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心病狂】

關於部落格
►本站圖文皆屬管理人所有,未經同意嚴禁轉載及改造
►管理人遊戲廢進行式
►稿債無止境,天天都是怠惰期
  • 96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ユ-リ!!!on Ice - 維克托x勇利】當不可能的事成真。


能讓自己崇拜的偶像變成自己的教練的機率是多少?更別提能有近一步的關係。
這一切一切的發生讓勝生勇利欣喜欲狂,卻又換得換失的想著這一切是真的嗎?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嘴裡喊著的「Yuri」是他嗎?
 
「勇利。」
夾雜著俄羅斯口音的日文,甜膩的喊著自己的名字,短短的一個單字飽含著熾熱的溫度,勝生勇利的腦袋暈呼呼的,腦袋幾乎當機無法做出反應,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就在眼前而他卻又覺得他在好遠好遠的地方。
「怎麼了?發起呆來了?」維克托·尼基福羅夫說話的同時牽起了勝生勇利的手,他這才像驀然驚醒般回過神來,慌張的說著「沒、沒事,我我只是……」語無倫次的表現出了他的震驚,畢竟換作任何一個人,被喜歡的人說「喜歡」,那是多麼令人喜悅的事。
 
崇拜昇華為仰慕,而這份仰慕能夠被對方接受,勝生勇利真的忍不住去想這或許只是場夢。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摘掉了勝生勇利的眼鏡,手指撥開了遮去他臉龐的瀏海,最後以指腹描繪他嘴唇的形狀,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笑彎了唇,因為笑意而瞇起了眼,迷人的弧度,勝生勇利只覺得一切太光彩奪目令他無法睜開雙眼,臉上的熱度一直升騰無法降下。
「維、維克托……」
「噓,閉上眼,吻我。」
著了魔似的閉上了眼,輕柔的吻,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有意領著勝生勇利墜入情慾的泥沼中,誘著他張開唇、唇舌交纏,勝生勇利緊張的繃緊了身體,而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的手早已經順著勝生勇利的身體曲線往下撫摸,扯開褲帶,從衣襬下方觸摸著滾燙的肌膚。
「咦……?啊!」
勝生勇利被吻得腦袋空白,而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已經將手進衣內揉捏他的乳尖,麻利的脫掉勝生勇利的上衣,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低下頭直接在他鎖骨留下吻痕,將人推倒壓在身下,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撐在勝生勇利的上方,陰影壟罩著勝生勇利整個人。
 
「讓我們一起沉淪慾望海中吧,勇利。」
 
第一次與人肌膚相親,勝生勇利被動的任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擺弄,乳尖已經被愛撫的挺立,害羞使身體染上緋紅,維克托·尼基福羅夫雙手撫摸著勝生勇利的腰側和腹部,像是在打量著什麼的在肚臍周邊畫圈。
「其實我覺得你胖胖的樣子挺可愛的,不覺得嗎?小豬。」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壞心眼的開口,配著一雙迷人的眼睛,勝生勇利又是羞赧又是難堪的撇開了頭,低聲抱怨,「但是太胖你不會讓我滑冰的。」
「這的確是挺為難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解開了勝生勇利的褲頭,狀似思考的說道,「等我們退役了,我會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作一隻幸福的小豬。」然後脫下勝生勇利的底褲,搓揉起微微起立的男根,引得勝生勇利渾身顫抖,「等等維克托……嗯!」被刺激的快感失去了言語,喘息逐漸粗重起來。
 
「吶,勇利你平時都怎麼自己做呢?」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出言調戲,手指仍不忘撫慰底下的囊袋,勝生勇利羞窘的用手遮去面目,高抬的慾望顯示身體主人就快達到極限,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伸舌輕舔柱體頂端小孔,嚇得勝生勇利想伸手推開他,「不可以……!」
無視勝生勇利的抵抗,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直接張嘴含住了男根,不忘用舌頭愛撫,勝生勇利被這樣過於刺激的畫面激得渾身繃緊,推拒的動作反而像是在迎合,滿腦子只剩下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口腔的溫度、濕熱的服務,跟過於刺激的快感。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抬眼看著失神的勝生勇利,舌頭舔過挺立的柱身。
「維克托放開,快、快了……」勝生勇利試著推開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卻使不上力,酥麻的快感全聚集在下半身讓他很是不自在,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卻反而壞心眼的刺激頂端小孔,還揉捏著囊袋,勝生勇利制止不成,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猛一深吸就逼得勝生勇利棄械投降,直接射了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滿嘴。
看著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嘴邊還掛著一絲白濁,勝生勇利想死的心情擁起,半是逃避半是羞澀的又以手遮住自己面目,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拉開了遮住面目的雙手,親吻勝生勇利的同時將口裡的白濁液體渡到他嘴裡,「嘗嘗自己的味道感覺如何?」惡意的笑道。
 
