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83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Unlight - 梅倫×薩爾卡多】架空設定系列

   《電話》原噗 ※ 此篇重寫過,以下是新版。

「梅倫,不要在玩牌了、唸書!」薩爾卡多不滿的看著眼前還在把玩撲克牌的室友,他停下了手邊的數學習題,對方只是笑笑的沒說什麼、然後將牌整理好疊在一邊。

薩爾卡多無奈的輕嘆了口氣,回過頭看向了牆上的時鐘、他拿起放置一邊的手機,動作流暢的按著鍵盤、撥了那個再熟悉不過的號碼,等著另一頭接通。

 

「喂?哥該出門了!認真工作啊!……不用你說我也會注意的!」

梅倫覺得戀愛最大的敵人不是情敵、不是第三者,而是對方的兄弟姐妹。

很不湊巧的,薩爾卡多有個身為工程師的哥哥,那個工作日夜顛倒、擁有每個月高薪水待遇、令人稱羨的高科技職業,而正因為其工作時間「日夜顛倒」,薩爾卡多這個擔心兄長的人時常會在兄長要上班前幾個小時打電話「叫他起床」。

 

看著眼前講電話講得正開心的人,心裡真的很不是滋味,悶得可以。梅倫一手撐著頭、一手轉著筆,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只能煩躁的看著桌上的數學公式。隨手抽了兩張撲克牌,看了眼花色。

梅花跟紅心,幸運跟愛情。梅倫看著手中的牌暗忖,薩爾卡多正巧結束了通話。

 

「抱歉,我們繼續……梅倫?」薩爾卡多掛斷了電話,重新將目光放回小矮桌上的課題,看著眼前人又心不在焉的看著撲克牌、而不是數學習題,不滿也不解的開口詢問:「梅倫?」梅倫抬起視線看著對方,勾起了壞笑。

 

「吶、我們休息一下,做點別的事情吧?」

看來今天的數學習題要留到明天再寫了。

 

《關心》原噗

攤在桌上的書本寫滿了一般大學生最痛恨的微積分,課本的主人此時卻無心在這上面,轉著手中的鉛筆、往後仰靠在椅子上,看著陽台外的天空。

現在已經接近傍晚,天空卻異常的染上淡淡的灰,看了著實令人心情沉重。

看了眼手機螢幕顯示的時間,薩爾卡多按鍵快速的發了封簡訊、慣例的提醒哥哥出門外出小心之類的話,然後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著窗外,手掌輕輕貼在冰涼的玻璃上。

今天寢室很安靜,因為那總是溫和笑著的人今天外出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

拉開了落地窗走到陽台邊,微涼的晚風吹的薩爾卡多直打哆嗦,就在他準備轉身走回房間繼續研究數學的時候、冰涼的感覺落在他的鼻尖。

「……?」重新站出陽台,薩爾卡多疑惑的探出了頭,在確實感受到冰冷雨滴打在臉上的時候,他一愣、旋即跑出了寢室門──

 

 

 

今天運氣真背。

梅倫拿著背包頂在頭上,當他結束今天朋友的邀約準備返回寢室的時候,不湊巧的開始下起了雨、而他就這麼巧的剛剛好沒有帶到任何雨具。

唯一值得慶幸的事再過一條街就可以看到宿舍了。他快步的跑著、心想再不快回去會著涼感冒的,然後某人就會用責備的語氣指責自己的粗心大意,思及此忍不住輕笑出聲,旋即想到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便繼續加快腳步。

 

水漥濺起、沾濕了褲管,濕淋淋的感覺真的很不舒服。

就在看見宿舍門口的時候,一抹熟悉的身影撐著傘、站在大門邊東張西望,梅倫停了下來、愣了一會兒,直到對方發現自己的時候、快步跑過來,將傘靠了過去。

 

「你這個笨蛋!感冒了怎麼辦!」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薩爾卡多。」

一邊聽著薩爾卡多不悅的抱怨、梅倫唇邊的笑容笑得燦爛笑得溫和,伸手攬過對方肩膀,在對方疑惑的視線下,他輕輕吻上了那聒噪的嘴。

 

《圖書館》原噗

「薩爾卡多?」梅倫走在學校附設的圖書館裡,穿越每個比他高出很多的書櫃、輕聲的呼喚,試圖從這些書堆中找到那抹熟悉的纖細身影。這個圖書館也太寬敞,他暗自抱怨著。

薩爾卡多很喜歡閱讀,當學校圖書館徵求工讀生的時候,他可以說是毫不考慮的就去應徵了。他可以在圖書館待上很長一段時間,直到要閉館了他還會顯得有些依依不捨,每次都是梅倫特別到圖書館去「接人回家」的,有時候還是特別來「叮嚀他吃飯」。

梅倫很清楚薩爾卡多對於熱衷的事物可以非常執著,不過偶爾還是會讓他覺得莫名的空虛。

 

