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98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黑子的籃球】隨筆短打整理。


    【青黃】[原噗] ※ R18注意。
  那是屬於他們未道盡的話語,亦或是來不及言傳的。

  霸道粗魯的吻上柔軟的唇瓣,將人壓制在社團結束過後、空無一人的社辦牆上,青峰第一次覺得如此焦躁,恨不得狠狠破壞殆盡一般。 
  原本披在肩上的毛巾掉落在地上,相較於青峰的身材,身為模特兒的黃瀨身型自然纖瘦了許多,但黃瀨第一次感受到青峰與自己力氣的差距,他只能任由對方將自己禁錮在他的懷中、被放肆的索取。 

  也許是心思不夠細膩、也許是他們沒有更多的時間好好思考。
  寬鬆的運動服、運動過後還渾身是汗的身軀,黃瀨覺得運動過後產生的熱氣早該散去了、此時此刻卻比方才還要躁熱,像是有什麼在騷動著,他快要無法言語。 
  脫去了對方身上的運動服,極具侵略性的吻沿著頸子往下,啃咬的動作惹得黃瀨吃痛的呻吟,青峰卻不以為意、甚至樂此不疲,重重的吻在白皙的皮膚上留下明顯的痕跡、如同宣示領地一般,惹得黃瀨不滿的試圖掙脫他的擁抱。 

  「啊嗯……」根本來不及反應、對方便攻城掠地,直驅敏感觸前進。皮膚泛起淺淺的緋紅、黃瀨難堪且狼狽的用手使命制止自己發出任合聲音,彷彿喊出口了自己就不是自己、一切的平衡都會在那一瞬間被毀滅。 
  青峰才不是那種會讓他稱心如意的人。
  毫不客氣的將對方的運動褲褪去一半,大手直接握上了黃瀨的慾望,似是愛撫又像玩弄一般的重複著套弄的行為,直到勾起對方渴望、直到眼前人不自覺產生的撒嬌行為,他才像是滿意似的勾起壞笑。 
  胸口的吻咬、下身的愛撫,多重的刺激幾乎逼出了淚來,黃瀨難耐的緊咬下唇,仰起了脖頸、弓起了身,有什麼硬物抵在穴口時讓他驚叫出聲。
  「不、不啊哈、嗯……」將己身欲望深埋對方體內,像是如此侵犯、如此佔據才能讓對方真正屬於自己一般,青峰的進入帶了點急躁。 

  然後,他們得到了什麼?
  也許,什麼也沒有吧。
  只是身心俱疲的兩人,在做著垂死針扎罷了。








  【青黃】[
原噗] ※ 大學同居架空設定有。
  「欸小青峰、該上課了啦!」
  很多事情都會隨著時間而改變,國中時他追逐著他、高中時他不在憧憬著他,有些什麼儘管用言語也無法表達完整,但總能在簡單的肢體交流、眼神交會中得到答案。 

  黃瀨涼太爬上床,試圖搖醒仍睡得很沉、絲毫沒有今天有課的知覺的青峰大輝。在經過一陣叫喚中仍不得回應之後,黃瀨徹底放棄了叫醒青峰的這一向任務。
  他不想起床、還有誰叫得動他呢? 

  也許是為了彌補什麼、也或許僅僅只是巧合,高中三年過後的大學聯考,兩人意外的考上同樣的一所大學、被分配到同樣的一間宿舍,從國中同學變城大學同學外加室友,有時候連黃瀨都不忍懷疑這一切是真是假。 

  「不起床就算了,我要去工作了不理你了!」黃瀨有些賭氣的道,是誰前一晚命令說一定要叫起床的啊?黃瀨準備爬下床,卻被一個強而有力的臂膀拉回床上。
  「你竟然給我裝睡!」
  「啊、吵死了吵死了。」 
  「放開我!你等等不是還有課嗎小青峰!」
  「……在睡一下又不會怎樣。」
  「起、床!」

