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83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Unlight -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旋身之後。

 

「艾伯,來比一場吧。」金髮的小男孩拿著木製的短劍,跑到一幢大宅庭園裡、對著屋內正在看書的黑髮男孩喊道,勾起大大的笑容,一臉興致勃勃、躍躍欲試,臉龐沾著些泥土、似乎是幫忙完家裡的事務之後跑出來的。

他是艾伯李斯特家傭人的兒子,艾依查庫,兩人的年紀相仿,所以他們經常一起嬉戲、一起練劍,而兩個人從不在乎彼此的身分懸殊,而大人也放任你們去玩。

「想要打敗我嗎?艾依查庫。」年幼的艾伯李斯特也回以一笑,收起了正在閱讀的書,也拿起了自己的木劍就跟著他往庭園一角奔去。

兩個小孩就這樣拿著木劍、有樣學樣的筆劃著,雖然動作仍不純熟、兩人臉上的自信與興奮再真實不過,似乎樂於沉浸在戰鬥之中,儘管這只是遊戲、卻十分投入。

 

年幼的兩人,還做著單純的夢;他們的夢裡,是長大後的兩人、一起為保衛國家而戰,他們是彼此不可或缺的夥伴。信誓旦旦的約定,要一起讓夢實現。

 

 

 

「艾伯李斯特,你瘋了是不是!」艾依查庫怒吼、用力的拍擊桌面發出重重的悶聲。

多年後,他們朝著小時候的夢想前進,成為了為國王效命的皇家騎士,艾伯李斯特是上尉、艾依查庫是中尉,兩人曾經是令人稱羨、默契絕佳的組合,但、國家面臨敵國侵襲的危機,為因應即將到來的威脅,國王做了重新部署的決定,而他們倆則各分配到不同的位置──

 

「你明知道會去送死,你堅持要接下這個位子?」艾依查庫很激動的道,緊握的拳頭不曾鬆去、力道大到使指節泛白,艾伯李斯特翻看著手中的文件、對他的一言一行置之不理,喝了口茶水後只是淡淡的道:「沒什麼重要的事就請回吧。」抬頭瞥了他一眼、下達了逐客令。

 

「你變了、艾伯李斯特,連我都不認識你了。」

艾依查庫難得的嚴肅,冷著臉、微瞇起左眼,露出獵犬般的銳利眼神,淡然的道。

 

「我將按照軍令行事、從今以後你不再是我的直屬上司。」

然後,旋身離開。

 

門被狠狠的關上,嚇到正準備敲門進來的其他下屬,艾依查庫的腳步聲漸遠、直到完全消失,艾伯李斯特才放下了筆、嘆了口氣,額頭抵在手肘放在桌上的手掌,嘴角勾起的是朝諷的笑容。

 

「夢想還是要實現,儘管只剩一個人。」

 

 

 

艾依查庫跟隨著新的上司一同出征,那天之後兩人就沒有再見上一面、更何況是說上一句話。他已經不是艾伯李斯特的下屬了,他很清楚,所以不常見面是正常的,已經跟以前不同。

「上尉不好了,李斯特上尉他──!」剛出城沒多久,有個傳令兵急急忙忙的跑來,也不管任何規矩、也不管已經要喘不過氣來,著急的道:「李斯特上尉所率領的部隊遭到圍剿、請求支援!」

 

「艾伯──!」

「中尉、你要去哪!查庫中尉!」

頭也不會地,艾依查庫快馬加鞭、心裡不斷祈禱著。

 

 

 

艾伯李斯特早就知道毫無勝算了,現在也只不過是在硬撐。

艾伯李斯特在艾依查庫出征前幾天便出發進行他自己的任務,率領著自己的部隊、前往敵國進行突襲。沒料到的是對方似乎也料到這點,早就埋好了伏兵等著艾伯李斯特及其部隊來送死、而他們就這麼落入了對方的陷阱──

