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53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Unlight - 艾依查庫×艾伯里斯特】不完整的美好。


   有時候,失去記憶是好的。

艾依查庫看著艾伯李斯特,心裡暗自下了肯定。

 

不會告訴他的,生前的彼此最後是怎樣的結局。

伸手撫上早已成空洞的右眼眼罩,艾依查庫嘴角勾起一抹很淺、很淺的笑容。

 

「就算賭上性命,我也會保護你的,艾伯。」

 

 

有時候,連艾伯李斯特也猜不透艾依查庫到底在想什麼。

一直以來,艾依查庫都會照艾伯李斯特所吩咐的去做、儘管那個要求是多麼任性無禮,他都會笑著說:「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做到最好回來稟報的。」然後就帶著自己的配槍走出了辦公室。艾伯李斯特根本不需要去明白艾依查庫在想什麼,因為艾依查庫也從來不將之表現出來。

 

很多人都說,艾伯李斯特是個難以捉摸、不按牌理出牌的騎士。

但是對艾伯李斯特來說,艾依查庫才是個令人難以理解的軍人。

 

儘管死後、來到這個世界,艾伯李斯特還是覺得、艾依查庫對他總是有所隱瞞。他突然覺得有些憤怒,對於艾依查庫這樣的沉默。艾依查庫不就是條只屬於他的軍犬,只會聽令於自己的軍犬──但是儘管自己想盡辦法要從他口中套話、艾依查庫還是依然笑著不語。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輕聲喚著被自己叫到自己房門前的人,對方則勾起一貫的笑容問道:「找我有什麼事嗎?大小姐說明天要早點開始任務、所以得早點去休息才行。」艾伯李斯特微微抬頭看著比自己略高一點的人,嘴角勾起漂亮的弧度。

 

「艾伯?」難得見到對方的笑容令艾依查庫感到疑惑,今天有發生什麼好事嗎?

「進來。」如以往的命令口吻,艾伯李斯特推開房門走進去、側著身看著帶著疑惑走入的艾依查庫,令對方關上門並上鎖後,艾伯李斯特走上前、抓住對方領口,湊上前去、又吻又咬,頗有挑逗之意。

 

「等等艾伯──!」

一個使勁將對方推倒在床上,自己跨坐上對方身體,撫視著身下人驚恐的表情,修長白皙的指頭輕輕撫過艾依查庫的臉龐、覆上帶著眼罩的那隻眼,細碎的吻落在對方的五官上,雙手不安分的開始解開對方軍服鈕扣。

「住手!」艾依查庫道,伸手抓住對方的手、顯得有些狼狽,艾伯李斯特眼尖的注意到另一隻手的動作有些遲鈍、被自己解開的領口也露出了裡面的肌膚,艾伯李斯特用空出的手、朝對方肩膀用力一壓──

「唔──!」艾依查庫吃痛的呻吟,艾伯李斯特趁著空隙解開他的軍服、裸露出的肩膀被白色的紗布纏住,似乎因為自己剛剛過大的力道而滲出些微鮮血、紗布被染上了紅,輕輕的撫上殺布、艾伯李斯特冷淡且平靜的問。

 

「這是怎麼回事?」

「呃、沒什麼啊……」

「說。」

「艾、艾伯?」

艾依查庫不知所措的看著艾伯李斯特,臉上像是被凍結般、面無表情卻帶著隱隱殺氣,艾依查庫搔了搔自己的臉、稍微撐起自己的上半身,苦笑著說。

 

「我只是不想要你、露出痛苦的表情啊,艾伯。」

 

就在艾伯李斯特正努力去理解他的這句話時,艾依查庫一個翻身動作,變成了艾伯李斯特在下、艾依查庫在上的曖昧姿勢,輕輕拾起艾伯李斯特的手、在手臂上落下一吻,勾起異常燦爛的笑容、左眼的藍更加深邃。

 

「吶、艾伯,我們繼續吧。」

 

 

艾伯李斯特不是完全不知道艾依查庫的心思。

誰不會注意到他總是偷偷要求聖女之子讓他多接些任務?

 

拿起配槍,踏上戰鬥區域。

艾伯李斯特實在很想嘲笑艾依查庫,這麼拼命把自己搞得渾身是傷、有什麼意義?好玩嗎?究竟是什麼事讓他可以不惜一切奉獻?就算說是為了自己,艾伯李斯特也不會因此開心的。

 

配槍上膛,朝著目標就是一記攻擊。

艾伯李斯特回頭對艾依查庫一笑,笑得倉狂、笑得自信。

 

「我從來就不需要你的保護,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愣了愣,像是意會了什麼而回以一笑。

 

「這一次的結局,我要親手寫下句號。」

 

The End.





Free Talk.
我先懺悔我打得亂七八糟,連我自己都有點搞不清楚當初想寫什麼了(掩面)
我承認我略過欸取沒打,太久沒打軍犬眼鏡我有點難以下筆啊啊啊啊啊(痛哭)
我對不起大家!!!!!!!!!!!!!!!!!!!!!(磕頭)

這是當初答應友人的聖誕回禮,
但是是已經打到一半的故事、所以就沒安插相關劇情進去了(合掌)

嗯,寫到最後其實有點昏昏欲睡的(抹臉)
嘛、總之就先這樣了←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ヾ(*´∀`*)ノ
謝謝您的閱讀 =D
By 禕鏡 2011.12.25 08:57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