  日復一日的重複著同樣的劇碼,黃瀨不覺得累也不覺得膩,倒是有種小小的甜蜜在心底擴散,這種久違的親密是他妄想多久的? 
  努力掙開青峰的懷抱,黃瀨鐵了心這一次不跟他繼續耗下去,跑去拿了包包就衝到了門口,說了句在不起床美好的一天都要過去啦就跑了出去。
  青峰坐起了身、搔搔頭,看著才剛關上沒多久的房門。 
  輕輕勾起玩味的笑,這一天才正開始呢。









  【青黃】[原噗]
  那人的身影,永遠是直挺挺的矗立在前方,在黃瀨向前踏一步的同時、他也會跟著向前踏一步。
  對他而言那個人是他的光,但是他卻不是那個人的影。
  --那個人的影,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會是他。

  黃瀨很努力的試圖抓住那個背影,但他不曾回過頭、也許他根本不知道他的身後有個人正拼命的追逐他,那個人只是一個勁的、牽著他的影,拼命向前。
  遠得、快要看不見了,那個眷戀的背影。

  黃瀨想要的其實很簡單,只是希望他看看他、看看他一直以來的努力。
  心很痛,早已經不知道為了他哭過了幾回。淚是熱的心是冷的,心口流出的血顯得熾熱無比。
  他所能做的,就只能是--靜靜的,看著那人的背影遠離嗎?
  早已哭啞的嗓子,已經沒辦法帶著一貫的笑容,對他說。

  「小青峰,來一場1on1吧!」








  【青黃】[
原噗] [同居設定]
  最近工作很多,今天黃瀨一直忙到清晨才回到住所。揉了揉眼睛,他脫去身上被雨水打溼的衣物,脫著疲憊的身子走向房間。
  床上的棉被鼓鼓的、想必另一人一定還在熟睡當中,黃瀨沒有想很多,已經鑽到床上去,窩在另一人的懷中、閉起眼睛,不用多久就睡著了。 

  青峰微微睜開眼睛,他剛剛就聽到黃瀨進門跟關門的聲音,原本還想斥責對方不要老是工作到這麼晚,但是看見對方累成這樣、他也不好說些什麼。
  揉了揉懷中人金色的短髮,將人緊緊的擁在懷中。 








  【青黃】[原噗] [同居設定] 
  「對、對不起啦小青峰!」電話另一頭傳來夾雜鼻音的慌張語氣,青峰想像得到黃瀨現在一定是眼角含淚的被經紀人拖著走,「臨時有工作通知,今天就沒辦法回去了。」 
  青峰走在街上,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插在褲子口袋裡,對於黃瀨臨時又有工作這點感到不滿,但是在聽見對方的欲哭的鼻音又心軟了,暗嘆了口氣才說了句「好了你別哭快認真工作」然後才說服對方擦擦眼角的淚、認真工作去。 

  兩人因為走上了不同的路,經常因為忙碌而錯開相處的時間,儘管現在是同居狀況但在住家遇到的機率也是十分渺茫,青峰煩躁的搔了搔頭,正巧經過一張海報、是黃瀨拍攝代言商品的彩色宣傳。 
  那人的金髮十分耀眼、琥珀色的眼帶著微微笑意,整張照片帶著滿滿的陽光氣息--青峰由心底而起的佔有慾讓他很有衝動將這張海報給撕掉,強迫自己不再去注視之後看見前方有個小攤子。

  那是個販賣飾品的路邊攤。 

  ※

  「咦?給我的?」黃瀨有些疑惑的看著青峰,小小的銀色戒指躺在手掌心裡,青峰則一臉不在乎的坐在沙發裡看著電視,絲毫不理會正在他一邊嚷著為什麼、又不是什麼特別日子的黃瀨。 
青峰怎麼可能會老實的說,他只是看不貫那些老黏在黃瀨身邊的那些蒼蠅呢?

