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83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特殊傳說 - 冰夏】是非題(下)

  07.
 
  「……在這等我回來。」
  「在我回來之前,你要把傷養好。」
  「答應我……夏。」
 
  我們從不開口那個原因 那一句我愛你 永遠像少了勇氣
  別人都說我和你之間的關係 沒有人相信只有關心
 
  「夏碎哥、藥吃了沒?」
  「嗯。」
 
  你坐在熟悉的紫館房間裡,眼神望著窗外,僅以單音回應你那同父異母的弟弟。
  腦子裡浮現的……是在醫療班總部時,他對你說過的話。
 
  那天在他說完那些話、而你來不及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就已經到了任務出發的時間了,所以你也沒有多說什麼、踏出了病房,讓治療士跟幾個藍袍扶著他離開醫療班總部。
 
  腦海裡不斷回盪著的,是他說過的那一句話──
 
  「你不只是我搭檔、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冰炎,你真是狡猾。」你淺笑,嘴裡小聲抱怨著。
  已經喊了他將近六年的稱呼,要你一時之間改過來、你還辦不到,你有種叫他亞、他就不再是自己搭檔的錯覺,儘管你明白那只是你的不習慣罷了。
 
  他很狡猾,在離別的時候讓你更加的捨不得他離開、讓你更加的不甘心無法一同旅行。
  他很狡猾,在離別的時候讓彼此的搭檔關係更加曖昧、超越友情卻不到愛情。
 
  僅管他只是一句簡單的「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但那早已超越了任何一句的「我喜歡你」或「我愛你」所包含的情愫。
  雖然你不明白他這些話真正的涵義,但你期待著得到相同的答案。
  彼此之間的關係對於他而言是什麼、你正等待著解答。
 
  輕輕捧起自家弟弟剛端來的熱茶,你輕輕啜了一口。
  窗外的陽光灑落在你身上,你微微瞇起了紫眸、伸手擋去刺眼的陽光。
 
  「不要拿沒消毒過的東西給我哥喝!」
  「小亭的主人才不會理你這種人呢!」
 
  看著自家弟弟與詛咒體吵架,你嘴角牽起了一抹漂亮的弧度。
  現在你該做的,是把傷養好、等待他歸來的那一天。
 
  等待,也不全然是令人枯燥乏味的。
  這一次、你甘於等待。
 
  我們從不證實那個問題 那一些是非題 總讓人傷透腦筋
  我會期待愛盛開那一個黎明 一定會有美麗的愛情
 
  任務開始之後,他經常想起出發前的那一小段時間。
  他一直在想,那時候如果還有時間、你會說什麼呢?
 
  是否會說出如他所期望的內容呢?
 
  他沒有把握、對於你會給予的答案。
  他只是希望、只是期待著,不敢太過奢望。
 
  忘了是在何時何地,他難得在夜裡清醒。
  在輾轉難眠之下,他決定到帳篷外頭吹吹冷風、看看星空。
  他依稀記得,他們在小溪旁紮營,後方就是森林,天空看得見明月跟無數星星。
 
  「亞學弟,你怎麼醒了呢?」身為他學長的紫袍狩人看見他走出帳篷,笑著走向他身旁、有些擔心下一秒他就陷入沉睡。
  看了眼坐在有些距離的黑袍妖精王子,妖精王子正在閉目養神、他是這麼猜測的。
 
  「沒什麼。」他淡淡的開口,逕自坐到營火邊。
  狩人依然笑著,提著才裝滿水的水壺也來到營火邊、在他對面坐下。
 
  不知道過了幾秒、幾分鐘,他盯著營火、眼神有些恍惚,狩人打破沉默:「怎麼了嗎?身體不舒服?」他才抬起頭,看了對方一眼、輕搖了搖頭示意他沒事。
 
  「阿斯利安,對你而言、搭檔是個怎樣的存在?」他淡淡的開口。狩人起先愣了一下,對於他這個問題感到意外、接著像是意會到了什麼,笑著開口。
 
  「對我而言,搭檔是很重要、值得信任的存在。他彷彿是支援我的左右手、教導我任何事物的導師,也是能夠互相談心的知心朋友。」狩人微微瞇起眼、嘴角的弧度不曾消失,視線看著前方的營火,「我的搭檔,將會是值得我犧牲奉獻、相互扶持,並且能夠理解另一方的心思、接納別人,默契絕佳的夥伴。」
 
