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798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家教 - 1869】都是雲豆惹的禍!

  【1869 - 都是雲豆惹的禍!】

  副標題:藍法鳳梨大戰黃色鳥兒

  一日午後,一名身著與他那深藍長髮相圖顏色、以黑色櫻花花瓣裝飾的浴衣的男人,坐在日式房屋特有的木製長廊上,拿著扇子搧著風、看著庭中的一草一木、聽著風鈴隨風擺盪的清脆聲響,極為愜意,頗不令人生羨。

  ──但這個男子並非這麼想。

  「恭彌你是想把我關在這多久啊!」那男人──六道骸就這麼大聲的昂首怒斥。

  在他與米爾菲歐雷家族首領的戰鬥中慘敗、身受重傷──右眼幾乎是全盲的狀態──就被同為彭哥列家族的雲之守護者──雲雀恭彌「丟」在自家基地療傷。

  時至今日,已經足足過了兩個禮拜。

  兩個禮拜被關再同一個地方──雖然並沒有被囚禁起來──但任誰都會感到厭煩,他當然也不例外。

  每當他吵著要出去時,不是被雲雀的無語及輕笑、嚇得收回任何句話,就是讓他嘗到什麼是「咬殺」的滋味,絕對讓快痊癒的傷口,再多加個幾天。

  基於以上幾點,讓他徹底放棄出門的可能性,偶來探病的克羅姆、彭哥列第十代首領和加百羅涅第十代首領等諸位,成了他唯一能期待的事。

  但很不幸的,今天誰都沒有來造訪。

  「啊──!快無聊死了啦!」骸抓狂似的大吼。他早就將此基地的所有路線都走過上百遍、雲雀那堆滿書籍的書櫃也看了一半而且已經要看膩了、毫無新意的電視節目也早有了想砸掉電視的念頭……骸找不到任何事可做,慵懶的躺在木質地板上。

  雲雀說什麼他正在療傷,所以替他請了長期的病假,他的工作也全由雲雀代理,所以他也沒有公務上的煩惱──但他現在恨不得被公文壓死、操死,也不想無聊到死!

  就在因為被午後的徐徐微風吹得很舒服、而產生睡意打算闔上眼睡一覺來度過無聊的午後時,一抹金黃從眼前略過──是雲豆。

  雲豆衣就唱著那首雲雀最愛的並盛中學校歌──他不怎麼喜歡就是──他坐起身,雲豆降落在離他不遠的庭中裝飾用的石頭上,偏著頭,東跳跳、西跳跳。

  「雲豆,過來。」骸輕聲的道,雲豆乖巧地依言停在骸向牠伸出的左手。雲豆偏著牠的小腦袋,黑色小眼珠直盯著骸瞧,水汪汪的眼睛、黃澄澄的羽毛、嬌小圓渾的樣子十分地可愛。

  骸伸出右手手指輕撫著雲豆柔順的羽毛,雲豆似乎很喜歡骸撫著牠的這個動作,看牠一臉沉醉,想必很舒服。

  「唉,突然好羨慕雲豆你啊,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天空飛翔,」骸一臉哀怨的望著雲豆,因為右眼被繃帶纏著,深藍的左眼透露出他可望出遊的心願,「跟你比起來,我真像隻籠中鳥呢……」

  「恭彌為什麼不讓我出去啊,雲豆知道嗎?」骸傻傻的問道,只見雲豆衣就自顧自的陶醉在他撫著牠的動作中,他苦笑:「說的也是,你怎麼會知道呢,雖然名字裡都有個『雲』字,但畢竟恭彌是恭彌、雲豆是雲豆啊……」

  沉默了半晌,骸頓時起了玩心,輕輕勾起了抹詭異的笑,「哈哈,看招吧!雲豆!」

  骸一手抓著雲豆,一手開始又是捏又是搔的,捉弄起雲豆。靠著紙門間的樑柱,縮起身子,像個小孩似的把雲豆當成玩偶玩弄。

  「嗶嗶嗶──」雲豆發出不滿的聲音,努力拍動翅膀試圖徵脫開骸困住牠的手掌心中,很可惜的,骸把牠抓得緊緊的,以至於沒有任何可以逃跑的機會。

  「嗶──!」

  「啊──!」骸驚呼,鬆開了抓住雲豆的手。「雲豆你怎麼可以啄我的手指!」骸撫著慘遭雲豆「毒喙」的手指,怒斥道。

  「嗶嗶嗶──」像是在抗議著「納你也憑什麼欺負我」似的,雲豆展開了報復行動──開始瘋狂啄六道骸!

