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03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特殊傳說 - 利夏/微冰漾】替代品 05-06


   00

天秤從來沒有平衡的一天,紫色的人心中的天秤尤其這樣。

 

高舉的那端是溫潤的褐,而低捧的則是高傲的紅白交織。

 

他明白的,所以從來都不強求什麼。

 

就像心上的那人永遠會站在另一人背後,溫柔的等候。

 

相同的,他也站在那人背後,期待有一天可以張開手臂擁抱他。

 

即使,他了解到這是一種不可能有回報的付出。

 

他也心甘情願的成為那人心中最重視的另一人的--

 

《替代品》


05

「夏、我們……可以像以前那樣、再當搭檔嗎?」冰炎艷紅的眸認真的看向夏碎有些徬徨的紫眸,以前是夏碎來找他搭檔、所以這次換他了,「我喜歡你啊、夏。」夏碎不否認,他的確有那麼一秒動心了,但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這句告白殺的他措手不及,他現在答應了對另一人又不公平,但是--他期待很久的這句話竟讓他如此的--就像一個天平呈現一個微妙的平衡。快樂與悲傷支配著他。

 

「嗯,我也是。」於是他做出回應。

看著眼前的人勾起難得的微笑,他也笑了。

 

「但是--錯過就不會再回來了。」夏碎真的笑了。

 

或許,以前的自己會在聽到這句話後喜極而泣、然後相當乾脆的答應──但是,現在不同了,因為他知道、他也找到,一直以來真正陪著自己的人是誰。夏碎想要起身離開,冰炎也跟著站起身、一手拉住夏碎的手,「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嗎?」

 

「我給過你很多次機會了,冰炎。在我說拆夥之前。」夏碎回頭看著他,紫眸堅定的神色說明了他絕不再讓步的想法,「請你放手,冰炎。」夏碎現在想做的,是去找回那個可以不計任何代價、即使只能成為對方心中的替代品也無所謂的、同為紫袍的學長。

 

其實他很早就對阿斯利安有好感了。

雖然認識他的時間是在冰炎之後、在一次需要雙紫袍出任務時就是他跟自己搭檔的,相較於自家搭檔的快狠準,阿斯利安選擇保護更多生命,溫柔的笑容現在他還記得。

 

所以當阿斯利安說「跟我在一起吧」這句話時他才沒有拒絕。

 

「冰炎,我們已經成為過去式。」

夏碎抱了他,曾經熟悉的銀白與焰紅交織的色彩。

 

既然沒有轉圜的餘地了,冰炎也無法去強迫他去接受。輕輕的擁住對方,他知道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就讓他貪婪一次他身上的清香、他的溫度吧,冰炎在他耳畔開口:「祝你幸福。」

 

然後,他放手。

 

不僅僅是放開擁住對方的雙臂,連對他的依戀、一併放掉。

 

「如果他拋棄你,歡迎回來找我。」冰炎揚起邪惡的笑容,但夏碎知道他沒有惡意,「謝謝、不過我想不會有那一天的。」朝他一笑、然後轉身離開。

 

看著夏碎離去的背影,冰炎抬頭看了下窗外,他以精靈之名祝福他們、圓滿的未來是等著他們的。

 

06

夏碎一直沒找到先行離去的阿斯利安,就好像這個人突然從他生命中消失、不曾出現一般,但他確確實實有著與阿斯利安一起的回憶。

 

「阿斯利安--阿利?--戴洛?」他回到紫館,看見的是心上人的兄長,戴洛冷淡的看著他。

 

「啊,這不是紫袍的藥師寺夏碎閣下嗎?」他的稱呼語氣就像諷刺一般,毫不留情的穿過他,流的遍地的是薔薇般的顏色。戴洛丟給他一份報紙,上午發生的事、那個分手的擁抱被當作頭條放在上頭,是他和冰炎,照片美的讓人覺得這是一對--情侶相擁。

 

「阿斯利安回去狩人的部落了,但是我不希望跟冰與炎殿下在一起的您再回頭尋找他。」

 

「這樣的您將我最寶貝的弟弟傷害得遍體鱗傷,難道連最後一絲尊嚴都不留給他嗎?」

 

