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53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綜合(?)】隨筆短打整理。Ⅱ

 
    《Psycho-Pass》狡宜隨筆(
原噗) ※小小捏他
  當統治者(Dominator)轉換成殲滅模式時,宜野座以為他的心臟就要停止跳動了。
  握著槍身的手嚴重顫抖著,冷汗沿著頰邊滑落,狡囓闔上眼、甘願赴死的從容深深印入他的眼底,他好想嘶吼、吼著說他不會開槍射擊他的。
  他無法想像如果沒有常守,彼此會落到什麼下場。

  宜野座一直很後悔,後悔沒能阻止狡囓當時的「墮落」、後悔沒能守住曾經的友人。
  他們是警察,私人情感是多餘的,他一直以為自己能夠屏除乾淨,但又有誰能夠做到真正的無動於衷?
彼此的關係隔著一條曖昧的界線,身份只會將彼此的感情消磨的一絲不剩,所以宜野座什麼也沒說,說他有多麼在乎卻身不由己。

  一次又一次的爭吵,他哪一次不是想相信卻又礙於身分,只能說出難聽的話語?
  他是他的上司,一個是監視官一個是執行官,彼此走上了不同的路,狡囓為了他的正義而戰,那他呢?

  那個傢伙離開得乾脆,一句話也沒說,宜野座應該生氣的,卻覺得鬆了口氣。
  這樣比較好,他對著自己說並且試圖說服自己,他不適合這裡、所以他離開。
  宜野座能為他做的,實在太少太少。


  --狡囓為了他的正義而戰,而宜野座,只為了守候他最重視的友人。







  《夏目友人帳》田夏(
原噗

  存在在兩人之間的,是無數個攻防交戰的捉迷藏。
  夏目不想讓田沼身陷危險,選擇什麼也不說;田沼想要幫助、保護夏目,義無反顧的往那危險的世界闖。
  不為什麼,只是因為那跟對方有關、所以不肯退讓。

  比起過度保護、過度在乎的心境被人查覺且唾棄的可能,他們更無法容忍這個世界也許下一秒就會沒了彼此,呼吸將會變得多麼困難。
  話語夾雜哭腔,擁抱的溫度深深烙在皮膚上,放不掉。


  --同樣的出發點,同樣的目的地,渴求的,是同樣的彼此守候。







  《マギ》辛賈(
原噗

  曾經停止轉動的命運之輪,因為那個男人、重新注入了動力。

  有時候夜深人靜、賈法爾仍批改著公文時,看見自己手上的傷痕、想起擁有的曾經,然後就會忍不住的想、如果自己沒有遇見他,現在會在哪兒?
  能否像現在這樣,有個會有人迎接自己回來的溫暖的家、有著足以自己付出全部信任的夥伴,有著一個深愛且同樣被深愛的男人的懷抱可以依偎?
  想像那個如果,賈法爾有些不安的縮起了身子。

  揉了揉痠疼的眼,放下了手中的卷宗跟筆墨,脫去了一身正式的官服、換上一套輕便的睡衣,赤腳踏著冰涼的地面,將自己拋在柔軟的床鋪之上。
  正是因為現在太過幸福,一切才顯得那麼如夢似幻,不真實。
  自己該不該留在這、殺手出身的自己能否擔任政務官、卑賤的自己能否接受那份熾熱的深愛……一個  一個的不安扎在心頭,實在是太過絢爛奪目,與自己染滿鮮紅的雙手比起來、美得刺眼。

  睏意漸漸帶走意識,溫暖柔軟的床鋪是兒時記憶中所沒有的,過往的記憶除了冰冷之外沒有其他,世界褪色的彷彿只剩黑白,令人作嘔的血腥味是他每天呼吸的空氣,幼年的他幾乎要忘記彩虹擁有七種不同美麗的色彩……
  一個重量讓床鋪往一邊傾斜,然後賈法爾能感受到有人的氣息接近自己,就在從小養成的習慣就要發做的時候,溫柔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別怕,是我。」
  抵抗睡意努力睜開眼睛,模糊的影子印入眼中,來人輕輕的摟住自己、讓自己能靠在他胸膛,被熟悉的氣息所包裹,安心與滿足由心底竄起。
  「……辛。」
  「嗯?」
  賈法爾覺得有什麼正蹭著自己的腦袋,臉頰有些癢癢的,但是他已經沒有力氣再睜開眼睛看個仔細了,扭了扭身子、讓自己能睡得更舒適。
  「公文……寫完了?」
  「哎、竟然一開口就談公事?」隱約看見對方既無奈又寵溺的笑容,賈法爾不自覺地也掛起了淺淺的笑。
  「辛苦你了,晚安。」
  在沉入夢鄉之前,賈法爾聽見好聽的聲音這麼對自己說,摟著自己的臂膀又收緊了些。