這個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壞心眼。勝生勇利迷糊地想著。
 
冰涼的液體滴在穴口讓勝生勇利忍不住縮了縮身體,「放鬆點。」維克托·尼基福羅夫親吻他耳鬢,溫柔的道,手指和著潤滑液探入穴內,一邊擴張一邊找尋著敏感處,勝生勇利覺得自己越來越奇怪,那個地方本來就不是這個功用,卻背叛她自己意識地咬著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的手指,甚至從排斥慢慢地覺得下半身越來越酥麻,忍不住閉上眼睛。
「維、維克托……我覺得好奇怪……哼。」隨著插入的手指來到四隻,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模仿著性交的動作不斷刺激著敏感處,剛解放過的男根又漸漸挺起,勝生勇利為蘇麻的快感不斷接至而來感到不知所措。
 
碎吻落在勝生勇利的面頰上,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溫柔的親吻,耳鬢廝磨,輕聲的道,「親愛的放鬆,我要進去。」也不待勝生勇利反應過來抽出手指就換上己身的慾望,撐開穴道整根插入,勝生勇利驚叫一聲並下意識絞緊了侵入體內的硬物,他清楚的感受到他跟維克托·尼基福羅夫身體上合而唯一,無法忽視的熱度以及形狀體積,跟伴隨著快感的些微刺痛。
「親愛的你好棒。」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一邊吻著他一邊身手套弄有些微萎靡的男根,挺起跨部就緩緩在穴內摩擦,掰開勝生勇利的腿後就不客氣的開始抽插,無法壓抑自己的呻吟讓勝生勇利羞得很想整個人藏起來,但是當他發現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的喘息也逐漸加重,蹙起的眉頭像是也忍著過於刺激的快感,心理勇氣的甜蜜跟滿足又讓他忍不住微笑。
 
他竟然比自己所想的還要喜歡這個人。勝生勇利無比感慨。
 
就在瀕臨極限的時候,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將男根拔出,側身躺在勝生勇利的身後,從後面摟著他整個人,再度將自己的慾望插入穴中,抬起勝生勇利一條腿後又是新一輪的交合。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貼在勝生勇利的耳後,親吻著他的後頸,摟抱著他的手還不時揉捏著他的乳尖,從規律的挺進抽出逐漸變快變得更刺激,更加猛烈的攻勢讓勝生勇利已經放棄思考,將自己整個人都交于身後這個人,手指抓緊了被單,嗓子都快喊啞了,他聽到了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在他耳側喃喃了什麼,然後兩人同時到達高潮,快感讓他渾身顫抖失神。
 
「я люблю тебя」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看著昏睡過去的勝生勇利,幸福地個勾起一笑,在他額上印上一吻。
有時候他也覺得自己很是瘋狂,為了一個男人從俄羅斯飛到日本而來,他為了他下了一個賭注,押上了彼此的運動生涯和愛情。
然後他很慶幸,他贏了這盤賭局。
 
(全文完)
 
 
 
 
 
◈俄文意思是「我愛你」,網路上找來的翻譯如果有錯請指正(土下座)
◈寫完之後我覺得我失去了什麼,大概是我的節操吧(遠目)
◈其實我本來想寫互攻的但是感覺會嚇死勇利這個小處男哈哈哈哈哈哈還是算了如果還有下一篇的話再說(是粉)
◈好想寫寫看69喔(幹)
◈我竟然久違的爆字數惹,上一次寫這麼多是多久以前呢(遠目)
◈我剛剛竟然開錯google帳號在我弟的雲端裡打小黃文orz 嚇得立馬複製貼上刪掉湮滅證據(而且我弟就在我背後看動畫)
◈我不會描寫維克托這個魔性男辣(摔鍵盤)

◈雖然大家都說維勇很熱門,但是我身邊的好友全部都是勇維是為什麼!!!(感受不到自己入了熱門CP坑的概念)
By 禕鏡 2016.10.16 09:31p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