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03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特殊傳說 - 利夏/微冰漾】替代品 00-02

  00
  天秤從來沒有平衡的一天,紫色的人心中的天秤尤其這樣。

  高舉的那端是溫潤的褐,而低捧的則是高傲的紅白交織。

  他明白的,所以從來都不強求什麼。

  就像心上的那人永遠會站在另一人背後,溫柔的等候。

  相同的,他也站在那人背後,期待有一天可以張開手臂擁抱他。

  即使,他了解到這是一種不可能有回報的付出。

  他也心甘情願的成為那人心中最重視的另一人的--

  《替代品》

  01
  他還記得高三時,有一件事轟動了整個守世界。

  冰與炎的殿下和妖師走在一起了。
  那些人是這麼流傳的。

  而他也確實在那人的身邊看見另一人的身影--然後他似乎聽到某種玻璃破碎的聲音。

  然後他意識到一件事,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於是他這麼對那人開口--

  「欸,冰炎,我們拆夥吧。」

  對上那人疑惑的目光,夏碎說。

  「這樣你就能跟褚一起搭檔了。」

  「但……」冰炎似乎還想反駁什麼,卻被夏碎中斷了,「最強、默契最佳的雙人搭檔,黑袍冰炎、紫袍藥師寺夏碎,就此解除搭檔身分,以前都將過去。」笑了笑,轉身離開。留下一臉錯愕的冰炎。

  說不難過是騙人的、說不心痛都是假的。

  可以的話他也不想跟他拆夥,這是他們唯一的羈絆,但那已不是他能擁有的,所以他放手、他離開,成全他們、放過自己吧。

  他並沒有哭,但並不是愛不夠,而是另一種、愛到哭不出來的痛,一種心慟。

  然後他回到了紫館,清冷的色調像是潑了他一盆冷水,叫他清醒點沒什麼大不了……夏碎不是那種可以大哭大鬧說不要的人。

  突然他想到有些人問他說:為什麼要帶禁咒面具?

  那時他只是笑笑的說可以保護,卻沒說可以保護什麼,而現在他能仔細的說,隔著一層面具或許他就不用再笑得多溫和,也許在面具底下,沒有人發現他老大其實不爽笑。

  然後在他清冷單調的世界、失去了鮮豔的紅後,或許就失去了一個溫暖--直到--另一個溫潤的嗓音出現。

  「夏碎……?」

  阿斯利安。

  夏碎在心裡默默唸著這個名字。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大自己一年的學長、影響了他往後的日子。

  「怎麼了?心情不好?」露出擔憂的表情,阿斯利安看著眼前不再笑的學弟,雖然眼前的學弟很少對著自己笑過、但他也沒看過他這樣的表情啊。

  「沒什麼,你不用管。」冷冷的道,夏碎開了房門就打算甩門、將對方拋在外頭,但是後者眼明手快的攔住了他關門的動作。

  「跟冰炎學弟有關對吧?」夏碎愣了愣,紫眸看著眼前一臉正經的阿斯利安,他頓時啞口無言。

  很明顯嗎?他搖頭,他最擅長隱藏情緒了,從小到大,沒有人可以猜透他的情緒,每個人看見他都說他溫柔體貼--他笑著。

  「阿斯利安。」一反常態的喊了全名,夏碎笑著。

  「沒事的,只是拆夥了。」稍微解釋的說,他明白這是關心,但此刻對他來說關心是多餘的,還不如讓他自己一個人靜一靜……

  「……我能幫上忙嗎?」褐色眼瞳很真誠。

  但是夏碎卻搖頭,他很冷淡:「不,我想這是我自己的事,沒有人能幫上我。」 或許他的世界只剩下紫黑色的彩。

  「想哭就哭吧。」阿斯利安的這句話讓夏碎愣了會兒,突然感到一陣熱流滑過臉頰,心頭一驚,慌張的抹去淚水。

  阿斯利安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單手摟住夏碎的肩膀、帶他走入房間,吩咐小亭替夏碎倒杯熱茶,阿斯利安便坐到榻榻米上、夏碎的旁邊,手指輕輕的抹過對方臉上的淚珠。

  不知怎的,愈哭愈兇。夏碎一直告訴自己,不准哭、不能在其他人的面前露出自己最脆弱的模樣,阿斯利安微微皺了眉、伸手將對方摟進自己懷裡,輕拍對方背,卻始終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任由夏碎靠著自己肩頭、放聲大哭。

