮】言不由衷。06

   06.
  並非無情,只是周防已疲於應對。
  他從未想過當世界毀滅的時候他應該要有什麼樣的情緒和表情,只是一次一次在夢境中看見同樣的場景,一次一次的、眼睜睜看著所有的一切都灰飛煙滅,包括自己。
  周防無法忍受,這個世界將會是由自己毀滅的這個事實。
 
  那兩人之於自己的意義全然不同,卻同樣是走進他生命中無可剝奪的色彩,一如七色的彩虹、少了一色都將不再耀眼。
  而時至今日,那抹漂亮的金色就這麼被硬生生抹去,就像那個無數次在夢境中崩毀的世界,他無法接受。
 
  並非無情,正因有情,所以──
 
  「原諒我。」
  周防垂下了眼神不去看宗像露出的表情,嘴邊勾起自嘲的弧度、暗自猜測著宗像此刻的表情為何,下一秒又暗罵自己何不親眼看個清楚?──他知道自己為什麼不看,或許是心虛、或許是慚愧。
  想起了前幾日夢見的夢,不是那個自己親自毀滅了世界的夢,而是一件往事。
  
  周防已經想不起自己是為了什麼走在那條路上,也許又是去「清掃」了哪個覬覦自己勢力的幫派吧,他雙手插在外套口袋裡,嘴邊叼著菸,一如以往,走在被夕陽照射、昏黃的街道上。
  商店街此時正是最熱鬧的時候,學生下課、上班族下班,街上熙熙攘攘、充斥著各型各色的人們,但或許是感受到了不同的氣息、都不約而同的避開了與周防擦肩而過。
  停下了腳步,就在道路正中間,卻沒有人投以嫌惡的眼神、或是開口斥責,只是沉默的讓周防方圓百里空無一人。
 
  王是人,不是人?
 
  仰起頭,冉冉上升的香菸煙霧消失在橙色的天空裡,像是成為了那朵朵白雲中的一員,但也有可能只是任由自己飄散於空氣之中……熟悉的嗓音打斷了思緒,回過頭看著站在自己身後的人,不同於執行公事時的正式打扮,簡單的大衣圍巾彷彿這個人也是那些剛結束一天工作的下班族一般。
  「喔呀,我還以為是何方神聖在這裡阻礙通行呢。」那張就男人而言顯得漂亮的臉蛋,還有明明用著敬語、卻說出惱人話語的那張嘴,「不喜歡你用敬語講話的習慣,宗像。」吐出的話語配著淺淺的笑容,周防看著在漸漸減弱的夕陽中愈加清晰的纖細身影,微瞇起了眼。
  似乎沒有注意到周防看自己的眼神,宗像向前走進了幾步,站在周防的面前、開口:「怎麼突然想站在這裡吹風?」周防深深吸了口菸,徐徐的吐出、以手指夾著香菸的手垂了下來,以低沉的嗓音輕語,「王是毀滅,抑是守護?」
  宗像凝視著眼前散發出些微與往日不同氣息的男人,沉默了會兒,再度開口:「有個地方,跟我來。」
 
  一路上他們誰也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宗像在前、周防殿後,維持奇妙的氛圍榮繞著他們,周防看著眼前跟自己差不多高、卻顯得格外纖瘦的身影,剪裁合身的長大衣襯得身型格外單薄,這樣的一個人堆積在肩上的負荷究竟有多重呢?周防忍不住這樣去想,然後眼前的人停下了腳步。
  原本還露出半張面容的太陽已經隱沒在地平線之下,目的地是位於貫穿整個市中心的河堤旁,因為已經入夜所以這一帶已經沒什麼人影,晚風不受建築物阻擋更顯寒冷,正當周防想先發聲抱怨來這種地方做什麼的時候,宗像先開口了,他說「看天上」。
  周防抬起頭來,入眼的是綴滿整個夜空的無數星星,離開了高樓大廈林立的商業區、整個天空感覺更大更遼闊,「周防,不論你如何去理解王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宗像靜靜的開口,他沒有看向另一人,只是拉緊了脖子上的格子圍巾,看著在不遠處的天橋上嬉戲的學生。
 
  「北極星因為永遠都在同樣的位子,所以成為了人們的指引,但它終究只是一顆星星,甚至不比天狼星要來得耀眼,卻只是因為一個理由被人們記住。」看向了天空並且伸出了手,像要抓住什麼的握緊了拳頭,「王也是人,只是被人跟隨、被人嚮往,只是擁有了那麼一點不同。」
 
  「周防,王不是毀滅也不是守護,是人們的嚮往。」
 
  「呵,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呢,真不像你,宗像。」回過頭看著站在自己身側的人,對方同樣也回過身來看著自己,「哼,你能聽懂我在說什麼才是不可思議呢。」伸手推了一下眼鏡,嘴邊是一如往常、充滿自信的笑容。
  不過周防記住了,那一日他的笑容跟他的話語。
 
  最後彼此還說了什麼、之後自己去了哪裡早已不復記憶,周防只記得宗像的這句話,稍微散去了圍繞在他心中的那層迷霧,讓他更加能看清自己正走在怎麼樣的道路上。
 
  王是人,不是人?
  ──王是人,是個普通人。
 
  在決心離開關押著自己的牢獄時,宗像那夜的笑容在腦海中浮現,看著紅色的烈焰燒去一切阻礙之物,周防勾起了笑、勾起了夾雜著些許苦味的笑容。
  那抹美麗純粹、不可玷汙的青色,在周防的眼裡是那麼耀眼、那麼美麗。而如今,那與紅色相望的青色卻有可能因為自己而染上一身腥紅,說不出是心疼,抑或是歉意──或許是,捨不得吧。
 
  那樣美麗的青色,不該屬於自己。


  To be continued.






Free Talk.
日安,這裡是明明畢業考在即、卻在寫稿的禕鏡。
說好的消失我什麼也不知道哈哈……

我真心想哀每次只要寫到周防的部份就拼命卡的自己,這根本是種詛咒(抹臉
這回可能寫得比較抽象,我還有待努力(躺平)
收尾收很久,而且我還很天殺的忘記原本想怎麼收……(心死)
目前總字數八千多字,大概一萬五可以完結吧我想(?)
大概在四回結束,預計會在放上一篇番外。
關於一些自己對於劇情的想法,就請讓我留到最終回再來長篇大論吧(不#

我要來去思考午餐要吃什麼,雖然已經不是中午了……
謝謝您的閱讀 =D

By 禕鏡 2013.05.12 01:08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