  ※

  「比賽加油喔、小青峰!」黃瀨站在門口笑著送青峰出門,青峰張了張嘴像是想說什麼、最後只是說了一聲「後天見」然後就走出了門,黃瀨直到對方走進了電梯才收回了笑容。 

  說不寂寞是騙人的,其實他很想說出我陪你去比賽之類的話。
  但是他還有工作、他的身分也不允許他坐在觀眾席裡看青峰的比賽,黃瀨坐到客廳裡的沙發上,縮起身體、將臉埋進膝蓋裡。 

  「唔……不、不可以哭!說好不哭的!」黃瀨努力抹掉眼角滑下的淚水,他突然恨起自己這麼愛哭的個性,然後在什麼東西磨過臉頰之後才意識到手指上帶著的銀色戒指。
  會寂寞的不是只有他一個人,黃瀨突然想起這件事。 
  他輕輕的吻上戒指,燃後撐起一個微笑。

  「小青峰、加油!」

  也告訴自己,加油、要戰勝寂寞。 








  【火冰】[
原噗]
  小時候的景象歷歷在目,他們何不曾希望過,那段時間能被不斷重複播放。
  也許他們想當兄弟卻也不想,彼此的聯繫不想斷,卻似乎連結不起來。 

  也許是到最後了。
  他不否認,他有一點點期待火神會對他說些什麼,就算是在像以往一樣當兄弟、或是當彼此競爭上的對手,都好。
  他只是想要他告訴他,那條項鍊他不會扔。 
  那段他們共同擁有過的,他會珍惜不會忘掉。

  也許他只是自私的希望,自己在火神心中,仍是那他尊敬的兄長。








  【火冰】[
原噗
  就像他的名字,如火一般狂野,給人的感覺如萬馬奔騰、氣勢萬鈞。
  火神大我,在美國的時候,感情與他親如兄弟,擁有共同的興趣共同的目標,開開心心的過每一天。 

  有時候想想,他會笑自己,冰室辰也、你真傻。
  在比賽中放水本就不是什麼值得原諒的事,但是衝口說出不再是兄弟的自己,是否太過衝動太過無情? 

  紅色瞳孔印出的難過歉意,他不曾忘記過。 

  或許,只是因為火神他太過耀眼,他擁有著自己所渴望的--然後如飛蛾撲火,自己的尊嚴先被自己毀滅殆盡,火與冰本就不相融,冰只有被火融化為水的下場。 

  他是溫柔的火,冰室知道的。
  但正因為他太過善良溫柔,顯得他冷血殘酷。

  「吶、大我。」
  --你依然認為這樣的我,還配做你哥哥嗎? 







  【黃青】[原噗
] [N+架空][對不起只有砂糖][黃瀨跑去北海道取景拍攝]
  那個自國中時代就想要追上的背影,如今是否已站在他的身邊?

  「小青峰!有沒有看到我最近的新作品啊?」電話接通的瞬間黃瀨就興奮的開口,這是他們相隔幾日久違的通話,黃瀨撥著自己的瀏海,期待著戀人的回應。
  只見另一頭沉默了好一陣子,才隱約聽到一聲打哈欠的聲音,黃瀨能夠想像對方八成是剛清醒、微瞇著眼搔著他藍色的短髮。
  「什麼新作品?」
  「唉!小青峰,你練球之餘都不關心一下我的嗎!」黃瀨激動的握著手機,眼角已經含淚的朝話筒喊,要不是在過十分鐘還有一個拍攝工作,他很想現在就殺回去東京!