「算我這個做兄長的拜託您,不要再傷害他了。」

 

「放過他吧。」

 

「不、那是誤會!」夏碎出聲辯駁,他揉爛了手中那份報紙,紫眸堅定的看著眼前的人,眼前的人卻投以不信任的眼光:「那你說、這該如何解釋?」他指著被夏碎扔在地上的報紙,夏碎一反常態、激動的喊:「難不成我不可以擁抱自己的同班同學嗎?誰說擁抱一個人就代表是愛他!」

 

「我跟冰炎只不過是朋友的關係罷了!」戴洛似是滿意他的回答般笑了下,開口:「說得很好聽,但請您證明您說的話、靠自己去找他吧,如果您是真心的、想必這不是什麼難事吧。」夏碎握緊了拳,他堅定的道:「就如你所說,我這就去找他。」旋身、扔了傳送陣便離開。

 

「阿斯利安、話可不能說死呢。」戴洛看著方才夏碎所站的位子,輕輕的笑了,「我弟弟就請你多指教了、夏碎。」他說,但願阿斯利安心中的傷口、能由夏碎來治癒。

 

其實夏碎沒有把握自己是否還能和阿斯利安在一起,因為是他傷害了他、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但是,他不想就這樣放棄,就算對方拒絕了自己、總比在嘗試之前就自動放手的好,至少、自己曾經試著爭取過。「席雷阿斯利安……」夏碎嘴裡喃喃著對方的名,他突然很想聽見對方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

 

阿斯利安坐在一個小山坡上,身上穿著的不是紫袍、而是輕便的衣物。仰著頭、閉著眼,任由微風吹過他的頰、他的髮,卻在閉上雙眼後幾秒、腦袋閃過報紙上的那張照片。苦笑、往後仰躺在柔軟的綠色草地上,褐色的眼失神的望著午後、湛藍無雲的天空。

 

阿斯利安手中握緊一份報紙,那是路過的學弟妹惡質的塞給他,不帶善意的目光彷彿在斥責他,說他是他們之間的第三者。報紙上是夏碎開心的笑容以及冰炎有些傲然的微笑,然後對視。那是他們的世界,無聲的說著拒絕他、阿斯利安的進入。

 

他向學校請了個假,讓他傷痕累累的心呼吸點新鮮空氣,不再去想那張過份甜膩的臉孔。

 

「他幸福就好。」阿斯利安這麼對關心他的兄長說:「讓你擔心了真不好意思。」戴洛只是像小時候一樣揉亂他的髮,不發一語的看著他。

 

「現在的我對夏碎而言只不過是個冰炎的替代品,當他擁有了那個真品,理所當然的,我這個不合格的替代品也該從他視線中消失吧。」大地的眼閉了起來,原本以為滾燙的淚水會從眼眶滑落,但事實上並沒有。 現在的阿斯利安是流不出淚的,當心被掏空時,竟然是痛到讓他如此撕心裂肺。

 

沒有夏碎的空氣,似乎讓他連呼吸都痛了。

 

他深深體會到,自己對夏碎的愛有多深、他對自己而言是多麼的重要,彷彿失去了他、就像魚兒離開了水會死亡、人類失去了空氣便無法呼吸、小草失去了陽光與雨水也活不下去,現在的他、大概是過著行屍走肉般的生活吧。

 

看著藍空,兩隻鳥兒嬉戲般的從上空飛過、蝴蝶成雙成對的在他四周徘迴、兩隻小鹿似是刻意般的從他身上跳過去……成雙成對的事物,在在都像在嘲笑著他──不僅僅失去了摯愛、還是摯愛與其愛人之間的第三者。

 

「哈哈哈……」他大笑、卻不是開心的笑。

無助、孤寂、徬徨、忌妒、悲傷、痛苦……種種壓抑在心裡的情緒累積在胸口、龐大的情緒使得他彷彿下一秒就會被吞沒,他想,這般複雜的情緒、恐怕短時間都無法恢復了吧,希望他哪天不會因此而崩潰……

 

自嘲著自己,很早之前就知道不可能了,卻依舊抱持著如此之高的期待……

狠狠的從高處摔落,說不痛也不過是在安慰自己罷了。

 

愛有多深、心就有多痛,一種微妙的情緒在拉扯他。

夏碎,這個早已根深蒂固的名字。

阿斯利安並沒有立刻回到他溫暖的家--或許再溫暖,對此刻的他而言都會化成寒冷的悲傷吧。

 

死心了,心死了。

 

沒有活下去的理由,漫無目的的走著。

失去前進的動力與目標,那麼又教他如何活下去?