  狩人似乎意有所指的看了眼坐在另一方的妖精王子,只見對方刻意的撇開了頭、臉上掛著鄙視的弧度,狩人見狀也只是笑著。
 
  「……夥伴嗎?」小聲複誦,他腦海裡想起的、是你經常掛在嘴邊的笑容。
  無預警的,他想念起你、關於你的所有一切。
 
  那時候、被控制的那時候,為什麼會喊出你的名字?
  或許是想要叫你快離開吧?或許是想要傳遞些什麼給你吧?
  他只知道,他後悔……你身上的傷口,他歉疚。
  為什麼自己……無法抵抗呢?
 
  如果當時……你就怎麼死了……
  他不敢去想像、失去你的痛會有多沉重。
  那不是他道歉、賠罪就可以彌補的過錯,就算要以死謝罪、他都無法原諒自己。
 
  只有你,他不想失去……
 
  過了多久才陷入沉睡、早已沒了印象。
  他只記得那天的星空很美、月亮十分皎潔。
  以及,關於你的……
 
  08.
  「我覺得有必要往回折。」無視了其他人的反對意見,他道,「山妖精那邊一定有些什麼。」
  「學弟,你知道嗎,你這趟的唯一任務就是:睡、覺。」紫袍狩人笑著說。
  「身為袍級的職責……」看著狩人,他說到一半的話被打斷。
 
  「我叫夏碎來交換任務好了。」狩人笑得燦爛,一聽到你的名字、他沉默了。
 
  「這是你欠夏碎的,現在首要任務是前往燄之谷。」收起笑容,狩人低低的說著:「這是我們欠夏碎的,所以請你先將身體恢復到完全的狀況吧,學弟。」
 
  連旁人……都比自己清楚嗎?
 
  如果眼前的紫袍是你,你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打他?罵他?還是僅僅揚起一笑呢?
 
  想起了出發前、與你對談時,你那欲哭的表情……
  他感覺到,心被狠狠勒緊。
 
  既然要你養好傷等著自己回來,那他就有必要順利完成任務、儘早回去才行。
  為了自己想要守護的人,前進。
 
  09.
  風輕輕的吹過你的臉頰,夾雜著落櫻、迴旋在你身邊飛舞。
  仰望著原世界蔚藍的蒼穹,你用手輕輕得壓下隨風飛舞而擋住視線的髮,和服的下擺隨著步伐輕輕擺動。
 
  木屐的聲音踏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你緩緩的走近櫻花樹下,你沐浴在這片落花之中、感受著櫻花淡淡的清香,看著漂亮的粉色、你揚起了笑。
  這樣的一個畫面很美、美得像幅藝術家用心繪製的油畫。
 
  自從他出發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你的傷勢恢復的差不多了、蒼白的臉色也恢復生氣,已經能接下簡單的任務,只是你同父異母的弟弟經常要你多在家休息。
  已經忘了經過幾個春天,你難得想念起家鄉的粉櫻、而踏入了藥師寺本家宅邸。
 
  櫻花亦如同小時候記憶般開得燦爛美麗,你的思緒恍惚間想起了過去……
  你還記得、第一次跟他一起來同樣的櫻花樹下賞櫻的狀況。
  你還記得他說他不討厭這樣的景色、也答應了自己有空再來賞櫻的事。
 