部隊人員已所剩無幾,艾伯李斯特受到攻擊、摔下馬,黑色的軍服早已殘破不堪,傷口遍佈裸露出來的皮膚,子彈用罄,艾伯李斯特只剩下他的軍劍陪著他奮鬥。

 

「為劍而生的東西也將為劍而死。僅此而已。」

 

輕笑著,他起立、旋身,然後奔向戰場之中……

 

 

 

 

天空,替不能哭的人們哭泣,冰冷的雨水滴落在眾人身上。

 

戰爭還沒結束,國內外氣氛凝重,處於隨時開戰、民心惶惶的緊繃時期,因此根本沒有多餘的心力人力、去歌頌那些為了國家而犧牲自己的英雄們,只能由他們的家族替他們做簡單的送別、安葬。

 

那一天,下著雨。

艾依查庫身著標準軍人制服,手上拿著祝福的白色花朵、站在刻有他再熟悉不過的名字的墓碑前──艾伯李斯特──,他收起一貫的嬉笑表情,臉、手都有包紮治療過的繃帶,他蹲下身、放下手中的花束,視線與碑上的名字對上。

他不禁想起、幼年那些快樂美好的時光,兩個天真無邪的小男孩、開心的聊著他們的未來,拼湊、編織起只屬於他們的夢。

 

那時候,他們約好、要一起守護這個國家,這個摯愛的家園。

 

「艾伯,你真過份。」他輕輕的開口,帶著一抹很淡、很淡的微笑,「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丟給我一個人、自己卻先跑去休息納涼了,真是傲慢的一個人啊。」

艾依查庫不會忘的,艾伯李斯特那自信與驕傲兼具的笑容,永遠會保持領先的走在前端、等著自己追上。

「吶、艾伯,你看著吧、我一定會圓滿達成之後去找你的,就在那裡等我吧!」

站起身,那單薄的背影顯得強大、孤傲。

 

「──我會替你討回公道的,艾伯。」

最後,旋身、他提起軍刀,頭也不回的前進。

 

 

 

 

「放馬過來啊、你想死的話。」

艾依查庫拿著軍刀,帶著挑釁意味十足的自信笑容、高傲的看著敵人,手中的軍刀做好了隨時斬殺對方的準備,他率領著自己的軍隊、殺入敵國進行埋伏行動。

發號施令,開始進行突擊。

 

鮮血飛濺、慘叫聲四起,雙方相互廝殺、分不出勝負,幾乎面臨兩敗俱傷的窘境,兩方大將看起來也十分狼狽、幾千人的部隊瞬間減少了許多,士氣開始低落。

 

「對不起、艾伯,那個夢想我想我是無法連你的份一起完成了。」

 

艾依查庫苦笑著,收起了軍刀、拿出配槍。

 

那天、太陽躲在白雲之後,不敢成為見證這段歷史的證人,失去陽光照耀的大地不再溫暖、冷風吹來十分刺骨,夾雜著濃郁的血腥味、這個世界彷彿人間地獄。

金髮的男人獨自站在那些不會在甦醒的屍體之中,放棄去替身上的傷口做止血治療──他知道他撐不久了──,他看著天空、勾起一笑。

然後,倒下。

 

 

──這個世界,有你才完整。──

 

The End.




Free Talk.
我好想知道我怎麼把大約五千字的劇情、只用兩千一就解決了(你#
慢工出細活啊、但是一直有人催我下一篇稿害我必須縮短時間(ry
有任何交代不清楚或沒有潤到稿的地方還請見諒 Orz

其實我很認真的想過要軍眼還是眼軍(?),最後還是選了順手的打 (ry
這是我久違的Bad Ending,上一次好像是家教的了?(多久了啊#)

我覺得寫一篇文最難的就是最後一句話了,
最後一句沒有辦法貫穿全文這篇就無法結束,
所以最後一句話我想超久 Orz

 

希望有把不能哭的痛傳達進大家心裡(欸

以上,感謝您的閱讀 =D

By 禕鏡 2011.11.20 08:36 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