  「跟我在一起吧。」

  那人抱著他,輕柔的嗓音傳來,溫暖的懷抱,大地之色的髮在他的視線中劃出一道不同於艷紅的彩,很美。

  然後,夏碎點頭了。

  02
  隔天同時傳出兩件事,一是黃金搭檔拆夥了、二則是紫袍藥師寺夏碎跟同樣身為紫袍的席雷‧阿斯利安交往了。

  這兩件事在守世界吵得沸沸揚揚,每個人都在猜測著原因,拆夥的原因、交往的理由……只有一個人皺緊眉頭。

  藥師寺夏碎的前任黑袍搭檔──冰與炎的殿下,對於這樣的傳言,先是一愣、然後不解。

  呆愣的原因是夏碎跟阿斯利安在一起,他意外的感到很不是滋味;不解的原因除了拆夥的理由不清楚外、就是這兩人在一起的理由。

  「……學長?」褚冥漾小心翼翼的喊著眼前陷入沉思的冰炎,在聽到剛剛走過去的學生談論著這件事之後,冰炎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其實褚冥漾很清楚、冰炎並沒有搞清楚自己的感情,不然站在他身邊的,不會是自己、而是那抹紫色的身影。但他什麼都不想說、因為他是真的很喜歡冰炎,儘管對方是搞錯了、他也想待在他的身邊。

  因為他喜歡冰炎,很喜歡很喜歡,所以只要待在他身邊就好了--即使他心裡想著另一個人-- 褚冥漾自私的想,望著俊美的臉孔,「學長?」

  眼前的人沒有回應,只是看著經過、然後離去的相依身影。

  那個位置或許是他的--

  冰炎將目光移到身旁小小的人影上,黑色的瞳孔緊張的看著他,不斷的叫他,像隻貓一般畏在他身後。

  「褚。」冰炎伸手揉亂了鬆柔的黑髮,「沒事的。」
 
  對他說,也對自己說。

  就只是拆夥了而已,沒什麼……沒什麼大不了的。

  真的……沒事嗎?

  褚冥漾沒有問出口,只是點了點頭、回以一笑。冰炎也在嘴角勾起一個淺淺的弧度,然後往前邁開一步。

  事到如今,後悔也來不及了。
  紅眸瞬間閃過複雜的顏色,其實他明白他錯失了什麼、他遺棄的是什麼……但他只能後悔,一切都已經太遲了、不是嗎?

  「夏碎?」聽到呼喚、夏碎轉頭看向站在身邊的阿斯利安,只見對方皺起了好看的眉、伸手觸上了對方臉頰,褐色的瞳有著心疼:「看到他們在一起……會難過的吧?」阿斯利安很明白,就算夏碎答應了和他交往,夏碎對冰炎的感情就能夠被一句話抹滅掉嗎?

  不可能。

  「不難過。」夏碎不鹹不淡的這麼說,淺紅色的唇彎成弧度,「我不難過啊,阿斯利安。」

  那張臉笑著,表面上笑著。
  阿斯利安知道,他總是口是心非,他輕攬了他,沒有拒絕就算是默認吧。

  「夏--」

  那人的身體僵硬,不自然的用著毫無雜質乾淨的紫眼看著他。
  「夏碎--」阿斯利安補上第二個字。
  他想:如果可以,那道在夏碎內心由學弟造成的撕裂傷是由他、阿斯利安來彌補,而不是其他人,盡管時間長久,但是他沒有被夏碎拒絕不是嗎?

  所以,賭一睹吧。他說,清冷的嗓音溫柔的笑著。

  夏碎很明白身旁人的用心,但是他總覺得他很對不起阿斯利安,對方只是以單字喊他、他卻不禁的想起從前也有個人這般叫他,而他卻像個有夫之婦般禁止別人親暱的呼喊。那時候他只是有些報復冰炎的心態、想要轉移自己焦點才答應與阿斯利安交往的,但、自己這麼做,真的可以嗎?

  他不敢問。所以他只是很努力的在嘴角牽起一個弧度、來回應對方的笑容。

  說不心疼、不忌妒是假的,但是阿斯利安又能說什麼?他又能抱怨什麼?是他自願要陪在他身邊的,儘管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自己能取代學弟在夏碎心裡的位子,但、至少讓他能陪夏碎度過這最難熬、最痛苦的時候吧,之後會如何、他不敢去想。

  那就讓他自私一次,自私的將夏碎鎖在身邊,不讓他朝著學弟前進。

  TBC.


  Free talk.
  簡單交代一下這樣(?)

  一次會更新兩回,共計十一回。娜娜(緹焉)鮮網的進度會比這邊快、如果想先看的也可以先去娜娜的鮮網看這樣~
  又是一篇接龍文這樣,不過這篇感覺真的比前兩篇冰夏接龍文還要認真,前面兩篇大概都五六千字,這篇我沒記錯有一萬三千字以上(噴)

  愈打愈愛利夏利這個配對,也希望喜歡的朋友可以互相交流喔=)
  本篇替代品完結後還有後續補完的珍品跟紀念品,既然娜娜都已經先說了那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目前還在施工中(?),等替代品全部發完應該可以完成(望)
  好啦臨時要打廢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喂)
  謝謝各位觀賞=D

  By 禕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