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98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Unlight - 梅倫×薩爾卡多】右手觸摸到的。


   「唔……!」

右手連結著機械的部份沒來由地傳來痛處,薩爾卡多吃痛的驚呼了聲,看著緩緩滑下鮮血的手,心裡納悶著原因、邊緩步走回自己在宅邸裡的房間。鐵片的周圍沾滿了血、血肉模糊,小麥色的膚色也染上了點點血跡,薩爾卡多拿出藥膏繃帶,開始處理傷口。

只靠左手處理傷口太過困難,不小心牽制到傷口、鐵片扎得更深,薩爾卡多轉身開始準備拆開機械鎧,小心的拆掉螺絲,每拆掉一個螺絲、就流下更多的血,薩爾卡多覺得頭有點昏昏的、疼痛的感覺更加劇烈。

咬緊牙根,逼自己將注意力都放在處理傷口上──真的太痛了、痛得他快要昏過去──,右手開始有些失去知覺、左手開始微微顫抖,薩爾卡多咒罵著自己、繼續緩慢的動作。就在他終於將鐵片抽出、血滴落在地上,門被外人敲響。

 

「大小姐要我來通知……薩爾卡多?」梅倫推開門正打算走進來、就正巧看見薩爾卡多因為疼痛而癱軟了身子,他立即衝上前去扶住了他、也住到他右手的不對勁,他慌張的問:「薩爾卡多?薩爾卡多!你的右手怎麼了?」

「痛……」緊皺著眉、試圖從梅倫懷中爬起,但是薩爾卡多根本沒辦法好好替自己處理傷口,一隻手是想怎麼把繃帶好好繫緊?梅倫搶過他手中的繃帶,強勢的要他依著床沿坐好、他來替薩爾卡多包紮,並且在包紮完後迅速到樓下尋找止痛藥、端了杯水要薩爾卡多立刻吃下。

 

看著薩爾卡多不再因疼痛而冒著冷汗,梅倫這才鬆了口氣,坐在他身邊看著他的右手,心裡滿滿的心疼和難過,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會讓他選擇在右手上加上機械?裝上這麼危險的武器?梅倫想知道,卻不敢開口,他並不想逼他陳述那些或許是痛苦的記憶──儘管可能他其實還想不起來──。

注意到梅倫直盯著自己的右手看,薩爾卡多愣了愣、才明白也許梅倫很好奇這件事,「右手、是因為我……」結果梅倫反而伸出手指輕抵住他的唇,直視著薩爾卡多的眼睛、他柔聲道:「不急著說,我現在只是捨不得。」捧起他的右手彷彿捧著易碎品,脫去手套的白皙手指輕輕觸過冰涼的鐵面,在觸碰到傷口前停下了動作,很輕很輕的、在上面一吻。

 

「欸、梅倫?唔……」薩爾卡多不解的想問,卻突然被吻堵住了嘴,霸道卻溫柔的吻、貪婪的奪取對方僅存的空氣、交換著氣息,在窒息之前、才不捨的結束親吻,薩爾卡多的臉泛起紅暈、輕喘著氣,看著對方、無聲的要對方交代清楚,梅倫輕輕摟住了他,在耳側開口。

 

「我恨不得能夠替你承擔一切苦痛。」

很輕、很溫柔的嗓音,卻帶著一點點的苦澀。梅倫是真的心疼,當他看見右手滿是鮮血的薩爾卡多時,他感到很害怕、並且慌張起來,他不禁開始想、如果自己晚發現了一秒,薩爾卡多現在會怎樣?思及此,他有些激動的道:「如果我沒進來找你該怎麼辦?不要自己亂來啊,薩爾卡多。」

薩爾卡多調整位子、讓自己與梅倫面對面,左手指尖輕輕的描繪著梅倫的臉部輪廓,而梅倫伸出手握住那撫摸自己的手,眼神透出的不安只會在薩爾卡多面前顯現,薩爾卡多輕蹙起了眉、抿了抿唇。

 

他們原本是兩條平行線。

對於彼此的過去完全不了解,想要去觸碰、卻又害怕勾起對方的傷痛,所以他們很有默契的都選擇避開這個事實,在觸及這些話題時、他們會同時沉默,隻字不提。不是不想知道,而是一種溫柔、不希望對方難過。

薩爾卡多將唇貼上對方的唇、蜻蜓點水般,碰到便立刻收回,撇過頭連耳根子都紅了。梅倫笑了、從沒想過眼前這個起初還很排斥的人會這麼做,鬆開握住的手、改成緊緊的將對方攬進懷中,薩爾卡多小小掙扎之後索性換個姿勢窩在他懷中。

 

真希望時間停在這一刻。他們想要的很簡單、很單純,更多的他們不敢去想也不敢去奢求,橫亙在他們之間的問題他們暫時也不想去理會,未來會怎樣就等它出現了再去面對,他們只希望讓一切凝滯在現在。

梅倫伸手捧著薩爾卡多的右手,手指觸碰光滑的機械上感受到冰冷的寒意,他們各自經歷過太多的事,此時此刻梅倫只不捨於薩爾卡多可能曾經面對的痛苦、承受的悲傷,像是拿著稀世珍寶般,動作又輕又柔。

 

「對於曾經參予你的人生的那些人,我真的很忌妒。」淡淡的道,梅倫的語氣酸溜溜的、惹得薩爾卡多笑了出來,得來的是梅倫不滿的眼神。薩爾卡多抽出了被梅倫抓著的右手,然後反抓住梅倫的左手、脫去了他的白手套,將自己的手貼上他的手掌。

 

「梅倫。」他喚著他的名,梅倫看向他,薩爾卡多勾起淡淡的微笑。

 

「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能握著我的手的人。」

薩爾卡多的右手同時也是他的武器,因此根本沒有人會願意去接近他、親近他,而薩爾卡多自然也認為自己不需要與任何人來往。當武器不會對一個人造成傷害,那象徵的意義是什麼?

梅倫擁抱著薩爾卡多的雙手,緊緊的將其禁錮在自己的懷中。

 

右手觸摸到的,是真心。

 

The End.





Free Talk.
聽說這篇原本預計寒假打完再發的...... (ry(→期末考到週二)
然後我深深覺得我寫草稿的習慣要改,要寫詳細一點,
不然關鍵字很容易忘記原本想寫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抱頭)
打到最後我都不知道這篇到底想寫什麼了 Orzzzzzz
嘛、反正這兩個夠閃就好(錯)
開頭會這麼血腥是因為……我手癢想寫(LowBall)

大致上就這樣,我要準備回老家去閉關唸書了(欸你)
感謝您的閱讀 =D
By 禕鏡 2012.01.14 10:01a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