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3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Unlight 】隨筆短打整理。


  【劫影組】[原噗]

  為了什麼將那小小的身影留在了身邊早已想不起來、也不是那麼重要,阿奇波爾多抽了根菸、將白煙吐出,視線頓時白茫茫一片、記憶也開始空白。
 
  當年個子嬌小、身形纖瘦,帶著稚氣的嗓音直嚷著「總有一天要追上你」,但是當時根本連武器都拿不穩,還提什麼追不追得上呢?
  阿奇波爾多當時只是摸了摸他的頭,爽朗的笑說「我等著你追上來」。
 
  他個性很倔、愛逞強、毒舌,但其實是個心地善良、個性溫柔的一個孩子。
  阿奇波爾多經常笑說他表裡不一、而他總是拔高音量,怒吼著狂對著他猛丟短刀。
 
  「臭大叔、今天我要你為你的言語付出代價!」
  「哈哈、這麼有自信好嗎,小子。」
  然後便上演師徒倆跟鬧劇沒兩樣的追逐戰,總是打到兩人筋疲力盡才結束。

 
  阿奇波爾多又抽了口菸,那些腦子一閃即逝的回憶如夢一般,真實的卻又向不存在。
  看著在一旁熟睡的某徒弟,他笑著說。
  「我會在原地等你,可要趕快追上來啊、利恩。」







  【梅薩】[原噗]
 
  冬天的夜晚十分寒冷,薩爾卡多看了看入夜的天空,幾顆星星獨自閃爍著,拉了拉身上單薄的衣物、十分後悔當初沒有多穿幾件就出門,裝著機械鎧的手、與金屬接觸到的皮膚感到刺骨的寒,用左手搓了搓、試圖爭取些溫暖。
  夜風毫不留情的拂上薩爾卡多身上,他加緊了步伐想要趕快返回宅邸,他能清楚感受到自己的手指末端、臉頰都開始凍得有些發疼。

  真不應該逞強自己一個人出門啊。他想。
  他感受到穿著長靴的腳也開始產生痛覺,然後他再也感覺不到一絲溫暖。
  太冷了啊、實在太小看晚上的低溫。他看著出現在眼前的宅邸,不自覺的鬆了口氣。
  就在要踏上階梯之前,被拉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真是的,怎麼可以這麼不懂得照顧自己呢?」
  來者從後擁著對方、同時將手中的毛毯包在薩爾卡多身上,在他耳旁輕道。
  薩爾卡多打了個顫,撇過頭,他覺得自己的體溫上升的速度實在太過異常。
  「還不是……希望可以早點回來。」







  【梅薩】[
原噗][架空設定]

  「我知道啦,哥你才是,工作認真點啊!」
  梅倫有時候覺得,戀愛最大的阻礙不是有第三者、而是對方有兄弟姐妹,而薩爾卡多有個身為工程師的哥哥馬庫斯,他很敬重他這個哥哥。
 
  看著薩爾卡多有說有笑的講著手機,心裡真的很不是滋味,悶得可以。梅倫一手撐著頭、一手轉著筆,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只能煩躁的看著桌上的數學公式。隨手抽了兩張撲克牌,看了眼花色。
梅花跟紅心,幸運跟愛情。梅倫看著手中的牌暗忖,薩爾卡多正巧結束了通話。
 
  「抱歉,我們繼續……梅倫?」看著眼前的人正盯著撲克牌看、而不是數學習題,感到疑惑的喊了聲。梅倫抬起視線看著對方,勾起了壞笑。
 
   「吶、我們休息一下,做點別的事情吧?」
  看來今天的數學習題要留到明天再寫了。




   補充說明:梅倫跟薩爾卡多是大學生而且是室友☆
  薩爾卡多打電話過去叫哥哥馬庫斯起床去上班☆ 





  【王姬】[
原噗]