 

「阿-斯-利-安-」

那溫潤的嗓音似乎從很遠的地方在呼喚著他,帶著微弱的期望轉身。

 

失望--夏碎是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的。阿斯利安為自己的執著嘆息。

就這麼譬如好了,夏碎是帶有甘澈的水,但他不是那個能捧著他的瓶子,他只能小心翼翼的用指尖觸碰得到短暫的涼意。

 

微微瞇起眼、感受著吹拂在身上的冷風,他卻感受不到一絲寒冷,原來心寒到一個極致、便感受不到任何溫度了嗎?苦澀的弧度又在嘴角揚起,褐色的長髮輕輕的打在身上,再度邁開緩慢的步伐,前進。

 

夏碎飛也似的跑過草原,心裡滿是不安及焦急,他一直在想:見到他之後要說什麼?對方會怎麼說?面對對方的答案、他又該如何應付?全身而退?他不知道,他很慌、他很怕,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對方,他只知道、他不能逃避。

 

找不到阿斯利安--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沒有去狩人部落的他會在哪呢?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感壟罩著他,夏碎害怕因為一時的誤會而失去他。深呼吸一口氣,夏碎停下腳步,他沒辦法漫無目的的去尋找,於是他大吼,和煦的風帶走他的聲音,無聲的嘶吼。

 

「阿-斯-利-安-」

希望他聽得到,這一聲充滿思念與歉意,更多的是--心意。

 

停格了好些秒,感覺到時間似乎不再流動,萬物都安靜下來,夏碎靠著聳立的喬木喘息著,他沒有使用方便的傳送陣,就怕錯過阿斯利安--不管阿斯利安去到哪了,他都會找出來的。

 

他已經錯過一次了,不能再錯第二次。

 

他大聲的呼喊、哪怕聲音已經喊到沙啞了,夏碎也要大喊著他的名──直到找到阿利斯安為止。不過才短短的幾個小時不見、他發現對阿斯利安的思念比他想像的還要龐大,隨著時間的流逝,心裡想見他的想法更加強烈、而遲遲尋找不到他的不安也一點一點的增加。

 

跑累了、夏碎卻不敢輕易停下來休息,他怕就在他停下來的時候,他會錯過遇見阿斯利安的機會、哪怕他剛好碰到任何危險,亦或是他們之間的距離在他休息的時候愈拉愈長,他不要、這些事情他都不要,所以他只是不斷的奔跑,紫眸不斷尋找著熟悉的褐色身影。

 

夏碎像是意識到什麼、突然停下腳步。雖然他並不想這樣想,但──

說不定阿斯利安知道他在找他、而刻意避開了?不然為什麼找這麼久了卻連個影子都看不見?

 

他做出一個結論:阿斯利安不肯見他。

夏碎垂下肩膀,無力的仰望著天空,灰茫茫的一片,像極了哭泣的臉孔。

夏碎承認了阿斯利安不願意見他的事實,他傷害他太深,一瞬間閃過戴洛的那句話--

 

『你還要傷他多深?』

與阿斯利安相似的褐眼憤怒著。

 

所以他現在該遠離他嗎--不要再去傷害阿斯利安嗎?

夏碎抿起唇,沒有血色的在同樣慘白的臉上畫開弧度,淒美。

 

戴洛的話狠狠的砸在他身上。

 

『阿斯利安不是你用來思念冰炎的替代品!』

但是,我從來沒把阿斯利安當作是替代品阿。夏碎淡淡的說道。

  TBC.


 

Free Talk.
突然想到自己很久沒更新了才趕緊來發(喂)

接下來就會慢慢發到完結了,06的字數超多(驚恐)

感謝閱讀 =D

By 禕鏡 2010.12.18 10:31 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