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98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特殊傳說 - 利夏/微冰漾】替代品 03-04

  00
  天秤從來沒有平衡的一天,紫色的人心中的天秤尤其這樣。

  高舉的那端是溫潤的褐,而低捧的則是高傲的紅白交織。

  他明白的,所以從來都不強求什麼。

  就像心上的那人永遠會站在另一人背後,溫柔的等候。

  相同的,他也站在那人背後,期待有一天可以張開手臂擁抱他。

  即使,他了解到這是一種不可能有回報的付出。

  他也心甘情願的成為那人心中最重視的另一人的--

  《替代品》

 

  03
  阿斯利安很久之前就對夏碎有好感了,說不上是喜歡還是愛,就是有一種想待在他身邊的感覺,具體一點就是「啊、就是他了」的這種感覺促使著他。

  在高二學院祭的第三天靠近夏碎、拉近距離。

  後來學弟為了保護夏碎而帶著同樣是紫袍的他前往鬼王塚,而他為什麼答應的理由也是為了保護夏碎。 他們都是基於保護夏碎的理由,留下他一個人、前往--

  「不要緊的。」他抱得更緊了,是清雅的香氣。「你開心就好。」

  真的,只要他開心就好了。
  自始至終,他都如此盼望。

  「嗯。」夏碎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知道對方是真心的,那他呢?他明白自己還放不下對冰炎的感情,可是自己在這樣下去只會讓對方更難過……夏碎不否認,他慌了,面對對方的感情、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感到不知所措。

  夏碎跟阿斯利安在學校餐廳的角落坐下,身邊傳來眾人的議論聲,不外乎就是在談論夏碎、阿斯利安跟冰炎這三人的感情世界。夏碎跟阿斯利安都選擇了忽視這些談論的聲音,阿斯利安在詢問過了夏碎想吃的東西之後、便自願起身去點餐,留下夏碎獨自一人望著外頭發呆。

  那些言論拋進夏碎的耳裡,談論著他、冰炎以及阿斯利安--是他拉著阿斯利安下水的。那些人嚷嚷著,冰與炎的殿下與妖師在一起的事實,質疑著是誰先變了心--多半都指向他,那些言論刺傷他。

  是冰炎先變了心。但是,是夏碎沒有說出口。

  所以--是誰錯了?

  沒有誰對誰錯。夏碎啜了一口茶,抬頭,看到了不遠處、同樣也在看著他的人。
  一瞬間,餐廳靜默了。 不起一絲波瀾的麗紫雙眼對上早已瞇起的紅寶石雙眼。

  坐在冰炎身邊的褚冥漾不安的拉了拉自家學長的袍服,紅眸望了他一眼、一手拍掉對方拉住自己的手,然後起身。「學……」止住了呼喊的聲音,褚冥漾看著冰炎邁開步伐走向坐在餐廳另一端的夏碎,他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他知道自家學長知道了什麼,所以、他苦笑。

  看著冰炎往自己走過來,夏碎有想過是不是該起身離開去找阿斯利安,但是依冰炎的個性他不會允許自己迴避他的──他可比誰都還要清楚──,索性放棄脫逃,掛著一貫的笑容望著駐足在自己前方的冰炎,利用眼角餘光尋找著離席的阿斯利安。

  「夏碎。」冰炎站定,輕聲喊著正假裝看不見他而另一人的人。

  --從幾何時他們變成這樣?誰造成的?
  冰炎有種想將臉埋在對方頸窩裡的衝動。

  「夏碎。」他又喊了一遍,瞇起了紅寶石的眼,「不要不理我。」他示弱了。

  聞言,眼前的人終於抬起頭來看他,帶著些微苦笑與輕蔑,「請問,冰與炎的殿下找我這個小小紫袍有何貴事?」帶著笑意的眼同時也有著惆悵。

  周圍的人不時朝他們投以奇怪的視線,有的人似是不怕死的就看著他們等著看好戲、有的人比較識相,雖然不敢明目張膽的看、卻豎起耳朵不打算漏聽他們的對話。評論不是沒有,多半是在猜測事情接下來的發展,等著看夏碎跟冰炎是要大吵一架、還是重修舊好?亦或只是袍級間工作談話?夏碎注意到,似乎有人開啟了賭局。

  「你跟阿斯利安……」話方落下,便被不遠處的聲音中止:「夏碎、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來人在看見冰炎的時候停下了腳步,夏碎看見對方的笑容在那一瞬間垮了、然後又重新建築起來,那是苦笑──

