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98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Unlight -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只為你。

  「這次的護衛任務要低調行動,艾依查庫你就跟我一起去執行吧。」

「了解,一切都聽你的。」

艾依查庫手插著腰、笑得燦爛,對著眼前既是自己上司也是青梅竹馬的艾伯李斯特爽朗的答道,艾伯李斯特淡淡的看了艾依查庫一眼、便收拾了一下手中的文件,起身拿起了軍帽、拾起了披風往外走去,「去做準備一下,我回來之後出發。」

「是是是。」

「回答要乾淨俐落!」

「好啦艾伯你快去啦!」

艾伯李斯特略微頭痛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便快步離去。艾依查庫看著對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上,收起了笑、替他稍微收拾了下桌面,提起自己的軍劍、往訓練場前進。

 

──成為你身後的影子、成為為你探路的軍犬,我要守護你、代替你殲滅一切阻礙你、威脅你的人。

儘管雙手會沾滿鮮血,我也在所不惜。──

 

「不是都叫你去做準備了嗎?」艾伯李斯特非常不高興的看著眼前正在樹下打瞌睡的下屬,非常不客氣的用力踩了對方的腳。結果聽到艾依查庫一陣哀號,坐起身開始按摩發疼的腳,哀怨的說:「哇啊!下手超狠的啊,艾伯,一定瘀青了啦。」

「誰叫你不準備出任務、還跑來練劍浪費力氣?」艾伯李斯特雙手環胸,怒氣明顯的顯現在臉上,很有「竟然不聽話小心被處以軍刑、到時候可別來哭訴」的氣勢,艾依查庫知道對方真的生氣了所以收回嬉戲的態度,站起身整理衣容。

跟在艾伯李斯特的身後,艾伯李斯特簡單交代了任務內容:為求最短時間抵達,所以將護衛人數壓到兩人、以求最快防禦速度,護送伯爵夫婦二人抵達鄰近城邦完成協議。艾依查庫聽完了艾伯李斯特的分析與指派的工作內容,聳了聳肩只嚷著輕鬆簡單、接著就被罵說不要掉以輕心。

從馬廄裡牽出了一批白馬一匹黑馬,掛上簡便的隨身行李,兩人便快馬加鞭的前往伯爵住宅。

 

 

 

「換我守夜囉。」

艾依查庫拍了拍正在營火旁認真研究地圖的艾伯李斯特,對方拿下眼鏡揉了揉眼睛、就著火光看了眼時鐘:「遲到了,你是跑去哪溜達了去了?」

「說的我好像都沒在工作一樣,我剛剛去探勘了一下這附近的地形罷了。」艾依查庫不滿的為自己辯白道,並且像是想起什麼的看向艾伯李斯特:「三點鐘方向約一公里的地方有土石崩落,盡量避免到那一帶喔、比較危險。」

 

「收到。」艾伯李斯特在地圖上做了個記號,正打算起身的時候被人拉住手腕、硬是被拉低身子,只見艾依查庫快速的在對方臉頰上輕輕一吻,用只有兩人聽得到的低沉嗓音說:「晚安,艾伯。」

接著便被艾伯紅著臉、一掌巴下去。

 

「唉呦,打這麼用力幹麻。」揉了揉發疼的頭,艾依查庫拿出隨身的冊子、翻看著剛剛自己記下來的地圖,勾起了個溫柔的笑容,然後站起身、在營地附近晃了晃。

距離天亮大約還有三小時,天空依然烏黑一片、彎月高掛一角,點點無數的星星散佈在整個夜空裡,晚風輕輕吹過、吹起了艾依查庫金色的短髮,吹拂過皮膚帶來涼意。艾依查庫重新回到營火邊坐下,開始保養自己的武器。

 

小時候的記憶快速的在腦中播放著,艾依查庫永遠不會忘記艾伯李斯特小時候是個多麼好強的小男孩,總是想模仿大人:拿不符合自己的劍、看自己看不懂的書、做自己做不來的大小事,他知道他只是想要變強、想要像爸爸一樣做個厲害的人。

童言童語開心地講著長大之後要做什麼、要變成怎樣,編織著共同美好的夢、盼望著總有一天會實現,小孩子許下的承諾、希望兩人會是永遠的好朋友……好多好多的事,都讓艾依查庫非常懷念。

他只是個平民出身的小孩,而艾伯李斯特是堂堂領主的嫡長子,他自然會希望能完成父親的期待,從小到大、艾依查庫不曾看過他停止努力過,一直一直、反覆著。

「還記得嗎,孩提時代的我們……」艾依查庫邊緬懷著過去,邊看向了不遠處的帳棚。

 

艾伯李斯特記憶中的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整趟任務下來非常順利,沒有遇到預期中會來突襲的敵人、也繞開了危險的地形,安然的將伯爵夫婦送達目的地,由於伯爵夫婦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返回國內,所以他們的任務只需將人平安送達、即可啟程歸國。

「啊啊、真是平淡的一趟旅程。」艾依查庫邊伸個懶腰、邊抱怨,看來他原本還期待可以來場刺激的對戰。艾伯李斯特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瞪了他一眼,繼續看向前方。

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一前一後騎著馬、一路上沒有什麼交談。再過不久太陽就要開始下山,入夜後著森林非常危險、要在下山前做好一切準備才行。微風拂過他們的臉頰,森林中的氣溫開始降低,艾伯李斯特下意識的拉緊了披風、向四處張望著,尋找適合今晚夜宿的地方。