  那是個無夢的夜晚,賈法爾忘了自己多久沒有睡得如此香甜。
  如果說,這是上帝賜予他一生中所能擁有的最大的幸福,哪怕遺憾、賈法爾也會努力笑得燦爛,告訴改變自己人生的那個男人,他很高興能遇到他、謝謝他為他的世界增添色彩。
  他已經滿足,已經別無所求。
  哪怕接下來等著自己的是佈滿荊棘的路,賈法爾也心甘情願,為他衝鋒陷陣,披荊斬棘。

  辛巴達給了賈法爾一個充滿色彩的世界,那麼,就讓賈法爾回以一個、七色的未來吧。








    《Psycho-Pass》狡宜隨筆(原噗) ※結局捏他注意
  宜野座無法否認,在色相混濁、犯罪係數狂飆之後,他感受到的、是釋然的愉悅。
  這就是潛在犯的心理嗎?他這麼想,明明被監禁著進行心理治療,他卻感受到身為監視官時所未嘗到的自由。
  摘下毫無用途的眼鏡,撫平了蹙起的眉,彷彿身歷險境的倖存者,少了過去的嚴肅、多了分滿足的快樂。

  這或許就是那人能夠如此義無反顧的監守自己正義的原因吧,宜野座笑道,他曾經覺得無法阻止那人墮落是自己的責任,宜野座卻突然覺得、他成了潛在犯真是太好了。
  呵,真是不太妙的想法。

  看見昔日的女孩在經歷重重案件重新蛻變之後,宜野座在她的身上看見了自己往日的影子,一如當時那人看著他們倆,嘴邊忍不住又勾起了個笑。自從犯罪係數飆高之後就變得愛笑了呢,一直以來的夥伴曾經這麼跟他說過。
  是啊,因為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所以可以放膽的去笑--自從那人走後。
  他現在會在哪?是否過著他夢寐以求的日子?是否依然堅持著自己的正義?是否--正在尋找真正該屬於人類的理想鄉?

  在他走後的一年三個月又二十五天,宜野座不禁這麼想,現在的自己也是獵犬的一夥,能否有那個機會、會會前輩?然後他笑,笑自己的癡心妄想。
  然後,在他走後的一年六個月又七天--他依然在笑,但是笑得發自內心。









    《案簿錄》黎嚴隨筆(原噗
  嚴司知道他家前室友是個衣架子,看他能把那麼廉價的西裝襯衫穿得那麼得體就知道了,不過最令嚴司驚訝的,是黎子泓能把檢察官的法袍穿得那麼與眾不同。
  對,就是與眾不同,他絕對沒有誇大其辭。

  黎子泓雖然是法律系出身,但是就是天生有個好體魄,身高高、肩膀寬、胸膛闊,而且腰是腰、臀是臀,身材說不上狀倒也算結實,所謂的穠纖合度,要是讓人知道這傢伙不僅不愛運動、甚至更熱愛坐在電視機前打電動,應該會活活氣死一票人。
  這樣的天生麗質還有那張足以迷倒眾生的俊臉,那件毫無設計感可言的法袍就像是遊戲裡經過合成加工的升級的配備,活像是專為黎子泓準備的。

  只可惜當事人毫無所覺,真是浪費。嚴司誇張的嘆氣搖頭,他還聽過他家前室友曾經抱怨過其實那件衣服穿起來有多麼的不方便跟礙手礙腳。
  不是他要說,之前某次出庭的時候,自己心血來潮決定來看看自家前室友在法庭上時怎樣的英姿,被告請來的女律師可是在看到如此英俊瀟灑的檢察官登場之後氣勢銳減,看著黎子泓發愣了好幾次呢。
嚴司忍不住想,當年自己是不是應該要他考慮朝演藝圈或是模特兒界發展、果斷放棄走司法這條路才對啊?

  看著正專心撰寫訴狀的黎子泓,嚴司忍不住又看著他大嘆一聲「老天真是不公平啊」,然後拿走放在黎子泓桌邊的遊戲、跑去電視機前玩。
  果不其然還是遊戲重要。嚴司在接收到對方的白眼時,如此心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