  他有很強的獨占慾,你很清楚並且親身體驗過。 
 
  他的動作霸道、自私,任性的從你身上索取很多很多,你經常疲於應對。
  你對他吼過,但他總是笑得狡詐、然後再將你推倒在床。 
 
  他撐著頭、側著身躺在你身側,帶著意味深長的笑容,空著的手捲起你白色的長髮,你不滿的瞪著他、他卻仍然只是笑的詭異。
  你憤然起身,對他吼道:「古魯瓦爾多、你夠了沒?」 
 
  「怎麼會夠呢?」
  他笑得邪惡,一個動作將你重新壓回床上,俯視著你,你看見他眼裡明顯的情慾色彩。 
 
  「我可是恨不得把你也納入自己的收藏品之中呢,布列依斯。」
  「你會是最美麗的一個。」

  他的愛是扭曲的,你在清楚不過。






  【梅薩】[
原噗] [微慎]

  愛不愛都無所謂,反正他也不抱任何期待。
  薩爾卡多這麼想著,手指輕輕摩娑著梅倫右臉上的十字圖案,跨坐在他身上、壓低身子幾乎貼上對方胸膛,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
 
  感情對他們而言是多餘的,擁有了也不代表什麼。
  更何況是梅倫這樣的人,他是這個世界的人、他是炎之魔女的侍從,他--注定不會屬於任何一個人。
 
  只是身體上的關係也無所謂,薩爾卡多只是想要多點藉口可以留在他身邊。
  貼合的身體感受到對方熾熱的體溫,交合的部位傳來淫靡水聲。薩爾卡多脹紅了臉,口中吐出斷斷續續的喘息。
 
  什麼時候變成了這樣的關係,薩爾卡多早就想不起來了。
  他只知道自己在意識到不可能的時候,就像瘋了一樣、瘋狂的吻上對方,然後便一發不可收拾。
 
  薩爾卡多想要的,只不過就是在他身邊多待一分鐘而已。






 
  【伯弗】[
原噗]
 
  只要能看見弗雷特里西的笑容,很多事對於伯恩哈德而言,似乎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沒有什麼事比親弟弟要來得更重要了,他可以為了他捨棄權利、捨棄金錢、捨棄生命。
 
  也許是出自於身為哥哥的責任,甚至隱含著更多複雜的感情。
  伯恩哈德不明白,也不曾試圖去明白,像是知道了什麼、維持在兩人之間的就會斷裂,然後就會失去些什麼。
 
  一直、一直都是如此。
  「吶、對不起,伯恩哈德。」
  夠了不要再說了。
  「沒能、陪你到最後……」
 
  不要、再說這種話了!
  許多語言梗在喉間,伯恩哈德緊咬著唇,閉起了眼、又重新睜開,緊緊盯著前方的獵物。
 
  --沒了你的世界意義也沒有,我就讓這個世界陪葬,你等我,我馬上就來……。
 
 
 
 
 
 
 
  【梅薩】[原噗]
 
  無心的話語,比任何一句真心話還要銳利。
  「您能用最真切的語言,告訴我那究竟有多重要?梅倫實在無法體會。」
  笑得真切、笑得奉承、笑得虛偽、笑得和藹,那就是薩爾卡多所認識的梅倫。
 
  比起摘下他的面具,薩爾卡多更想貼近他的心。
  「這有多重要,是無法言傳的,再多的言語也無法表達。」
  帶著苦澀的笑容,有著悲痛色彩的眼神,薩爾卡多後退了一步,退出了那條界線。
 
  「吶、梅倫,之於你,我是否可有可無?」
 
 


 
 
 
 
  【梅薩】[原噗] [架空注意]

  「聽說被吸血鬼咬到的人,就會變成吸血鬼的奴隸呢。」
  趴伏在梅倫身上,修長的手指輕輕撫過梅倫白皙的頸子,曖昧的畫著圓圈。薩爾卡多勾起媚惑的笑容,暗紅色的眼透露著誘惑,露出尖牙提醒著梅倫,他是個吸血鬼的事實。
 
