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53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K - 尊禮】言不由衷。03

   03.
  宗像禮司。
  一個存於周防尊腦海裡、卻不屬於吠舞羅任何一人的名字。
 
  連周防自己也萬萬沒有想到,被人戲稱擁有為王的資質且那人也甘願任其臣子,結果還真有一天就讓他作了王──第三王權者的赤之王,冷哼著嘲笑命運玩人,除此之外別無他想。
  什麼樣的情況下讓他記住了這個外表清秀、個性沉穩的青年的名字,也早已記不清了。畢竟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讓他無暇去記,也不願再去記。
 
  宗像與自己之間的距離比任何人都遙遠,只是每次回過神來就會發現,其實他就站在不遠處,靜靜的看著自己。
  輕輕勾起的笑容很好看,很適合他。
  只可惜他平日的笑容多半帶著不懷好意,很少笑得如此純粹。
 
  周防獨自站在一堆癱倒在地的人群中,刁起菸,白煙順著微風飄去,視線正前方站著一個人,透著煙霧看過去模糊了身影,仍能清楚看出那是自己認識已久的友人,草薙出雲,對方同樣嘴邊也銜著跟菸,手上拿著的是自己方才扔在地面的黑色外套。
  「該回去了,尊。」
  「嗯。」
  往前邁開了幾步突然停了下來,草薙見狀好奇詢問,周防只是回過頭看了眼身後,掃視了一眼後方的低矮樓房,再次回過頭時露出玩味的笑容。
 
  「呦,這次又是哪位啦?」
  草薙隨著自家王的視線向後一看,露出驚訝的表情、並且移動到周防身旁,輕聲道:「那身制服……青族的?」
  眼前的青年年紀看來跟他們差不多,穿得規規矩矩的制服、帶著副銀框眼鏡,藍紫色的眼透過鏡片打量著四周,嘴邊的笑容似乎帶點嘲諷,嘴裡喃喃著,像是背誦著腦中的資料:「第三王權者周防尊,及其氏族草薙出雲嗎……」
  「唉呀唉呀、不愧是象徵『暴力』赤族,多餘的精力都用在打架之上了嗎?赤之王。」
  「不速之客先自報姓名,不是常識嗎?」
  周防一說完,伸手揮出紅色火焰擋下對方突如其來的攻勢,才聽見對方的聲音帶著滿滿的驕傲自大,「第四王權者,青之王,宗像禮司。」
 
  「喔?就是那個傳言中的新任青王啊。」周防不理會草薙的制止,手帶火焰的情況下走到對方面前,往對方的面孔就是一拳,「沒人教過你禮貌嗎?」而這一拳自然是被宗像張開的防禦擋下。
  「面對一個暴力集團的首領,哪裡需要什麼禮貌?」宗像立即回以一刀,直直往周防胸口一砍,周防往後一跳跳出攻擊範圍,此時草薙為了支援而同樣朝宗像發動攻勢。
 
  另一到青色火焰俐落劃開劍拔弩張的兩派人馬,三人同時朝同一方向望去,來人身著與宗像同樣的青色制服、金髮紮在腦後,蹙起的眉表示她的心情有多不好,皮笑肉不笑的平淡口吻:「室長,請問您不工作、在這地方做些什麼呢?」
  「唉呀,被發現了。」
  「請您立刻回去工作崗位。
  宗像推了推眼鏡,有些不太情願收起了配刀,還不及開口說些什麼,周防已經走過他的身邊,並且留下一句:「有個初出茅廬的新王,當你的氏族也夠苦了。」便不再理會宗像的回答,跟著草薙走入人群中,朝HOMRA的方向回去。
 
  新生的王啊。
  周防想起了幾年前、那時方當上王的自己,夜夜被惡夢所擾,有好幾次脾氣暴躁的胡作非為,總想著自己既然是個不知何時會爆炸的未爆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親手破壞那些自己擁有的事物,那不如打從一開始就一個人……自暴自棄的怨恨命運、也怨恨自己。
 
  宗像禮司。
  一個以同樣為王、走入周防尊世界,不同於吠舞羅氏族的存在。
  一個,彼此錯過的友人。


  To be continued.







Free Talk.
對不起第三回終於出生了ry
周防的個性該死的難掌握(艸)
原本打算一次連第四回一起搞定的……饒了我正在發疼的腦袋吧(攤)

這一回簡單來說是周防單方面對宗像的想法跟兩人出次會面,
因為阿鏡還沒去補小說的緣故……所以捏到是恰巧,沒捏到就是妄想。(煩)

我認真覺得室長是個沒人盯著就不會乖乖寫作業的小孩!(被砍
官方幫我寫好結局啦,所以我還真想能托則托、我不要面對真相(痛哭)
所以我只好繼續照著這種調調寫下去了……吼,我想寫甜甜蜜蜜的尊禮啦(艸)

嗯大概這樣吧,剛剛被我弟嚇死了,也就害我想說什麼都忘了←

新年第一篇文獻給尊禮♥
以上,謝謝您的閱讀(*´///`*)

By 禕鏡 2013.01.01 06:50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