  「我對那種不會動的東西沒有一點興趣。」
  「啊?小青峰你說什麼?」
  「我說……」對方話講一半突然沉默了,讓黃瀨不免有些緊張起來,換了好幾聲「小青峰」但都沒有得到回應,就在他真的打算做出蠢事,要搭計程車飆去機場趕回東京的時候……

  「快回來啦,實際看本人比看照片要好了不是嗎?」
  「嗚嗚嗚嗚小青峰我最愛你了!」
  「閉、閉嘴,笨蛋!」
  黃瀨笑了。
 
  那個他迷戀的背影,他追上了,還緊緊握住了他的手。








  【青黃】[
原噗][N+IF世界架空][就是警官跟機長設定啦]
  抵達紐約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黃瀨深了深懶腰、疲憊的揉了揉眼睛,一旁的副駕駛拍了拍肩膀說了聲辛苦了,就準備去拿自己的行李下飛機休息去了。
  黃瀨獨自在駕駛座上坐了一會兒,最後檢察一遍是否有遺漏掉的開關設定之類的,也跟在副駕駛之後跟著走下了飛機。
  走到機場抬頭一看是黑壓壓的夜空,少許的星星在這光害嚴重的都市裡顯得特別稀有。

  現在日本應該是吃午餐的時間。黃瀨在心中換算著兩地的時差,礙於工作的關係經常在好幾個國度中往返,留在自己家中的時間是少之又少,再加上另一人職業的關係,兩人能夠見上一面就像是奇蹟一般。
  竟然還能維持這樣的關係不斷,連黃瀨都覺得不可思議。

  「小青峰現在在做什麼呢?」將行李交給同行的夥伴,準備運送到暫時歇息的宿舍去,黃瀨翻看著手機,正在掙扎著是否要打通電話,他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的跟對方聊上幾句了。
  是否會想自己呢?他忍不住這麼想,心底不安的心情騷動起來。
  通話等待接聽的嘟嘟聲停止了,黃瀨才意識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撥出了電話,有些緊張的等待另一頭的聲音,得來的卻是令人心焦的沉默。
  會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又遇到什麼危險的犯人了嗎?自己是不是挑錯時間打給他了?無數的問題在腦中浮現,黃瀨焦急的都快哭出來了。
 
  「……黃瀨?」
  「小青峰!你剛剛為什麼沉默,嚇死我了啦!」在聽見對方的聲音的瞬間像是緊繃著的線被剪斷似的,還是抑制不住淚水的潰堤,帶著濃厚鼻音的開口。
  「你怎麼不去休息?」
  「什……」
  「紐約現在應該是深夜吧,你不休息在那邊哭什麼哭?」青峰有些不耐的回答,他剛剛會遲遲沒有說話,是因為他以為他看錯來電顯示了、現在這個時間飛往紐約的黃瀨不應該會打電話給他,「還不適應時差吧做什麼這麼勉強自己?」
 
  「唔、人家想跟小青峰說說話嘛,小青峰好兇喔……」青峰想像的到話筒另一邊的人兒一定是嘟著嘴、鼓著臉頰說出這句話,嘴邊勾起的笑容帶點無奈,「等你回來多的是時間。」
  「等我回去都不知道是幾天後了,小青峰比我還忙還敢這麼說!」
  搔了搔自己的深藍色長髮,值勤的時間往往佔據自己一天的大部分時間,就算黃瀨能有一個月的假期,青峰實際上在家的時間連四分之一都不到,非常的忙碌。
 
  他能夠明白黃瀨此時的心情,他自己何不也是?

  「下次回來,我們去約會。」
  「咦,小青峰你說什麼?」
  「沒聽到就算了。」
  「欸!小青峰不要這樣啦--」聽著話筒另一邊吵雜的哭喊聲,青峰勾起了笑,暗自盤算起自己的工作行程還有黃瀨歸國的時間,淡淡的說了句「我要去執勤了」就掛斷了通話。
  為了確定這些計畫能夠不被臨時喊卡,青峰決定今天的案子他非得讓犯人知道自己有多不應該。

  喔對,順便得跟自己組裡的小學弟們說一下,學長下星期要放假才行。
  青峰勾起了奸詐的笑容,身旁的同仁都不免感到一陣寒意自脊椎底部往上竄起。








  【木日】[原噗
]
  打從一開始就不該相信那個人說要去圖書館認真念書的說法,日向順平很有現在立刻起身回家的念頭。
  --也許打從木吉鐵平說出這樣的話的時候,他就該心存懷疑了。 