  任由薩爾卡多解去自己領口的鈕釦,露出大半肩膀、胸膛,與薩爾卡多麥色的皮膚相比,梅倫的膚色更顯得蒼白。

  梅倫輕輕伸手撥過薩爾卡多的髮,將遮住五官的瀏海塞至耳後,然後將薩爾卡多的頭壓下、壓在自己的頸邊。 
  「那就請您不用客氣,儘管吸我的血吧。」闔起暗綠色的眼,梅倫唇邊勾起的笑容十分溫柔、寵溺,伸手輕輕摟住對方的腰,低沉的嗓音在薩爾卡多耳邊響起。

  「就讓我用一生的時間,服侍你吧。」


 


 
 
 
 
  【梅薩】[原噗] 

  什麼叫由愛生恨,梅倫明白了,也深刻體會到了。
  時間久了,傷害多了,情再深、也會有被侵蝕殆盡的一天,沒有人有那樣的耐心、期待著對方會回心轉意。 

  至少梅倫沒有這麼大的胸襟,他沒有辦法繼續等待著這也許注定著沒有結局的戀情會有開花的一天。

  如果薩爾卡多就是這麼想要迴避自己、逃離自己,自己何苦還要緊緊抓住他?彼此傷害? 
  「如果你想要的是另一個人的懷抱,就不要貪婪著其餘的溫暖。」
  我不需要你施捨的關心。梅倫輕笑著,儘管那笑已經扭曲的不成笑容了。他可以很灑脫、很瀟灑的走出不屬於自己的他的世界。 

  愛情不過就是如此,如夢一場、如戲一齣。
  他不過是,比薩爾卡多還要早迎來那既定的結局罷了。
  不屬於自己的,又何必強求? 


 


 
 
 
 
  【梅薩】[原噗[傾瀉的生命+靜止的永恆+有生命力的紙牌] [關鍵字來源] 

  有些事物儘管奉上了生命也無法取得。

  張張看起來毫無殺傷力的紙牌快速飛過,割斷了一切阻擋它的肉體,像是有生命一般、像是嗜血的惡魔一般,純白的紙張染上鮮紅。 
  對他來說時間是凝滯的,永永遠遠的停止。
  唯一能讓他感覺到時間的流轉的,是身邊的夥伴一個換過一個,像換一套老舊無法穿的衣服一般,換了一次一次又一次,他已經數不清也記不清,他是第幾次的說再見。 

  生命什麼的,人生什麼的,這些詞對他而言有什麼意義?
  擁有了又如何,他只要有足夠的力量保護自己、完成賦予自己的任務及使命就好,他這個人如何根本無所謂。 
  「無所謂,是嗎?」自嘲著喃喃著,他知道他再也無法用這樣的言語告訴自己,他始終是個有情感的人,他不可能無動於衷。

  他太寂寞了,寂寞到怕了。 

  看著那人纖細瘦小的身影,機械刺耳的運轉聲傳入耳中,幾不可察的蒼冷寒光在眼前閃過,接著是重物落地的聲音--然後是一頭一頭的魔物倒地,個個碎屍萬段。 

  沒有一個人可以走進他的視界裡,從來沒有。
  是什麼奪去了他的目光、奪去了他的心緒? 

  他笑了,他喜歡的不單單是那個人本身,還有那個人純粹的執著。
  嘴邊的笑容難得帶著溫度,難得帶著真正的笑意。

  吶、也許正因為他的人生漫長,他才能遇上這麼個有奪取價值的目標吧。 
  也許正因為他的時間停滯不動了,才需要有個人替他重新上發條吧。
  --什麼叫獻上生命,他懂了,他完全的懂了。 

  紙牌從手中擲出,朝著目標飛去,然後像一片片刀片一般的斬斷目標物,鮮血噴出、意外的詭譎華美。
  --他感覺得到,時間的流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