  「嗯?打擾到你們的對話了嗎?真不好意思,那我先迴避一下吧。」強忍著不安,自顧自的說完、便轉身離開。

  見狀,夏碎快他一步拉住阿斯利安,隨後勾起一絲微笑,「阿利,你並沒有打擾到我們對吧,冰與炎的殿下?」 這笑容在冰炎眼中刺眼得很,他不甘心的將視線轉開,拉著對桌的椅、坐下。

  阿斯利安看著夏碎的笑容,分不出是真誠還是偽裝,他也回給他一個笑容,在夏碎身旁坐下。

  於是形成一個微妙的畫面。

  04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阿斯利安在,冰炎遲遲沒有開口說話,紅眸只是瞪著眼前的兩人看。相較於曾經是冰炎搭檔的夏碎一副老神在在,阿斯利安被他這樣一瞪顯得很不自在,一度真的有想要起身離開的念頭,但礙於桌底下、夏碎的右手正緊握著他的左手,牽制住他的行動,他才遲遲沒有動作。

  附近走動的人很多,所以不會沒有人沒看見這兩人桌底下互相緊握的手,竊竊私語的聲音愈來愈多,冰炎不會沒有聽到,皺起眉,頗不是滋味的開口:「你們、要就光明正大,不要偷偷搞小動作!」憤怒的吼,夏碎卻只是回以他一笑,對冰炎而言、那笑容很陌生,與記憶中的不同。

  順從的照著冰炎的意思,夏碎握著阿斯利安的手,光明正大的放在桌面上、緊握。彷彿這個動作會帶給他一絲安全感,夏碎先看向身旁的人,用著無聲的嘴型笑道:不要緊張,沒事的。

  夏碎故作鎮定的將視線移回冰炎身上。
  阿斯利安望著夏碎的側臉,臉色又蒼白了些。

  而握住他的手的人正處於一種不安的戒備中。
  「夏--」冰炎一開口便讓身旁的人顫抖了一下,他只是兀自的說:「我只是想告訴你--」
  這次換阿斯利安不安了。

  「你說拆夥之後,我並沒有跟褚搭檔。」
  語音剛落,夏碎錯愕的鬆了握住手的力氣,像是放下心中一塊石頭一般,鬆開手。
  然後鬆開手的這一秒,阿斯利安覺得他再也不可能、不再有可能握住那人。

  就算他眷戀著那溫度,他也沒有緊握著的資格了,是吧?

  「我想到還有甜點沒拿,你們繼續。」誰都知道這只是個藉口,只是沒被戳破罷了。阿斯利安撐起一笑道,便馬上起身離開,這次、夏碎沒有在伸手攔住他了。

  阿斯利安快速的走到一個轉角、背靠著牆,低著頭、任誰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他苦笑,沒想到他們之間竟是如此的短暫,但是、至少對方得到他想要的不是嘛?

  他該高興、他該替對方感到高興才是的,但是……多少還是會難過啊。
  「阿斯利安你這笨蛋!」怒罵著,他強忍著淚、不讓它滑落。努力撐起的笑容是個破碎的弧度,但阿斯利安是真心的祝福,祝福夏碎跟冰炎的未來是美好的、是快樂的、是幸福的……

  雖然有點不甘心,但是他希望夏碎能夠幸福,那是夏碎要的,所以他可以放開手,即使留戀。
  就像單薄卻堅強的玻璃,稍微用力就破碎一地,那就像他一般,為夏碎難過而難過、為夏碎高興而高興,但這所有一切都是建立在心尖上的傷疤,還淌著血。

  --或許以後不會有癒合的一天。
  阿斯利安抱著一種心態悄悄的在外頭等待,將空間留給他們。然後一轉頭就看見了另一個跟他很像、都在自舔傷口的人。

  「……漾漾?」

  「阿利學長……」褚冥漾輕輕的喊著對方名字,聲音輕得彷彿不存在一般。阿斯利安從褚冥漾的笑容看見與自己相同的苦澀,他伸出手、輕輕拍拍對方的頭,「給自己一個希望、祝福他們的未來吧?」褚冥漾明白阿利斯安想說的是什麼,點了頭、啟口:「我相信我能找到比學長更好的。」

  然後,他們相視而笑。
  他們祝福彼此、傷口能早日痊癒。

  TBC.

  Free Talk.
  這邊是發文速度比娜娜慢上好幾倍的阿鏡(眾踹

  對不起最近想發文老是忘記O口Q!! 快扁我吧(硍)
  娜娜那邊已經發到08了喔~有興趣的可以先去看w

  另外主要是想說我們預計7/18的特傳ONLY會出《替代品》的小報w
  詳情請待資訊頁的出來(眾踹)

  以上,謝謝各位的閱讀w
  By 《珍品》打不出來的禕鏡 2010.05.08 00:10a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