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03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K - 尊禮】言不由衷。04

   04.
  草薙出雲是周防尊學生時代的友人,他親眼見證了周防一直以來的轉變。
  包括那個人如何脫去年少輕狂時的血氣方剛,徒留一身死寂冷漠,在任誰都來不及意識到的情況下,那人的世界彷彿瞬間褪色,無法挽回。
 
  在他的友人成為王的那一日,他想他這輩子是忘不掉了,那人在瞬間斂去的驚愕、徬徨,然後更加沉默、更加的狂妄。
  迦具都隕坑──這件事轟動全世界、沒有人不知道,而引發事端的關鍵人物,迦具都玄示即是第九代的赤之王。沒人能夠證明周防尊會跟那人走向同樣的下場,但是卻種下了不安的種子,不免讓人懷疑性格孤傲的十代赤之王是否會過度追求力量、終至滅亡。
 
  草薙出雲能保證,他的友人絕對不是這種盲目崇尚著權力之人。
  然後,一抹青色走入了周防的世界,在這一片鮮紅之中特別顯眼,青色的火焰一如主人的清新高潔,那是不同於紅色火焰的放肆,帶著優雅。
 
  王不同於人。
  那是草薙在看著這兩人時所體悟到的。
  儘管兩人的對話總是飽含惡意、拐著好多個彎表達內心的想法,但是草薙能夠明白那是只屬於他們的語言、他們的默契──正因同樣為王、所以能夠理解。
  他感到欣慰,儘管現在吠舞羅的成員已經比當時增加了很多、宛如一個大家庭,卻連他這人稱吠舞羅第二的都無法跟周防站在一樣的水平之上,能夠有個人理解他、真是太好了。
 
  「尊。」
  「嗯?」
  草薙擦拭著手中的高腳杯,對坐在高腳椅上、背倚著吧檯的友人開口道,「昨天也跟青王去喝酒了?」
  「啊、那傢伙的酒品爛死了。」
  「怎麼可能?他看起來就是天天在跟政府官員應酬的人,怎麼會酒品差?」
  「他說什麼喝酒的都是些庸俗之人,品茶才是人生享受,無聊。」
  「這可是對我這調酒師極大的挑戰啊,請他品嘗過我的雞尾酒後在下定論吧!」
  「呵。」
  只有在論及那人時的他才會有如此輕鬆自然的表情,草薙看著靜靜喝起調酒的周防,思忖著多久沒有看見他如此豁然的態度?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店門被人推開、其他夥伴們吵吵鬧鬧的走進了店裡,一如往常的嘻笑打鬧,令人感到滿足的日常生活。
  「草薙先生。」溫潤好聽的嗓音響起,一個外貌中性的青年自門口探出頭來,草薙抬頭對上對方因笑容而微瞇起的眼神,指了指門外:「找你的客人喔。」接著是熟悉的人影出現在門口。
  來人穿著優雅大方的簡單女性套裝,踩著高跟鞋大步走入店內、亞麻色的長髮披在肩上透出慵懶的氣質,草薙勾起笑容,「唉呀、真是稀客啊。」一旁坐著的周防也饒有興味的看了看自己的友人。
  「好啦好啦,King我們走不要當電燈泡!」
  「喂十束不要亂講話!」
  「啊?真麻煩……」
  一瞬間整個店裡人去樓空,徒留一男一女面露難色,一瞬間從吵鬧歸於寂靜讓草薙的耳朵有些嗡嗡作響,揉了揉太陽穴掛起職業性笑容,招呼起眼前的女性友人,淡島世理。
  「今天的酒譜?」
  「不了,說會兒話就走。」
  聽見對方的拒絕草薙也只是聳了聳肩、繼續擦拭酒杯,一室的寧靜只有時鐘走動的聲音迴盪著,然後淡島輕輕的開口了、好聽的嗓音夾雜著些許埋怨:「最近室長好像還挺常跟赤之王在一起的。」
  「聽說昨天才一起去喝酒。」
  「麻煩你看見室長要他認真工作不要老是偷溜啊……」
  「真是辛苦妳了。」
  淡島將手放在酒吧上,一手平放一手撐著頰,看著草薙熟練的動作,一掃方才閒話家常的氣氛,臉上的表情也顯得嚴肅,「赤之王是否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沒有,至少目前沒有。」草薙停下了手邊的動作,終於抬頭正視著眼前人,斂起了方才輕鬆的笑臉,「一如往常的,不是打架就是睡覺,但是也許他自己也意識到什麼了,經常看著自己的手沉思起來。」
  「但願不會重蹈覆轍。」
  「我相信尊不會的。」
  對話到此為止,一切又歸於無聲,兩人各自懷著不同的心思,他們都同樣的在離王的身邊最近的地方看著那兩個人,沒有漏掉那些在無聲無息中流動的微妙。
 
  「王,不是我們能夠看透的。」
  淡島一句話,不知道夾雜了多少感慨。
 
  紅色的火焰狂妄放肆,青色的火焰沉穩優雅,兩個不同的力量、不同的色彩,交織成炫爛奪目的色彩,那些不流露言表的,是王與王之間共有的孤高和相知。草薙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從開端到終結,只是連他都萬萬沒有想到,周防尊的世界,從那之後只剩下紅色獨自燃燒著。
 
  王不同於人,卻同樣都是人。
  直到很多很多年之後,草薙覺得那一直守護著吠舞羅的紅色火焰,仍舊持續的燃燒著。


  To be continued.





Free Talk.
這裡是學測剛脫出、當了廢人幾天終於面對稿子的禕鏡。(喂
因為下午要出門晚上要補習所以挑中午發文(何)

這回從草薙的視角去看這兩位王一直以來的相識,像是默默守護著這兩個人一般,希望能表達出草薙雖然是吠舞羅第二、卻幫不上忙的無力感。
有些事情當事人知道也可能不知道,那些看著他們一路走來的旁觀者也許才是真正的知情人。
啊、總之就是這樣啦大家看完應該都能懂得(隨便欸妳###

不忍說原訂計畫的內容被我延到下一回了,我開始懷疑這篇要幾回才能結束了(自爆)
另外申明一些,這篇只有一個CP那就是尊禮,所以其他的CP歡迎自行腦補補完(X
阿鏡不會在其他人身上多做著墨,專心的寫尊禮的故事這樣。
不過我相信還是能看出我些微的私心啦哈哈(笑啥#

總之以上,我還要出門啊啊啊啊(快關電腦####
謝謝您的閱讀(*)

By 禕鏡 2013.01.31 12:42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