  先不說這個傢伙遲到了半小時,終於看見他急急忙忙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卻在下一秒翻找起自己的手機,幫忙尋找結果在不遠處的地上發現,掛著一貫的笑容打哈哈賠不是,日向才想終於可以走進圖書館了,身旁的人又突然「啊」的一聲不知道又再找些什麼。 
  不意外的,又聽見他說他弄丟了什麼,日向已經懶得去搭理他了,扔下了句「自己去找」就走進了圖書館。

  在書櫃中徘徊瀏覽著書架上的書籍,隨意的翻看著幾本與戰國武將相關的書籍,嘴邊勾起淺淺的笑,決定取下書籍走到閱覽區閱讀。 

  沒有去留意經過了多久,在將手上書籍翻到第二十八頁的時候,某個高大的身影拉開了他右手邊的座位坐下,眼角餘光瞄見木吉鐵平掛起了溫和敦厚的笑容,立刻收回了視線並推了推自己的眼鏡,重新將目光放回書籍上隱藏自己的窘迫。 
  平穩的呼吸聲傳來,疑惑的看向一旁才發現剛坐定沒多久的人已經趴在桌上睡著了,午後的陽光灑在兩人的身上,適中的溫度使人開始發睏。

  今天到底來圖書館作些什麼的?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伸手揉了柔木吉鐵平亂翹的髮。
  嘛、算了,何必計較這麼多呢? 









  【青黃】[原噗] ※ 帝光時代設定。
  「喂、黃瀨,這題。」
  青峰大輝將手中的習題本往對面的人推去,原子筆指著方才花了他好長一段時間解題、卻算不出正確答案的數學習題,低沉的嗓音夾帶著些許的不悅成份。
  而黃瀨涼太在聽見對方的呼喚時抬起了頭,然後接過習題開始研究。

  為了讓青峰能夠不要因為考試不及格而留下來課後輔導導致無法參加籃球隊練習,深知赤司個性的奇蹟世代的成員們自然必須避免這像的事情發生,在決定兩人一組互相輔導課業的時候,把教會青峰的重責大任交付在黃瀨手上。
  「啊?竟然讓黃瀨那小子來教我?」黃瀨還記得青峰當時對他投以不信任的眼神,還不待他開口為自己辯駁些什麼,球隊經理就率先將點名簿往青峰頭上招呼,不悅的道:「就算人家黃瀨的球技不如阿大你,也不可以以偏概全啊!你知道黃瀨為了能夠繼續模特兒的工作,在課業上投注多少心血嗎?」
  桃井道出的真相立即讓青峰閉起了嘴,撇過頭搔了搔頭、一臉的煩躁,黃瀨則是苦笑著說我會盡力的。
  那也就是為什麼現在會是兩個人在學校自習室,面對面、各自寫著習題,然後一方提問一方解答的情形了。

  雖然青峰對於課業抱持著怎樣都好的心態,但是為了能夠繼續參加部活,這點的犧牲他還是明白的。等待著黃瀨的解答,青峰托著下巴發著呆,看著黃瀨折射著午後陽光更顯耀眼的琥珀色瞳孔、微憫著的唇、因苦惱而皺起的眉。
  不論看幾次,都驚訝於眼前這小子怎麼可以好看成這樣。
  「眼睫毛好長啊……」青峰在心裡如此評論著,然後看見黃瀨原本咬得扁平的唇突然勾起弧度,開心的講解起方才自己終於想通的解法,語調藏不主滿心的成就感。

  然後,正所謂的鬼迷心竅。
  假藉著獎勵之名、以達滿足己慾之實,青峰捉著黃瀨的手腕往圖書館藏書最隱密的角落走,狠狠的吻上那雙方才還興致勃勃講題的唇,放肆的親吻像是不斷重複著「不過是個黃瀨、驕傲什麼」的話語,十足的暴君。
  被吻得快要窒息的黃瀨心想,以後他大概無法用平常的心態、走到「日本文學區」找書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