  「吶冰炎、今年的櫻花開得很美呢。」
  你嘴裏喃喃著,何時、才能再跟他一同賞櫻呢?
  你想念起,過去的那段回憶。
 
  「夏碎哥。」
 
  聽到呼喚,你微微轉身看向自家弟弟,紅袍在這片粉櫻中特別顯眼。
  對方拿下面具,看見了與你相仿的面孔,對方緩緩走向你。
  你微抬起頭、輕輕的道。
 
  「很美呢。」
 
  對方輕輕的拍掉落在肩上的花瓣,難得的揚起笑。
 
  「是啊。」
 
  你伸手接下幾片落下的粉色花瓣,花瓣卻又伴著吹過的微風再度起舞。
  聽到自家弟弟說的話,你臉上的笑容更深了點。
 
  「情報班接到通知,冰炎學長他們已經順利完成任務、預計明日抵達Atlantis學院。」
 
  10.
  公會大門口聚集著許多人,全都是來迎接他們任務歸來,不論是同班同學、老師、行政人員、公會高階人員等等,對於他們任務順利完成、無一不感到高興的。
 
  紅眸環視了人群一圈,他沒有看見你的身影、只有看見你同父異母的弟弟。
  他不感到意外、他也不認為你會站在人群中迎接自己回來。
 
  「學長,夏碎學長他……」一旁的妖師學弟有些擔憂的看著自己,他的視線沒有因此轉移到妖師學弟身上,只是將視線聚焦在人群中,淡淡開口:「我知道去哪找他。」
 
  身為你的搭檔,他不會不知道這個時間點你會在哪裡。
  你們約定過的,所以他不會不知道。
 
  妖師學弟看見他嘴角牽起的小小弧度,也笑了。
 
  「那就快去找他吧,學長,他正在等你呢。」
 
  身旁發出微微的閃光、地上顯現出熟悉的圖紋。
  豪不猶豫的、他扔下了移送陣。
 
  他想見你,那你呢?
 
  11.
  你坐在日式建築的長廊上,旁邊放著詛咒體方才端來的茶和些許點心,而詛咒體已經吃飽喝足似的窩在一旁熟睡著,片片的花瓣落在詛咒體精緻的臉頰上。
  你輕笑,脫去木屐、重新站上長廊,彎身抱起熟睡的詛咒體女娃、走進身後的和室,輕輕地替女娃蓋上棉被、你輕輕的關上紙門、坐回方才的位子,一切動作乾淨俐落、一氣呵成。
 
  你輕啜了口微涼的茶,手指輕輕滑過杯緣,你紫金色的眼瞇成一個弧度、嘴角也微微勾起。
  「好久不見。」看著出現在眼前的人、你道。
 
  你看見熟悉的紅眸、想念的那混雜紅色的銀髮,還有那抹帶著高傲與自信的笑容。
  他站在飛舞的落櫻當中,緩步的向你走近。
 
  他沉默不語,僅僅習慣性的坐到你身旁的空位,寶石般的紅瞳凝視著櫻花,你順著他的視線望去、然後笑著說:「跟那時候一樣,很美對吧。」
 
  過了幾秒,他才以單音回應:「嗯。」
  他長及腰的髮隨著風輕輕飛舞,耳邊響起了杯子的碰撞聲、還有你溫和的嗓音:「用點茶吧。」
  你遞給他一個裝滿茶的杯子、他看了你一眼之後接下了茶杯、喝下了一口,就像以前一樣、他從不會開口明白告訴你好不好喝、總會將杯中的茶飲盡、把空杯遞還給你。
  你明白他的意思,接過空杯的時候,你哽咽了。
 