在穿過了幾個走道、跟幾個熟識的同學打過招呼,梅倫終於在圖書館深處、某個偏僻的書櫃旁看見那抹身影,纖瘦的身軀抱著厚厚的一疊書、幾乎要淹沒他的臉,正努力的掂起腳尖、將書重新放回它原本的位子,書本搖搖晃晃的,像是隨時都會從他懷中掉落,令人替他捏了把冷汗。

無奈的笑了笑,梅倫仗著自己身高高他一顆頭、從身後抽走他手上的書,然後將之放在書櫃上,接著伸手摟住他的腰,將臉埋在他的頸肩、聲音悶悶的說。

 

「吶、該吃飯囉?不是約好了?」還壞心的開始搔癢起對方。

薩爾卡多被突然的動作嚇到、隨即又因為對方過於親密的動作而縮了縮脖子,手中的書不慎掉下幾本,他慌張的道:「梅、梅倫不要鬧!我把書歸類完就可以──!」未盡的話語被堵在口中,梅倫隨意拿起了一本書、遮住兩人,避免被走道那邊的同學注意到,然後貪心的偷走個吻。

 

最後在薩爾卡多一邊責備、一邊使喚梅倫幫忙歸類書籍的情況下,結束了一天的工作。

離開圖書館、傍晚的夕陽讓天空染上漂亮的橘紅色,梅倫看著那樣的天空、笑著握住了身旁人的手,故作難過的小聲抱怨:「啊啊、薩爾卡多你又因為工作忘記跟我有約了,真難過、我比不上那些書嗎?」梅倫隨口想要開開薩爾卡多玩笑,不料那人卻沉默了、將頭撇向另一方。

 

「呃、薩爾卡多……?」梅倫有些後悔的問道,停下腳步看著身邊的人,薩爾卡多只是站在原地、低著頭,遲遲沒有說話。就在梅倫反悔打算開口道歉的時候,薩爾卡多用很小、很小的聲音開口了。

 

「跟你在一起的時間……也很重要啊……」

薩爾卡多的臉龐微微泛紅,不知是因為夕陽的照射下顯得紅潤、還是因羞澀而染上的色彩。梅倫愣了愣、笑著握緊了他的手,心裡暖暖的。

 

「我也是喔,薩爾卡多。」


《兄長》原噗

「抱歉、我來晚了……欸?」

其實梅倫一直很期待今天跟薩爾卡多的約會的,所以當梅倫賠笑著走到咖啡廳兩人固定坐的位子時,他承認他的笑容在一瞬間僵掉了。

他看見薩爾卡多跟一個與他長相酷似、但是臉龐較為沉熟的男子並肩坐在一起。薩爾卡多撐著頰、側身看著那個人,臉上掛著的笑容十分燦爛、單方面的談話似乎沒有終結的一刻,而那個男子雖然沒說什麼話、偶爾只是回以一個單音音節,但是臉上同樣掛著個寵溺意味居多的溫柔淺笑。

 

梅倫覺得他現在滿肚子火無處發洩,這畫面看得他心理情緒非常複雜。

 

「啊、梅倫,你發什麼呆?坐下吧!」看見了談話對象的眼神才注意到梅倫已經到了,薩爾卡多才立即轉過身看向梅倫,這讓梅倫的心情更差了一點,隨手將包包丟在對面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下。希望這小小的、帶有情緒的小動作能讓他注意到,梅倫看著薩爾卡多如此想著(只可惜薩爾卡多根本沒注意到。)

「梅倫,這位是我常跟你提到的哥哥、馬庫斯……啊、抱歉,你們先點餐、不用等我。」薩爾卡多向梅倫介紹到一半、手機突然響起,便拿著手機走離了座位去安靜的地方接電話,座位上的氣氛瞬間尷尬了起來,隨意的點好了餐點,梅倫抬頭看向眼前的人。

 

馬庫斯給人的感覺跟薩爾卡多很像,只是銳利的眼神多了份穩重,梅倫歛起眸、勾起招牌笑容:「忘了自我介紹、我是薩爾卡多的大學同學兼室友,我叫梅倫。」要讓對方對自己有好的印象才行,儘管自己有很多的話想說。

 

「……你好……」低沉的聲音簡短的打了聲招呼,馬庫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表示敬意,梅倫暗自打量起對方,原來是個話不多的人?那跟薩爾卡多的個性差了十萬八千里了。「常聽薩爾卡多提起你,久仰大名了。」梅倫單手托著下巴,開口又問道:「今天怎麼會跟薩爾卡多一起來?」

「他,要我吃過飯,再上班……」馬庫斯簡單的回答,手指輕輕滑過手中的智慧型手機,看了梅倫一眼,正想開口、薩爾卡多便拿著手機回到座位上,「抱歉久等了、剛剛組員臨時發現實驗有問題,所以討論了一下。」

 

