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03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特殊傳說 - 利夏】珍品 04


00.

對他而言,有著漂亮紫眸的他、是他用一輩子都想守護的戀人。

似是在保護易碎品般,將心上的那人小心翼翼的捧在手掌心中。

 

但是被他小心呵護的那人、不甘於只是躲在他的羽翼之下。

那人也想、為他付出些什麼,來回報他。

 

那人不想永遠都是那只能依賴別人保護的──

 

《珍品》


 

   04.

令人作嘔的鐵鏽味竄入夏碎鼻腔中,他不免皺起了眉,看著眼前應是被美麗的深綠所覆蓋的大地,此時卻被駭人的鮮血染成鮮紅。

 

癱倒在地上的白袍、紫袍,甚至是醫療班的藍袍,無一生還、死像甚是難看,整個人遭剖半、被砍頭、五馬分屍、缺手缺腳等等,就像是之前發生的對鬼族大戰,只可惜之前那是在學院所以他們都還有復活的機會,這裡可不是學院……夏碎不禁替他們祈福。

 

在看見唯一生還的兩人的時候,夏碎倒抽了口氣──休狄灰白色的髮散落在他頰邊、黑袍到處都有被劃破的痕跡,露出的皮膚、臉頰無一不是傷口,傷勢頗重,他的周圍開始爆炸,炸死了無數想要偷襲的低、中階鬼族。

 

跪在休狄身旁的,是快要失去意識的阿斯利安,漂亮的褐色長髮一樣散落在他身上、卻短了好多,似是在戰鬥中被截斷,身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口,紫袍很明顯的被染上鮮紅,右手緊緊按壓左手手臂,夏碎猜也許他的左手斷了也不一定,阿斯利安的傷勢看起來比休狄更重。

 

「藥師寺、還不快把阿斯利安帶走!」休狄對著夏碎嘶吼,原本站在夏碎身旁的冰炎早已出現在休狄身旁準備應戰,夏碎才趕緊上前將阿斯利安帶到離戰場較遠的地方,手指成圈,輕輕詠唱著精靈百句歌,「風之音、水與葉相飛映,貳貳傷回癒。」

 

「風之術,環繞而侍--治癒之法。」抽出符紙,用盡自己所會的治療咒術,至少在藍袍趕上前他可以先替阿斯利安止住血,嘴裡不安的喃喃:「阿利、清醒點……不能睡啊、阿利……」

 

「唔……夏碎?」褐眼逐漸聚焦,看見的是帶著白色禁咒面具的夏碎,阿斯利安艱難的輕喊出對方的名,嘴角硬是勾起了弧度,「我食言了……對不起呢。」

 

夏碎明白他是在說他出發前與他的約定,手輕輕撫上對方的頰,「笨蛋,回去之後我再跟你算帳,你要給我活著。」然後便將阿斯利安交給隨後趕上支援的藍袍,轉身投入戰場。

 

夏碎很驚訝,他和冰炎不過就是在任務剛結束之時就接到公會通知、說黑袍休狄‧辛德森及數名紫袍白袍在任務中遇上鬼族高手,目前死鬥中急需支援,他和冰炎才會馬上傳送到公會的指定地點,卻沒料到會是這副景象。

 

夏碎根本沒料到,阿斯利安昨天說的任務竟是如此的危險……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侵略者見識你的殘忍。」握緊手中的黑色長鞭,夏碎立即回到自家搭檔身邊,冰炎早已握著烽云凋戈對抗著眼前的鬼族,休狄因負傷而退居防守線,前線交給夏碎和冰炎這對搭檔。

 

「烽云凋戈,水爆。」

 

「隔絕意識,第三結界止印。」

 

冰炎攻擊、夏碎防守,兩人總是配合得天衣無縫,前來支援的白袍、藍袍,甚至是紫袍,都不得不對這兩人的合作無間感到萬分敬佩。阿斯利安被醫療班扶起,傷勢已經恢復大半、還算可以行動的狀態,看見眼前正在戰鬥的兩人,心裡除了崇拜、多了份羨慕。

 

──他跟夏碎的默契,比得上冰炎跟夏碎嗎?──

 

搖頭,他跟夏碎認識的時間、不如冰炎認識夏碎來得久,冰炎在夏碎初次踏入這個守世界的第一天就認識他了,他們是同班同學,相處的時間遠比他這個學長要來得久。他第一次是在哪見到夏碎的他已經想不起來,或許是在學院、也有可能是在公會,他只記得、夏碎那宛若潔身自愛的荷花般、出淤泥而不染的姿態,映入他眼中、深深刻印在心中。

 

其實阿斯利安知道,冰炎這個「搭檔」或許還比他這個「情人」還要了解夏碎,不論是個性、身世、習慣等等,還有很多很多、是他比不上冰炎的,彷彿這名搭檔還比較像是夏碎的情人,比他還要來得稱職……

 

他不甘心,所以他很努力。

阿斯利安看著正在奮戰的夏碎,露出堅定的笑容。

那只是時間遲早的問題罷了,他遲早會追上的。

 

夏碎利用長鞭纏上鬼族高手的身體,冰炎趁機執槍攻擊腦後,鬼族高手的反擊將冰炎擊落,迴轉身體以減輕落地時的衝擊,夏碎趁機發動咒術攻擊。

 

「夏碎,後面!」

 

冰炎揮槍掃去一旁的鬼族,視線正好轉向夏碎的方向、他大喊。

專心唸咒對付眼前的鬼族高手,以至於沒有注意到準備偷襲背後的中階鬼族,正當夏碎心想大概只能硬碰硬時,熟悉的嗓音喊出熟悉的句子,「災難之風。」夏碎向一旁跳開,看見了阿斯利安握著他的軍刀,笑得燦爛的看著他。

 

看見對方恢復的狀況不錯,夏碎放心多了,便轉身繼續攻擊鬼族高手。待鬼族高手被逼得走投無路之時,冰炎念出了咒,將鬼族高手送回獄界,「異界返回。不該於此界之物,憑由烈刃強制反送。」

 

殘存的低、中階鬼族不用多久就被清除乾淨,藍袍忙著四處替傷患療傷,較為嚴重的則送返醫療班總部,夏碎卸下面具、小跑步的往阿斯利安正坐著的石頭方向前進,阿斯利安的身旁有一名藍袍正在為他處理傷口。

 

夏碎跟冰炎並沒有預期傷得那麼重,在醫療班簡單的處理之後便沒有什麼大礙,大概是因為鬼族高手也已經纏鬥了不少時間、所以他們才會如此輕鬆吧。

 

夏碎有些心疼的看著幾乎全身纏滿繃帶的阿斯利安,阿斯利安看見對方的紫眸除了映著自己的身影,也帶著擔憂的神色,阿斯利安咧開笑,「我沒事的,別擔心。」手指輕輕撫上對方臉頰,感受得到對方的體溫自臉頰傳開,夏碎輕輕勾起了笑。

 

時間已趨近傍晚,草原微涼的寒風輕輕吹過,夾雜著殘餘的血腥味及甘草味,被染上暗紅色的草地閃著一道道複雜的移送陣。

該是打道回府的時候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