  「你……真的平安回來了呢……」
  他聽見你有些顫抖的聲音、不解的看向你,你微微的側過頭、讓他看不見你現在的表情──
  你欲哭的表情。
  
  「夏……」
  「不要說了,我不想聽。」
 
  他聽到你說出這樣的話後、他愣住了,紅色的瞳裡帶著驚訝的色彩。
  你白皙纖細的手指緊緊抓住放置在腿上的和服下襬、肩膀顫抖,美麗的臉龐滑過淚珠、無聲哭泣──
 
  霜丘夜妖精闖入醫療班時,你不安、惶恐、擔憂的情緒一湧而上。
  因為他對於你而言,不僅僅只是搭檔。
  他對於你,十分重要。
 
  你不會知道的,在他看見你的反應時的表情。
  錯愕,紅瞳黯淡了下來,張開了唇欲說些什麼、又閉起不語。
  閉起了紅寶石般艷麗的眼,睜開。
  然後,他擁抱了你──
 
  「我回來了,夏。」
 
  他道,輕啟的薄唇在你耳邊輕輕說了幾句話。
  你掙脫了他的擁抱,轉過身看向那張你再熟悉不過的中性臉龐,他輕捧起你的臉、彷彿捧著稀世珍寶般的小心翼翼,帶著薄繭的手指替你抹去了淚珠、被觸碰到的皮膚感覺到一絲癢意,看著對方帶著真誠的紅眼、你笑了,一個比盛開櫻花還要美麗的笑容。
 
  你笑著說了些什麼,對方一向冷酷的臉龐難得勾起溫柔的弧度,你再次擁抱了他、他也伸手緊緊的擁著你。
 
  「我以精靈之名發誓,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不會再將重要的人拋下,並且與他一同走過剩下的春夏秋冬。藥師寺夏碎,你不僅僅是我的搭檔,也是我想要一輩子守護、最重要的人。」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我不會喚你亞殿下,因為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冰炎。我期待著,未來有你的每個春夏秋冬。」
 
  12.
  儘管沒有那三個字,但是你們都明白、對方真正的心意,所以你們不急著說出來。
  未來看似困難重重,但是你們相信、只要兩人在一起,便能像以前一樣、安然度過。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你們堅定不移的信念,讓你們這一生擁有了彼此。
 
  精靈與人類的故事,還在持續著。
 
  後人都說,好久好久以前有一對搭檔、一個精靈和一個人類,他們是史上最強、默契最佳的搭檔,沒有人能比得上他們。

  他們一生互相扶持,儘管人類的生命短暫,但精靈說過、他此生只有這麼一個搭檔,沒有人能夠取代他的人類搭檔。

  對他們而言,彼此就是唯一。
 
  The End.




  ※ 歌詞取自范瑋琪《是非題》。
  ※ 部份劇情取自第二部第五集。

  Free Talk.
  結局總算打出來啦!!!!!!
  這篇的結局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下好,一直很怕沒有把真正想要表達的都表達清楚,經常覺得自己的文字沒有辦法完全傳達自己心中的想法,我的功力還有待磨練了(抹臉)

  這篇給我的感覺一直都是平淡嚴肅的,所以結局的選擇也讓我猶豫了很久,應該要平平淡淡的結束又覺得捨不得、但是太過搧情的又顯得突兀不搭嘎,不過終究還是私心給了個圓滿的結局(喂)
  很努力試著不用﹝我愛你﹞和﹝我喜歡你﹞之類太過淺白的詞去傳達,只是這樣好像反而給自己添麻煩,覺得哪裡寫不好真的要說喔O_Q
  最後的地方可能有點跳痛,但是我覺得這樣打結局會比較完整ˊwˋ

  冰夏是我開始看特傳之後第一個喜歡的配對,不知道為什麼對他們的感觸特別深,希望我的文字能讓大家也感同身受了。
  這篇打了一萬一千多字讓我嚇到了(掩面)很少打這麼多說XD"
  另外,就是有人有注意到全篇歌詞出現的順序與次數、是按照歌曲的播放的嗎?(誰像你這麼無聊#)

  以上,謝謝各位的閱讀w

  By 禕鏡 2010.07.24 03:27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