  「唉呀,住手啦雲豆!很痛吶!」骸用手護著頭,不時以要揮走蒼蠅的動作趨趕著雲豆,但雲豆都已靈敏的飛行技巧一一閃過,「我跟你道歉就是嘛,別啄我啦!」

  要不是礙在自己的右眼受傷,或著三叉戟被雲雀沒收,骸才不會讓這隻小鳥兒胡來呢!

  如此一個一方求饒、一方攻擊的奇異畫面,正好被來人全看在眼裡。

  來人緩步走向他們,邊走邊卸下黑西裝外套、拉鬆領帶,用著富有磁性的聲音道:「發生什麼事了?嗯?雲豆?」

  「恭、恭彌?」就在骸看見來人驚恐地將方才埋入膝蓋的臉抬頭,隊上來人那雙黎黑色的風眸時,雲豆已經飛到雲雀身邊盤旋,並且重複著一句話:「鳳梨欺負雲豆!鳳梨欺負雲豆!」

  「喔?」輕挑起眉,雲雀將外套隨意的扔在地上,緩步走向骸,「是這樣嗎?六道骸?」

  「啊、那、那個,啊不都恭彌不讓我出去,待在這很無聊吶……」微嘟起嘴,骸一臉無辜的看著他。從雲雀的角度由上網下看著如此「嬌羞」的骸,就像個做錯事、祈求能夠被原諒的小孩般,楚楚可憐的模樣任誰都無法狠下心來──不過這對雲雀恭彌來講可就不一定了──。

  「都是我的錯囉?」蹲下身使自己能與骸平視,輕抬起他的下巴,微瞇的黑眸、勾起漂亮弧度的嘴角,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不、不是……」急於澄清的骸慌亂的道,但脣被突如其來的溫暖封住,接下來要說的話全被堵在嘴裡,骸著實的被這動作給嚇了一大跳。

  「喔?是嗎?你剛剛不是這樣說的喔!」雲雀笑笑,「雲豆你說,該怎麼處置這顆鳳梨?」

  「咬殺!鳳梨咬殺!」雲豆稚氣的聲音如此說道,並且不斷在空中盤旋。「咦!不、不要啊,恭彌!」骸十分恐慌的道,這種時候就不是單純的「咬殺」了!

  「那就咬死你。」一個使勁,骸被雲雀壓倒在地,俯視著眼前可口的美食,雲雀正猶豫著該先從哪裡開始「咬殺」呢?

  「不、不要啊!」眼中含著淚,無助的喊道。

  自此之後,骸深深了解到:惹雲豆生氣,就等於使雲雀「動粗」。

  「恭、恭彌,住、住手啊!」

  今天,從風紀財團的基地裡,又傳來了某鳳梨的「哭喊聲」。

  Fin.





× 作者廢話 ×
好吧,久久未發文結果發了一篇許多人的大地雷?

是說這是手寫稿再打進電腦的=ˋ=
所以感覺有點跟平常的不一樣,
那是因為通常手寫稿犯的錯誤比電腦打的還多(去死

這都多虧恭彌啊XDD (注意:是COSER(炸
這是在我跟我弟講我跟恭彌借雲豆、雲豆有多好玩(誤,
而產生的一篇文XD

骸君之所以穿浴衣,只是因為我的私心。

最後的部分發生什麼是請自行想像(去死
接下來我不會打(眾毆

這篇的第一次把骸姊姊君打得很受,
難得很成功啊XDD

是說我得聲明:

我只萌1869、不萌6918!!
(來人拖去斬了

最後,ALL69大好啊!!(拖走

還有,感謝觀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