 

「艾伯、跟我來,我記得這一帶哪裡適合紮營。」

艾依查庫不待艾伯回應及答應,便驅馬超越艾伯李斯特、朝一個方向前進,放棄制止對方的艾伯李斯特也只是趕緊跟上對方的速度,直到來到一個森林邊緣、再過去就是懸崖的一片空地,不遠處還有個瀑布。「這邊如何?」下馬、艾依查庫立刻湊上前笑著問,像極了正等著主人給予獎勵的狗一般。

「還可以。」艾伯李斯特隨便打發掉艾依查庫,開始準備紮營的工作,艾依查庫也趕緊開始去卸下行李、準備度過今晚。

 

 

「艾伯,醒醒、艾伯!」艾依查庫鑽進帳蓬、搖醒正熟睡的人。

準備完所有過夜的準備之後,艾依查庫便讓艾伯李斯特先去休息,守夜就讓他先來、晚點再叫醒他換班。艾伯李斯特睜開睡眼惺忪的眼,因為任務結束了所以不必一直緊繃神經、所以睡得很沉,過了會兒清醒點了後、整理了一下儀容,披上大衣便走出帳篷。

 

相較於帳篷裡的溫暖,外面的氣溫顯然低下許多,剛踏出的一瞬間艾伯李斯特不免打個寒顫,當他抬頭看向懸崖那邊的時候,看傻了眼──

眼前廣大的夜空中佈滿了無數的星星,廣大的銀河橫跨過大半個天空,今天天氣非常好、沒有任何一朵雲,整個天空像是被灑滿了寶石、閃閃發亮的非常美麗,非常震撼人心。

「怎麼樣?很漂亮吧?」艾依查庫炫耀似的說,站在他眼前露出溫柔寵溺的微笑。

這時艾伯李斯特才意識到這整件事都被艾依查庫暗地裡安排好了:出發時的「探勘地形」擺明了就是在尋找這個地方,剛剛才會說他知道有個地方夜宿。艾伯李斯特淺淺的笑了,緩步走到艾依查庫的旁邊:「得意什麼?這又不是屬於你的東西。」

 

「但是我只想讓你看見這幅景象。」看著略比自己矮一顆頭的艾伯李斯特,艾依查庫難得認真的直視著對方的眼睛,艾伯李斯特被這無預警的言語惹得困窘起來、像是遮掩害羞一般的撇過頭,「哼、那又如何了。我看到了你又想怎麼做?」

「忘了嗎?小時候我們常常像這樣看星星啊,然後聊著未來的夢想。」艾依查庫在原地坐了下來,仰起頭看著這廣大的天空,「聊著聊著就這麼在屋頂睡著了、常常惹得爸媽不開心。」艾伯李斯特也跟著在他旁邊坐下,靜靜的道:「你有一次還差一點從屋頂摔下去呢。」

「唔哇、那種糗事就別提了吧!」

「呵呵。」

「艾伯。」

「……喂!」

艾伯李斯特應聲回頭,視線閃過一抹金黃、隨即被人壓倒在草地上,艾依查庫的雙手撐在艾伯李斯特的兩頰邊,艾依查庫帶著笑容俯視他,不讓對方先發難、壓下身就是一吻。

「那麼,你還記得小時候我說過的話嗎?」艾依查庫在對方耳旁輕聲道,一隻手順著他的輪廓、撫摸他的臉龐,細細描繪那令他依戀的樣貌。艾伯李斯特撇開頭,儘管知道夜晚的光線不足、但還是下意識的想要藏住染上紅霞的臉頰,悶悶的說:「……怎麼可能會忘呢。」

 

「我會當幫助你的劍、守護你的盾,你儘管朝著前方邁進就好、我會跟上你的。」

 

溫柔漫長的吻是令人著迷的、令人貪婪的,互相掠奪空氣、直至感覺到窒息為止。

艾伯李斯特想起了很久以前當他說出這麼信誓旦旦的話時、還被自己狠狠數落了一番,嘲笑著他怎麼可能跟得上自己的腳步,多年後再次聽到、他只覺得心裡被滿滿的溫暖佔滿。

 

──這就是只屬於他的武器、只為他而戰的武器。──

艾伯李斯特扯下了眼前人的衣領,嘴角勾起漂亮的弧度,帶點命令口吻的開口:

「為我奉獻你的力量、你的一切,我要你跟我一起拓展未來。」


  
  The End.





Free Talk.
我不否認結局那裡我有想過讓他們打野戰這個選項。
不過既然指定了砂糖文,還是盡量讓它單純一點吧(???)
然後我好久沒倒砂糖了,所以不夠填請見諒(掩面)

不得不吐槽自己在人物掌握上還是有點失格,
這篇艾伯根本少話外加愛耍帥 (ry
但我還是努力朝著忠犬攻女王受邁進(喂#)
寫到快沒東西寫,我還是比較擅長痛文 (ry
然後是久違的三千字。(妳夠了)

我自己在寫這篇的時候經常覺得眼睛快瞎了、牙齒快蛀光了,
希望有帶出這種感覺給各位 !!!!
以上,感謝閱讀 =D

By 禕鏡 2011.11.09 08:06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