「你們剛聊了些什麼呢?」薩爾卡多好奇道,梅倫回了句「沒什麼」、馬庫斯也只點了點頭附和梅倫的話,薩爾卡多便不再追問,邊用餐邊跟自己的室友以及兄長聊起天來。

──不過薩爾卡多沒有注意到就是、每當薩爾卡多轉頭看向馬庫斯,梅倫的就回收起笑容、拿叉子戳食物的力道就會加大,然後在薩爾卡多重新轉向他的時候、再掛回他溫柔的笑容。──

 

馬庫斯只是靜靜的將這些小地方看在眼裡而已,沒有表示什麼。

時間趨近傍晚,跟馬庫斯道別後(當然還照慣例的提醒了很多事),薩爾卡多就跟梅倫肩並肩的一起走在回宿舍的路上,馬庫斯站在駕駛座旁,看著薩爾卡多跟梅倫的身影消失在下一個街口,他慢慢的拿起了手機──

 

薩爾卡多從隨身背包中拿出了收到簡訊的手機,在看完內容的時候脹紅了臉,梅倫注意到他的反應想要拿過手機去看,但是薩爾卡多迅速的將手機重新收好、並且不斷重複著「沒什麼,梅倫你不必知道」,結果兩人就在追逐打鬧中回到宿舍。

 

 

 

──多在乎點你身旁愛你的那個人吧,薩爾卡多。

                       馬庫斯──




  ※ 因為不可能也讓馬庫斯用手機與對方交談(這樣有抄襲嫌疑)所以就私設為話少、講話用字精簡的人了(ry


八公分原噗

其實有一件事困擾薩爾卡多很久。

 

「啊、原來是薩爾卡多啊?我還以為是新來的學妹。」同學從他身旁走過、搔了搔頭賠笑著,薩爾卡多只是白了對方一眼,嘲諷意味頗重的說:「能把我認成女孩子的你也夠厲害的了。」然後跟同學一起並肩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沒辦法嘛、薩爾卡多你的背影看起來這麼瘦小,誰都不會想到這個人是個男人啊。」結果薩爾卡多狠狠的往他的腳一踩、不再理會他吃痛的抱怨,頭也不回的朝宿舍快步前進。

 

薩爾卡多的身材在同年紀的男生裡面,顯得特別嬌小纖細。

相較於兄長的一百八十多公分,他只有一百六十八公分高,連個一百七十都沒有,再加上他骨架又小、也不是個愛健身的人,說不上強壯的身材因此顯得瘦弱,混在人群中也常被誤認為女生(薩爾卡多有時會慶幸自己沒有連外貌也像個女生)。

有的時候還會被女性友人調侃說:薩爾卡多這輩子不是當女生太可惜了,小麥色肌膚的陽光型女生也頗受歡迎云云。

 

對此,薩爾卡多也曾經試過很多方法,也許是受天生體質所影響,他吃不胖也長不太高、健身後的身材也只是讓自己更加纖瘦,他曾經非常絕望的對兄長抱怨過、兄長也只是摸摸他的頭要他不要介意,這樣也很好。

推開宿舍房門,正巧看見梅倫正打算更衣、襯衫釦子解到一半,結實的胸膛若隱若現,薩爾卡多的臉頰微微泛紅,下一秒才想起來自己還站在門口、趕緊走進房間關上門。「啊、下課了啊?歡迎回來。」梅倫看見薩爾卡多笑著打了聲招呼,卻只見對方一直盯著自己看、沒有回應。

 

「怎麼了嗎?我身上有哪裡不對勁嗎?」見對方的視線一直沒有移開的意思,梅倫開始低頭打量自己、思考著對方是被什麼吸引了視線。薩爾卡多愣了一下、語氣悶悶的開口:「……梅倫你身高多少?」

「嗯?身高?上次量好像是一百七十六公分……啊、薩爾卡多你幹麻?」捏著下巴思考著上一次健康檢查時的數據,一回神就看見自己的室友跳上他自己的單人床、用棉被把自己整個人包起來,從棉被裡傳出來的聲音似乎帶著點自暴自棄:「可惡我乾脆去當女生好了啦!」

 

梅倫被薩爾卡多的言行舉止弄得一愣一愣的,隨即意會到他八成是在回程的路上又被誤認了、現在才會開始鬧脾氣吧?他走向前,坐在床邊,伸手拉開棉被,果不其然看見對方一臉難過的抬頭望向他,墨色的瞳染上一層水霧。

梅倫對薩爾卡多溫柔的一笑,輕輕的捧起了他的臉、直視著他的眼睛,薩爾卡多回以不解的眼神,而梅倫蜻蜓點水的在他唇上一吻,薩爾卡多的臉頰泛起紅暈,正打算開口就被對方攬進懷裡、緊緊的擁著,在他耳旁輕語。

 

「薩爾卡多這樣剛好,我才能將你擁入懷中、替你擋下所有災難,守護你。」

  


  ※ 私心喜歡舊版的身高設定,新版是薩爾卡多182、梅倫185。


  《情人節》

  
字數過多,請點我觀看。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