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03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家教阿櫻生日賀文】2769 - 為什麼愛我?

  01. Think of You.

  「啊啊啊──!」

  悽慘的叫聲劃破夜晚的寧靜,面目猙獰、甚至死無全屍的屍體一一倒在腳邊,刺鼻的血腥味竄進鼻尖,你收起了沾滿血的三叉戟,臉上也染上了鮮紅,但那並不是你的血;你看了看身上的大衣,幾處破裂、幾處染上血紅,你在心裡嘆道:「唉、又要買新的了……」

  抬起頭,一輪滿月高掛天際,純白的月亮此時看起來顯得刺眼。望著沒有半顆星星點綴的天空,你想起那個周圍有著許多人愛戴、與此時的天空不同的他──澤田綱吉。你只是矗立在晚風中,呆呆的看著天空,最後因為部下的呼喚聲而回神,回到了旅館休息。

  任務比預期的還要早完成,你刻意多停留一天待在旅館理,你獨自坐在窗邊,望著窗外的景色:這裡的屋舍皆是傳統的義大利式建築,繁華城市的街道人潮多得像是要把整條街都塞滿似的,貫有的吵雜聲夾雜著說話聲與機械馬達運轉聲、外頭店家的叫賣聲、汽車行進時的喇叭聲、小狗小貓的叫聲、小孩嬉戲的嬉笑聲……都與房內的靜謐成為極大的對比,你蹙了蹙眉,顯然很討厭這聽了令人心煩的噪音,抬起頭望向天空,你凝視著。

  ──今天是陰天。

  看著天空,你又想起了那個他。

  那個曾經對你說,你很重要、你是家族不可或缺的存在……

  那個曾經對你說,他不在乎你是為了什麼目的而留在彭哥列、只要你在他身邊就好……

  那個曾經對你說,他希望你拋棄過去的痛苦記憶、一切從此時重新來過……

  那個曾經對你說,你是他心裡最愛、最愛的那個人……

  「我愛你啊,骸。」

  腦中閃過他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你輕搖了搖頭試圖遺忘,你將頭輕靠在身後的牆上,閉上你那雙有著不同瞳色的雙眼,眉頭深鎖。

  「……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彭哥列。」

  「澤田……綱吉……」

  嘴裡輕念著那名字,一句日文由你嘴裡說出,多多少少參雜著些許身為義大利人的腔調在。心裡不斷重複播放著當時的畫面、當時的對話,以及無解的問題……

  「到底是為什麼?」

  破碎的記憶像跑馬燈般在腦裡重複播放,你努力去拼湊起那不完整的回憶,試圖尋找個答案,凝視窗外的雙眼已經失焦、顯得無神──

  02. You Are Very Important

  「骸,你是彭哥列家族的霧之守護者,你必須活著回來。」

  那一天,是自己決定要去米爾菲歐雷家族的前一天,他這麼對著自己說。

  「已經有我可愛的克羅姆擔任了,這還不夠嗎?」

  嘴邊掛著總是帶著詭異的笑容,側著身看著不知在何時、個子已經比自己略顯高大的他,褐色的雙眼透露出堅定。

  「骷髏必然重要,但你也是,不論是因為彭哥列或任何原因,你都是不可或缺的。」

  「所以,你要活著回來。」

  你還記得,在自己離去時,他臉上掛著的失望表情,硬是撐起的笑容……顯得無奈,只因為自己的一句話:

  「你還是太天真了,彭哥列。我不會死的,當你的霧之守護者不過是我的一個手段。」

  03. Stay With Me

  在自己再次見到你時,他看見你回來,他只是衝向前將你緊緊抱住,嘴裡小聲的不斷重複著相同的話:「太好了,你沒事,真的太好了……」

  「我不是說過,我六道骸不會死的。」

  「吶、骸,聽我說──」他鬆開了緊抱住你的手,手搭上你的肩,一臉正經的直視著你那雙異色瞳道:

