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83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K - 尊禮】言不由衷。05

   05.
  周防的威茲曼值在那人被殺害之後偏差得更嚴重了。
  宗像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在聽見這項消息時,自己第一時間感受到的情緒是什麼,一向能果斷理智思考的自己難得的思緒混亂,本該立即下派指示卻愣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屬下的呼喚才驀然驚醒,簡單交代一句就起身前往牢房。
  周防的能力失控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那人的逝去彷彿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像是放棄了掙扎、放棄了壓抑,周防任由自己不斷汲取著能量、不斷的任其遊走暴發邊緣,他表現得漠然、卻讓宗像的心一天比一天懸得更高的。
 
  他無法遺忘那天周防在聽見話筒另一邊的同伴傳遞的訊息後,所露出的表情。
  就那麼恰巧的在與下屬們的酒會結束後,在轉角路口遇上那人,交談還不到幾句、周防的手機就響了,然後宗像看見他瞪大了眼、一瞬間像是被掏去心肺,金色的眼底透出冰涼,比那天深夜最低溫度還冷。
  在周防掛斷電話、垂下手臂的時候,宗像想要知道發生什麼事,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只是陪著他、吹著冷風,矗立在原地。
  抬首看著夜空,與其說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更應該說是不知道能不能問吧,那瞬間周防放出的氣場、拒絕著別人的接近,拉開了彼此的距離。
  ──像頭受傷的野獸,獨自舔著傷口。
 
  走進了牢房,周防難得是清醒著,隨著腳步的聲音將視線投到自己身上,宗像才在他前方幾步之遙站定,就聽見低沉的嗓音開口,「……不必多說了。」夾雜幾分嘆息,讓本就浮躁的心情增添了一絲怒氣,卻被周防的下一句話堵得嚴嚴實實,徹底的啞然無聲。
 
  「原諒我。」
  他輕聲呢喃,多麼霸道的一句話,但宗像在聽見他這麼說之後,也說不出什麼氣話,無奈、更多是無力的情緒沉澱在心底,愈積愈厚,抿緊了唇、沒有開口。
  他早該學會了不抱期待。
  但他仍然一次又一次的、期待著他的回頭。
 
  望著那雙黯淡無光的金色眼眸,堂堂赤之王也被現實打敗,屈就於命運嗎?
  「……開什麼玩笑?」喉嚨乾澀使聲音破碎嘶啞,宗像走上前狠狠的就是一個拳頭往周防臉頰揮去,毫不保留力度,「周防尊,你就這麼想步上先王的後塵?憑什麼做這種決定!」
  握緊的拳頭微微顫抖著,是氣到發抖、還是其他什麼情緒不得而知,宗像只知道現在的自己一定面目猙獰、一反常態。
 
  這個世界的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賦予權力力量的同時,也宣告著毀滅?
  漂浮在上方的達摩克里斯之劍是※迪奧尼修斯想要告訴眾人擁有權力之人所應負的責任有多重大,亦或是對達摩克利斯的一種危險警訊?他們一如那把以馬鬃懸在王者之位上方的鋒利長劍,不想要自己摔個粉身碎骨、也不想刺傷坐在王位上的王。
  ──為什麼在他們品嘗著安逸祥和時,不斷提醒著那迫近的潛藏危機?
 
  「作為王,身不由己。」周防說得很輕很淡如一縷輕煙,風輕輕吹拂即煙消雲散,但是聽到宗像心裡卻又重又沉,如大石沉入大海,撲通一聲,激出片片漣漪。
  宗像禮司第一次對此,感到力不從心。
  一切彷彿回到那個夜晚,他只能靜靜的看著周防像隻被人狠狠咬傷、卻無法反擊的獅王,滿腹的怨恨卻只能憤恨呻吟。他看著他,仰起了頭,那天的夜特別深沉、沒有星星月亮相襯,金色的眸子折射著路邊燈光,宗像很清楚那抹金色染上了其他的色彩不再純粹,只是在一片混濁中努力散發光采。
  哪怕只有一瞬間,他突然很渴望能在那雙眸中看見自己的色彩。
  像是回應了他的渴望,周防將視線投向了自己,嘴邊勾起的笑容雲淡風輕,蹙起的眉是宗像久違的上揚狐度,他吐了口菸,將手機收進了口袋、用同一支手伸向了宗像。
  那時的他能做的一切,都是徒然,只有沉默橫亙彼此之間。他看著那支手、也伸出了自己的手並且手心相疊,握緊的力度有點疼、卻能感受到對方熾熱的體溫。下一秒突如其來的一個力量,自己跌入一個溫暖的懷抱,周防將頭埋入了他的頸間,依然無語。
 
  也許這就是他所能做的全部了吧,只是宗像有些遺憾──因為那抹金色,始終沒有染上自己的色彩,像被厚厚雲層包裹的滿月,消失在廣大的夜色之中。
 
  宗像禮司早該學會了不抱期待。
  但他仍然一次又一次的,讓自己失望回頭。
 
  「周防尊你聽好。」
  如果說彼此都已經坐上了那個上方懸著寶劍的王位、而且無法逃離的話,那又有什麼好顧忌的呢?
 
  「我一定會阻止你的。」
 
  哪怕周防尊的世界早已經瀕臨崩潰,他也會不計任何代價的去阻止,無關任合冠冕堂皇的理由,無關什麼身份責任義務,如同周防義無反顧的也要復仇,他也會拼了命的去達成目的。
  當劍墜下的時候,就什麼都沒有了。
 
  宗像禮司深愛的那抹紅,將會在那一刻不復存在。
  ──什麼也不剩。


  To be continued.


  ※ 此處引用了達摩克利斯之劍的典故,如果對此不清楚的可以去GOOGLE完整的內容。典故大致上是說一國之主迪奧尼修斯以懸掛在王者位上的長劍,來告訴貪臣達摩克利斯身為一個王者擁有權力的同時所要付出的等值責任。後引喻壞事做多了終有報復,也有潛藏在安逸祥和之後的殺機與危險等眾多解釋。





Free Talk.
我覺得我為了脫稿一事道歉好多次了,我們就Pass吧ry(喂

這一章算是關鍵,為此我折磨許久,考慮到往後的劇情發展,我一度想放棄啊。
一寫周防就卡稿,還會各種雷自己,真是氣死我了。(怪誰###

想保留一點神祕感,這邊就不多講了,希望我文章中想要傳達的都有傳達出去(默)
這章邊寫邊虐自己,寫完心都碎了(倒地不起)

以上,謝謝閱讀!
By 禕鏡2013.04.05 06:47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