  「不論你是為了什麼理由留在彭哥列,只要你肯留在我身邊,就足夠了……」

  「這樣就真的足夠了……」

  再次,將你緊擁著。

  你沒有回話,只是任由他這樣抱著你……

  04. Forget All the Painful Memory

  「骸,你沒事吧?」

  你睜開眼,看見他一臉擔心的出現在自己眼前。你扶額,腦子掃過許許多多畫面,他不安的道:「做惡夢了嗎?瞧你流了一身冷汗……」

  你環視了週遭,你想起了自己原本是在等他批閱完文件,卻坐在沙發上睡著了。你正打算換個坐姿,才發現自己身上多蓋了一件外套──是他的。

  他就是在幫你蓋外套的時候,發現你眉頭緊鎖、咬緊了牙關、冷汗直流,他才開口將你喚醒。

  「沒什麼,只是夢見了小時後的事。」

  「忘了吧──」你有些不解的看向他,他繼續道:「把一切痛苦都忘掉吧,那都已成過去式。把它忘了吧,美好的記憶才會深植你心。」嘴角灣起一抹溫柔的笑容。

  「一切……從此時重新開始,好嗎?」

  你輕笑,不語。

  05. I don’t know my heart.

  外頭下起大雨,你的思緒因此被中斷。

  望著街上人群個個為了躲雨而加快了腳步,店家也趕緊將放置在外頭的招牌拿到屋內,拿著雨傘在街上行走的人漸漸增加。因為雨,外頭不在像下雨前如此吵雜,能聽到的只有雨滴打在屋簷時的滴答聲。

  你輕啜了口方才部下替自己沖泡的卡布奇諾,略帶甜味的咖啡味在嘴中擴散開來,咖啡的溫度擴散至全身,但你卻不覺得溫暖。

  ──好像……少了什麼似的……

  你將咖啡放在身旁,異色的雙瞳依舊凝視著窗外。不知不覺中,腦裡又浮現起方才想起的種種回憶……你像是驚覺到什麼,搖了搖頭,試圖忘記什麼。

  「為什麼……我總想起他?」

  你想起了他曾經也在雨中替歸來的自己撐傘;你想起了他曾經替正在寫報告的自己端上一杯咖啡;你想起了他曾經替因為任務而受傷的自己療傷……他對於你的體貼,你都看在眼裡,但你總是當作沒看見。他替你擔憂、開心、難過、生氣等,你都看得理所當然,習以為常。

  你望向屋內,屋內只有他一個人,擺設十分的簡單,整間房間的色系也是簡單的白色色系,除了床單是淡淡的藍、桌椅皆是木頭原色,被自己隨意扔在床上的行李,靜靜的躺著。

  ──從敞開的袋口邊緣,掛著了一個很特別的護身符。

  你愣了下,自己什麼時候將他送自己的護身符給放了進去?你走向前拿起他,他說他以前拿到了喜歡的人給的護身符,有種勇氣與力量就像從心底湧起似的。你諷刺道:「這種東西最好會有用啦。」但自己還是把他給帶來了。

  你深深覺得,自己真的不對勁。

  但當你還在思索著解答,你已經搭上私人專機要回去彭哥列總部了。

  你轉開他辦公室的門把,你第一次感到這扇原木製成的門是如此的沉重,你面色凝重的走進去,遞上報告,簡單的口述幾句就打算轉身離開,你卻感覺到一股拉力拉住了你的手腕。

  「你還好嗎?臉色看起來很沉重……」

  他擔心的道,你卻撇過頭、冷冷的道:「請你放開我,彭哥列。」

  「骸、你到底怎麼了?」

  「我已經說了放開我!」你怒吼著,他走到你面前,將你擁入懷中。

  ──什麼時候……連你也戀上他懷裡的溫柔了呢?

  「放開我、不要碰我!」你死命的掙扎,他卻只是將手臂收的更緊,使你無法掙脫。「骸,你冷靜點……」

  「快點放開我!」

  「發生什麼事了?都跟我說吧?」他抬起你的臉,褐色的雙眸看著你,你或許不知道,看著他俊秀的臉龐,你的臉頰有些微紅。

  「……為什麼你要說愛我?我根本不是你值得去愛的那個人……」你淡淡的道,這是你不解的疑問。他輕笑,吻上了你的唇。

  他在你耳邊輕聲道:「你是值得的。愛情不需要理由,我愛的人就是你。」

  「骸,我愛你。你呢?」

  「……嗯。」

  因為他的這句話,你漸漸懂了,懂了他所有的付出。

  問題最終的答案,就是那句「我愛你」。

  The End.





× 作者廢話 ×
沒能在阿櫻生日那天完成我感到很慚愧Orz
結果是在白色情人節那天完成(爆)
而且還是出完骸回來繼續把它完成的(告非)

第一次用這種方式打,是有點怪|||
英文文法有誤請告知Orz
雖然我英檢初試過了我還是覺得我像根本沒學過英文的人(被打)

最近對2769的怨念很深,所以就打2769了(告非)

這篇嚴格來說邏輯很怪|||
到最後我已經不知道我在打什麼了Orz
一度缺梗(囧)

起初像血腥文,到最後卻是甜文收場(眾毆)

我對十年27總攻很有愛,剛好配上69總受真是一對金童玉女(告非)
郎才女貌啊(眾毆)

不過從此以後,我發誓我再也不要在參場後趕文Orz
趕到快睡著啊QAQ"(P.S.這篇在春宴2009 D1當天晚上完成)

以上,感謝閱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